茗菱 |

【赤黛赤】秋夜祭典

-延續以往的設定,兩人大學不同校,租屋處相鄰。

-黛是會參場出本(漫本)的創作宅。

-通篇俺赤。





他是在無意間捕捉到那個聲音的。

像是走在沙灘邊會突然彎下腰,連自己都還未查覺行動的起因時,便從海水底下撈起了一顆質地樸拙的石子,彷彿原本就存在他的腦子裡的聲音細細的,從遙遠的地方傳來,忽然啪地一聲,就和炸開的煙火一樣在他腦中轟然作響。

等意識過來時,黛千尋手上的動作早已停下了。

他維持著半跪在木椅上的姿勢,亮著的螢幕上是他網點貼到一半的稿子,繪圖筆還掐在手裡,但他的思緒早就隨著外頭的聲音飄遠了。

坐在床上翻書的赤司約莫是在他分神的幾秒鐘後停下閱讀的,見著黛恍惚的目光投向窗外,赤司盯著對方,直到黛猛然一震、眼裡恢復流轉的光彩後才輕輕開口。

「有祭典呢。」

「啊……嗯。大概是吧。」

他們所住的小公寓遠離鬧區,但不算偏遠,十多分鐘路程就會到達車站,在通往車站的途中,路旁有一座小小的神社,據黛的說法,他剛搬來時有去參拜過,直到赤司也搬進來,兩人又一同去過幾次,多半是在大考或者截稿日前,他們會拎著超市的大小提袋踏進左右有樹木花草環繞的神社入口,聽落葉在沙沙石路上與他們的鞋底摩擦發出令人放鬆的跫音。

雖然如此,他們都非有特殊宗教信仰或者對祭典充滿熱忱的人,幾度和神社舉辦的活動擦身而過。

「要去看看嗎?」見黛的視線仍舊落在降了夜幕的巷道,赤司提議:「當作轉換心情?」

「好。」

訝異黛的回答迅速而乾脆,赤司一怔,發現黛也同樣愣住了,好似那句應允不是自己所發出的。

不過,確實是該出去走走了。

以趕稿之名足不出戶地把自己悶在家中長達一週,怎麼想都有些過頭,是該去走走。

連日來,赤司以各種藉口勸過、利誘過黛,對方卻都不情願擱下手上的進度,只能說這場祭典來得正是時候。

赤司放下手中的文庫本,趕在黛反悔前起身打理隨身物品,提醒黛拔掉固定瀏海的小黑夾以後,他們一起踏出家門。

 

今晚的巷道比平時要更熱鬧一些,穿著花色浴衣的孩子們拉住家長的手,細小的指頭比向了街道的盡頭。

沿街點起的燈火驅走了黑暗,夜歸時墨黑一片的道路如今看來十分親人,遠遠地,抬轎的鼓響與吶喊聲順著夜風鑽進他們耳裡,像一首悠長的催眠曲,簡單而規律的音調稍一久聞便能醉人心神,赤司暗道難怪有許多傳說都在講述孩子們被鼓聲吸引、走入晝夜交替之間不屬於人類世界的境地;赤司抬首望向黛,後者不知是否睡眠不足影響,眼神又飄忽起來。

妖怪也好,精靈也好,他樂於想像這些存在,但也在同時拉住了黛的手。

他可不能讓對方那麼輕易就被勾走心神。

「走吧。」赤司喚了聲。

赤司抓得不緊,黛也沒有掙開,他們信步走過小巷,朝聲響所在處前行。微風一陣一陣,偶爾吹動頂上用線拉起的紙燈籠,素白的燈籠面上寫著商家店名,有時相同名稱的燈籠一連掛了好幾個,似在較勁,但這種商業手段在悠揚的慶典聲中也柔了稜角,並不教人反感。

出來的時間興許晚了,沿途有不少居民捧著食物往回走,或是乾脆駐足路旁,一邊享用一邊閒語長聊,赤司本想開起話題,轉頭一見黛陷入思考的表情便打住了,用轉換心情邀黛出門是藉口,不過若對方能因此得到些靈感,也是好事。

 

踱至神社,不足五階的石梯沒了落花殘葉,灑掃得十分潔凈,紙燈籠從鳥居延伸至社內,販售各樣小吃的攤子各據一角,一隻手數得出來的數量反倒讓人輕鬆起來,他們很快便挑選了幾樣作為晚餐。

巨大的章魚燒讓黛露出了怪異表情,入口的好味道卻堵住了抱怨,濃郁的醬汁裹住外酥內軟的麵粉團,在美乃滋上飄晃的柴魚片和青海苔很好地提升了食慾,一口咬下半顆,可以看見切成大塊的章魚鬚鑲在麵糊中,綴著點點紅薑,是大器又能飽腹的一品。

僅靠一盒章魚燒要打發兩個大男人的胃還是過於勉強,他們在隔壁攤子又買了炒麵和花枝燒,黛咬得急,被剛從鐵板撈起的肉片燙了舌尖,見狀赤司遞過剛買的彈珠汽水,看黛俐落地弄開,灌了一大口,又被氣泡嗆了咽喉。

「你是故意的吧?」猛咳了幾下才緩過氣,黛看著名義上是幫他,實質更像在看他出糗的鄰居。

「我只是心急了。」赤司眨眨眼,無辜而誠懇,「跟黛前輩一樣。」

「……」沒想和赤司耍嘴皮子,黛又喝了一口汽水,才把瓶子交還到對方手上,赤司也不見外,幾次仰頭就把剩下的一半喝空了。

途經販售蘋果糖的攤位,赤司滯下腳步挑了一個,黛靜靜地看著對方付錢,沒想糖果一轉便推到了自己眼前。

「補償。」赤司說。

「……你覺得用糖果就能打發我嗎?當我是孩子?」黛咕噥著,也不是生氣,反而有些無奈,但他還是接過了糖,讓甜味掩過嘴裡的五味雜陳。

「黛前輩喜歡不是嗎?」赤司把始終拉著黛的手滑向前,手指蹭過指間,用力一收便握住,「說起來小說的最新一集好像快發售了。」

黛望了一眼自己被扣住的左手,點點頭應話:「後天。」

「車站旁的書局嗎?」

「你們學校附近那間比較快。」

「我下午有空堂,再過去看看。」

「嗯。」

交換著簡單的話語,他們踏上歸途時又聽到了鼓聲,伴隨未曾間斷的笛聲在夜空中迴盪。

抬轎的路隊不知道繞去了哪一條街弄,他們朝遠處探望,仍是只聞聲響,沒見著影。

以往參加過的祭典比較盛大,攤位連綿,食物以外也有不少遊戲,還在帝光時,赤司曾和籃球部的隊員們一起逛過,很是熱鬧有趣;但是像這樣的小祭典也挺不錯,踏著夜色循鼓聲前進,待折返時,已經幾乎忘記是為何而來、又是否達成目的,這麼一想,竟覺自己彷若被吹笛人引領離家的孩童,在半途猛然驚醒。

所幸,迷途上他並不是隻身一人。

 

直至回到公寓,鼓聲還在持續,咚咚地擊打著,赤司回頭望向社區,點亮的燈籠迎風搖曳,像是落在凡間的星子,不減其亮度,奪人目光。

衣料發出的突兀沙沙聲才讓赤司收回視線,他昂首,見到黛微皺起眉,臉色不太好看。

「怎麼了?」赤司問。

「你……有帶鑰匙嗎?」

盯著方才出門前說拿了鑰匙的人,赤司看著看著,忍不住笑起來。

「聽說房東也有參加抬轎儀式,主街道都繞一圈的話,應該再半個小時就會回來了,我們去神社等吧。」

「進度──」黛垂下肩,低聲哀嚎,怪起自己的健忘。

「畫得完的,黛前輩每次都說時間不夠,但也每次都漂亮地壓了死線不是嗎?」

「搞不懂你是在稱讚我還是挖苦我。」

赤司微笑,沒有回答黛的話,他握了握,感受掌心上對方的熱度,很是滿足。

 

咚咚的鼓聲不絕,就當被時間偷了個空,讓他們再享受一下這遲來的祭典之夜。



/end


原本是暑假場次想寫的無料,結果被我一拖夏天都結束了......

朋友今天去了家附近的祭典活動,小小的,攤位也少少的,但是那悠揚笛聲搭著鼓聲真會吸走人的心神,我就這樣看著朋友傳來的照片和影片想著要是能去一次就好了,不用太盛大也沒關係。

所以私心地讓赤司和黛去了。真想要任意門。

這次穿普通的T恤短褲去,要是黛沒能準時交稿下次就穿女用浴衣去吧,準時交稿的話就讓赤司穿,壓著死線交稿就兩人一起穿囉!(跟誰賭呢

【青火】同擔拒否

-IF設定,不過是日常。

-通篇是貓。

-大概有在交往......我指人和人。





火神醒來時,外頭天色早已大亮,沒有完全拉緊的窗簾透了個縫,陽光就從那裡暖暖地照進來,灑在潔白的床單上。

他幾乎以為自己曠職了,好在心涼透前,火神終於想起今天是寶貴的休假日。

瞄了一眼床頭的時鐘,近正午,上一次可以這樣懶懶地睡掉整個早上似乎是一個月前的事情。

儘管貪戀這番悠閒,火神還是決定起身梳洗,若是放任假日虛度,返工時會更痛苦。何況他已經不是一人獨住,家裡另一口不會料理的傢伙應該在等著餵飯了。

推開房門,他大步踱至客廳,在懸於電視上方的木架上找到了一團黑黑的毛球。

架子原先是釘來放點紀念物的,學生時代的大賽紀念照、工作後得到的勳章獎狀一類,還放了顆某人硬塞的簽名籃球。

不過自家裡多了食客進駐,木架上的東西撤了大半,食客則自在地在上頭打滾蹦跳。

聽見火神的腳步聲,黑毛團動了動,露出雙藍色的眼睛來,直瞅著他看。

 

這是隻短毛黑貓,好些日子前被火神收養來的,最初見到牠是在公園的樹上,結伴的孩童抹著一身髒土跑進消防局裡,劈頭就要他們去救小貓。出外勤的火神那時剛回來,裝備脫了一半,得到上司首肯後就被小鬼們簇擁著去「拯救生命」了。

登著梯子爬上約兩層樓高的大樹,和黑貓對上視線時火神頭有點痛,他覺得自己不像是來救貓,而是打擾了貓咪的午覺時光,黑貓回望的視線不太友善,攀在粗枝上的肉掌前端伸出了半節亮晃晃的尖爪,底下的樹皮被刨起而捲曲。

下方的小孩子們見火神遲遲沒有動作,一左一右地叫嚷起來,說那麼高,貓咪會怕的,快救牠啊。

不,牠根本是自己爬上來睡覺的吧。火神很想這麼回,無奈黑貓仍盯著他,他擔心一回頭等等臉上就會多個幾爪──這不是被害妄想,和他同期的同事上次被吆喝去救貓時就被賞了一掌,四條規律的爪痕讓他獲頒榮耀的破傷風針一支──還在煩惱,黑貓就起了身,弓起身子伸了個大懶腰後朝火神低低喵了一聲。

火神不懂貓語,但直覺黑貓應該不是要趕人的意思,所以他嘗試性地伸出手,沒過兩秒黑貓就踏著他的手臂兀自爬到了肩頭,踩了幾下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後就窩在上面了。

可以感覺到貓爬過時為了抓緊他而露出的尖爪貫通了襯衫、從皮膚上淺淺地劃過,火神救貓的經驗不多,會自動爬到他身上抓好的更是頭一遭,他只好單手護著肩上的貓緩緩爬下梯子,在孩子們的歡呼聲中結束了任務。

落地同一秒,黑貓從他肩上蹬下來,眨眼間鑽進附近的草叢後就不見了。

真是隻奇怪的貓,火神想,這是他第一次碰到這樣子的貓。

第一次,但不是最後一次,沒隔幾日看到同一群小鬼踏進消防局,他就覺得事態不對了,到公園一看,同棵樹上,同隻貓,同樣讀不出情緒的視線落在他身上。

火神嘆了口氣。


來來回回在同樣地點救了同一隻貓第五次那天,火神帶著貓去醫院檢查是否植過晶片,確認是野貓無誤後,當場把該打的針打過,又在附設的販賣部買齊用具和飼料,當晚就把貓領回去了,算算距今也有幾個月,不過火神工作忙碌,回到家時多半都是看見睡到翻出淺灰色肚子的貓,對方如果願意瞄兩聲向他招呼就很不錯了。

也因此他買了自動餵食器,以免食量並不小的黑貓捱餓,只有休假時會親餵,也會準備不同於乾糧的新鮮乾烤魚片,作為平日少能相處的補償。

 


抬頭回望他家貓咪,火神失笑。這陣子午後陣雨的雨勢驚人,或許是秉著未退的野性,黑貓總愛跳到平常玩樂的木板上睡覺,活像怕淹水淹到家裡來似的。

他這麼一笑,黑貓像是突然被按開開關,眼裡還帶著睡意,卻猛地喵叫了一聲,跳起身來急急忙忙跑過木板要下來。

木板兩端的下方各是一座大音響,是剛搬家時幾位舊識合送的禮物,說未來有空要到他家用豪華大螢幕和音響播球賽的影片,一定精采。

他們不知道的是木製音響成了貓咪的跳台,方便牠來往於高處。

見貓跑得那麼匆促,火神愣了一下,連忙要牠慢點,說時遲那時快,火神一句「小心」才剛出口,就見貓咪黑色的肉掌在落到音響上時滑了一下,接著整隻貓從上頭側摔下來,發出很大的碰撞聲響。

「大輝!」

驚呼一聲,火神快步跑了過去,正好見到貓咪甩了甩毛,邊叫也邊往他蹭過來。

音響前方放了幾個給貓玩的紙箱,黑貓剛剛就是摔在其中一個箱子上,把箱頂撞凹了,膠帶黏起的接縫處也迸裂開來,但也幸好有紙箱作為緩衝,若是摔在地板上可就糟了。

順了順蹭在腿邊的貓咪撞亂的毛,火神揉揉那顆黑色腦袋,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

「你這麼急幹麻啊?我又不會跑,我今天休假啊。」

回應他的是長長的哀叫。

「好了、好了,沒撞到腦袋吧?你已經夠笨了……」

「什麼東西撞到腦袋?」

與火神的問話同時響起的另一個聲音從後頭傳來,火神扭頭一看,才想起家裡還有另一個食客在。

知道他今天休假,前一晚就來蹭晚餐蹭床位的青峰套上T恤,光著腳踏進客廳。

黑貓見到他,一反剛才的撒嬌姿態,瞳孔縮成細針,摩蹭地板的肉掌前端也冒出了一段時間未修剪的利爪。

「牠剛剛看見我,不知道在著急什麼,沒踩好從音響上摔下來,不過有紙箱擋著,我想應該沒事。」

簡述了一下事發經過,火神眨眨眼,就不知道警察先生對證詞滿不滿意了。

青峰挑挑眉,咧開嘴笑:「哈,笨貓。」

「嘶──!」

彷彿聽得懂青峰的嘲笑,黑貓回以嘶叫。

見貓咪背後的毛都快豎起來了,火神趕緊稍以安撫,「怎麼了?你之前見過青峰啊,不是陌生人啦。」

「該不會記仇吧?」青峰其實也有點意外,他從小就和動物處得不錯,上自飛天的獨角仙、下至各種貓狗游魚無一不和他親近,僅眼前這隻黑抹抹的小貓難得見一次就對他哈氣。

想想他做過什麼得罪這隻貓的事情,大概也就是在火神家蹭床位時必定關門鎖門這點了……誰想幹正經事時還被貓打擾啊。

以為青峰指的記仇是指剛剛笑貓摔倒的事,火神聳聳肩,「不知道,也可能是嚇到了。」

又拍了拍貓咪的後背,看兩個食客都清醒了,火神站起身來。

「我先弄午餐吧。」

火神一踏出腳步,黑貓立刻跟在後頭,望著一大一小的背影,青峰打了個呵欠,隨口問:「對了,你剛才喊牠什麼?」

青峰知道火神養貓的事情,也和這隻貓打過幾次照面,就是沒聽火神提過名字……剛剛聽到的那個不知道算不算,總之確認一下。

沒想到青峰會追問這件事情,火神的腳步一頓,扔了句「你聽錯了吧」就鑽進廚房了。

看著那個明顯是逃走的身影,青峰勾起嘴角,也沒立刻追打,反正有的是機會。

把自己摔進火神的雙人沙發裡,青峰看見蹲坐在廚房門口的黑貓回過頭,朝他咧出了尖尖的虎牙。

「小混蛋。」不是錯覺,他確實和這隻貓不太對盤,而且彼此心裡都有底。

根本不怕對方的青峰曲起手指,對貓咪擺出了張牙舞爪的姿勢。

 

可惜縮進廚房忙碌的火神沒見著這麼幼稚的畫面,他內心還有點慌亂,不知道未來青峰再問起貓咪名字時該怎麼解釋才好。

總不能說,他是覺得他們一人一貓耍賴起來的模樣特像,才順口起了這名字的吧……

唉,主人難當。



/end



【赤黛赤】期間限定依存

-被總集篇第三部的EDC炸成煙花,赤司看著黛的眼神實在太寵了,無法相信他們沒在交往......!

-延續以往的設定,兩人大學同校,租屋處相鄰。

-黛是會參場出本(漫本)的創作宅。

-通篇俺赤。





「要水嗎?」「嗯。」

「毯子?」「嗯。」

「晚餐煮烏龍麵吧?不能不吃。」

「……嗯。」

赤司征十郎套上圍裙,俐落地將背後的綁帶繫成結,踏進不足一坪大的廚房裡,不用回頭看,他也能猜想到方才那聲遲了兩秒才給的回覆,應聲人有多麼不情願。

儘管如此,三餐仍須正常飲食,更何況是這種關鍵時刻。

外頭只剩下繪圖筆與板子摩擦的聲響,赤司終究忍不住瞄了一眼,只見裹著毯子窩在電腦椅上的人全神灌注,臉色和緊握筆桿的指尖同樣蒼白;散在額前的淺灰色瀏海用髮圈束成了一小把、被黑色小夾子固定在腦袋上,光潔的額頭則是貼著顏色更加死白的東西。

想起自己忘了事情,赤司滯下捲袖子的動作、踱出廚房,從餐桌上的小盒子裡抽出退熱貼,輕手輕腳地幫正專心於稿子的人替換。

黛千尋顯然被他突來的動作嚇著了,向上仰視的目光不太高興。

知道對方並非氣自己未先知會便直接動作,赤司噙著笑容回望。

「你笑什麼?」

「失禮了。有什麼需要的再告訴我吧。」

回應赤司的是微微癟下的嘴角。


幫黛拉好滑落大半的薄毯,在黛將注意力放回螢幕上頭後,赤司也回到晚餐的準備工作,這一次他不再分心,直到冒著熱氣的豆皮烏龍麵上桌後才檢視起黛的情況。

「黛前輩,先吃晚餐吧。」

黛不知何時已停下趕稿,環著手臂趴在桌緣,從縫隙間瞅了他一眼。

「……赤司。」

「是?」

「赤司。」

沒有回答他的疑問,也沒有動作,黛僅僅將他的名字含在口中,黏糊地又喊了一遍。

這次不等赤司回答,灰色的腦袋一側,什麼表情都不讓他看見了。

鬧脾氣了?赤司眨著紅瞳,思忖該如何應對。

黛無論是講話或者行動都十分直白坦蕩,只有為數不多的時候會突然拐著彎說話,第一次赤司不明白,但是一回生二回熟,幾次下來發現共通點後,自然就有辦法應對。

赤司將滾至螢幕下方的繪圖筆擺回板子旁側,動作輕得像是在放置稀世珍寶,畫面上開著幾個網頁與資料夾,標好順序的圖稿排列展開,他稍加一算,推估至少四十張起跳,不算多,但也不少,畢竟可以繪製的時間只餘不滿一週了。

「線稿結束了呢,辛苦了。」

「嗯。」

從鼻腔哼出的短音隨著黛抬起頭變得清晰,本就不太閃耀光彩的灰眸看起來比平時更顯疲憊。

「……赤司。」黛喚著,聲音比剛才更啞了。

若不論說話語氣,黛的面部表情可說是終年平靜無波,少有動搖顯著的時刻,可是赤司往往能從那雙被他人評為「死水」的瞳眸裡讀出對方的情緒。這不是才能,更不是特殊能力,赤司知道,只是因為他注視著黛的時間比周遭所有人要更長已矣。

而黛,最初抱持的警戒早已褪去尖刺,如今連呼吸的頻率都讓赤司得已讀清。

所以,他才會明白這不是在鬧脾氣。

「是。」赤司往前跨步、靠得更近一些,是黛可以把發燙的前額靠在他胸前的距離。

比預想更沉的重量倚在身上,赤司伸出手,輕輕摟住了這份獨給予他一人的信任。

黛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所以赤司低下頭,將吻落在眼前的髮旋上。

「……也不用到這種程度。」黛微微一震,悶著聲音抱怨。

「呵呵。」

「別笑。」

「好。」

「你還是在笑啊喂。」

注意到懷裡的人想掙脫,赤司施了力,將被他揉亂了髮絲的腦袋緊緊抱住,溫熱的指腹觸上了緋色的耳根,沿著輪廓往下,最後捏在耳垂。

比起撒嬌更像是在鬧彆扭的舉動,這惟睡眠不足或感冒風寒時會產生的依存症,赤司甘於納入懷抱。

他斂下目光,揣想著黛現在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卻從未發現自己的嘴角始終揚著溫柔的弧度。


「還有什麼需要嗎?」

「……這樣就好。」

「好。」赤司應著。

只要能讓對方感到開心,都好。



/end

【赤黛赤】瀏海

-迷你短打





黛其實有點懶。

他的頭髮長得慢,上大學後了不起也就進了五、六次髮廊,每次都是修點髮尾和瀏海,從來沒讓剃刀在他頭上做過文章。

進入截稿前的衝刺期時他更懶了,嫌瀏海礙事他便一把抓到腦袋上,小黑夾一夾就乾淨溜溜。

某天赤司忍不住,在他夾起瀏海前伸手奪過夾子,拉了拉黛額前的碎髮,發現髮梢都觸到鼻尖了。

「不剪嗎?」

「麻煩,還要花錢。」黛搶回他的小黑夾。

「我幫你剪?」赤司問。

黛回望一臉自信的赤司,後者的瀏海前陣子長了,和他借了剪刀就跑進浴室修剪,黛在心裡嘆可惜,他花了好一段時間才看習慣會微微擋住赤司雙瞳的長瀏海,沒想到喀擦幾聲又短回了他高中畢業前見到的模樣。

而且還沒修齊。

看著赤司有點參差的瀏海,黛半忍著笑。

「不必勞煩了,我很愛惜自己的。」

赤司沒有回話,盯著他看了半晌,最終窩回床上安靜地看書。

黛則是重新回到稿子裡,也沒心思再考慮瀏海長短的事,夾子一夾,不擋視線就一切好談,剩下的都等他完稿再說。


交稿後,黛倒在電腦桌前一覺睡到隔晚,直到餓醒,他爬起身才想起髮夾沒拔,伸手去摸卻覺得觸感不對。

站到浴室鏡子前,黛還沒洗臉卻醒得不能再清醒。

他就知道赤司會記恨。

望著短到眉毛以上的瀏海,黛只得把網路購物車裡打算趁特價補貨的兩盒小黑夾取消,改挑了一頂毛帽。

紅色的,這下赤司不准再有意見了。



/end


【赤黛赤】氣味

-這篇的副標題叫作"黛的天窗危機" ( ゚∀゚) 

-延續前幾篇的設定,沒有在交往......大概。





黛有點坐立不安。

雖說他常常拖到死線前才完稿,但畫稿時的專注力是絕對足夠的,鮮少因為外物而分心,倒是常常因太過專心而忘記三次元世界的事情。

但今天他的狀態不太對勁,盯著畫面上的草稿,他一直無法靜下心來上線。

黛瞄了一眼跟他借了字典、正坐在餐桌整理筆記的赤司,後者安靜得彷彿連呼吸都暫停,房裡僅剩斷斷續續的紙筆摩擦聲,比繪圖筆滑過板子的聲音還小,並不足以讓黛分心。

不是因為房裡多了一個人──不如說拜某人之賜,他現在更習慣房裡多個人在──也不是因為細小的聲響,那是為什麼?

黛輕輕嘆了口氣,為了不明的原因耽誤進度讓他有些焦躁,大口吸氣時竄入鼻腔的味道卻讓他頓下了將觸上板子的筆尖。

他聞到一個有點突兀卻不陌生的味道。

有點像是......洗衣精?

愣愣地望向浴室,掩上的門後有台房東新換的小型洗衣機,他一週洗一次衣服,目前髒衣服才半滿,還沒有到該洗的時候。

難道赤司幫他洗了?

狐疑地望向赤司,後者專注在書寫上,並沒有回應他投去的目光。

黛放下繪圖筆,直接往浴室走去。推開門後,首先襲來的是熱空氣,他看見角落裝衣物的提籃維持著今要上皡_1005p>

還檶彎下身去1005p粻的瓶孌,黛就發珀浴室裡再輌沒有剛扖聞要氣呉。

黛想可能星睡眠不趻讜自巂多心了〯重斂窩囨電腦椌,他丄揬资筆又聞到了䤌仛分覄味遌>而丳比先前直心。

「我回去1本,謝你覄字典。〟

站刌仄身側,將釠覄字兛放在桿邉。

黯突焊抋住赤双,後耗一,黜自巻是一。

「黛前輩?》赤司䦻不慌,也沒朆田閌仌>耍是就著現圠覄姿勰提出啃。

「.....」猶豫了侀下6嘗詑圑問:〫你剛100手時是不是錊瓶子了"〟

雖1005p粲100乳相甁餠,但仛只想到這個可能〟

黯的疑問+赤双首兯吺誏:〻丌-我沒朻錧。〟

黕鬰閷扌-正惂說沒亃了っ界仪沑問+赤双卻一歰開口:」戨身丠覄僳讓黛前輛分忪嗎?」

欹"〟

愣時纼解釣:「黛前輖聞要臉該是香劰＀我過侍以1予丮黍」以夾活勿結来後也有階,戨自己習慑＀所仦沒有多愍】>雖聞嗎?〟

雌怪聞刣晻覺徟朮點悇卪惻丬赃侑,仔先剌並丱知道赤司有香劰皴習慑-以帀峐是夾活勑,仌乌鮮少和赤司距雌接,自焻不會注意到逮黯僳〟

雖聯.....就覺徲100衣朮黴働〟」昇袯僳彲韃云沒錯>佑氣呌並不>雖聑O尲和仔平帀所覣洗衣粯僳相〟

原术皴艍〟


眆覀要䉍它了ゟ

/end


【赤黛赤〆鑰匳

這䀾篳

䚊長世短正奺丛個漂〟

雪得打䫖說詐ᆬ1-退後沒有回懐ᄈ雜乔徍醐タ所仦戨掛撫0但昌沒撫-逩〟〟

望見赤右扊裡葿観手機1混沺的腦袋終斑開正常轩〷䫪惬资自巌並不朌將氒掤噛放圼床唘临會刚床丿覍不昌輕小誯尡是手橩〟

儘丟佔很服甥$赤停欲抬赌的腳步-盯著咷。

根沒想好床䰏前斍以倄要誉人什麼0佋赤叡等的眼仯釘圄原$覼昺現圍誼准㾌沒事㆐ヒ赤叁誉䉍嚱聲和仔到䃂幩〟


站圄原皶䫌;赤台揭丸鞖逕自往戤赌1還沒來及惬冰箊頭厩䖌什麼$赤尓翻凙丁前覄統腭ᄏ刹水處掦〟

看覄胞痍也昻乌徴皺事惲云0交昊的自巊厴煩惑吧〟

原朋覐交誴皣東襑,放赤司圼床皼喎奋另袽衉。


〟春 赤叁點頭〟

/end

【赤黛赤〭畢楄禮牳

黯千尼甾日短扔$侍舍舌搈閩〟



原朳隩繛圭丞項半孽袆閌>嚯釠覅閊閉人丛梼小#明目張地帞陷裠已綪机䈁-〟

站在眼剑時!願似乌三異〟

望葻仆覊視緽針,仯釘圄原無脨躑>只都望那顆黑艅鈼人圊赤取亊色皋掌忍〟

雜反今稍微擋佺0佛動佖稍大丁點還昡朳鬆覑吧〟

笨亞眨纼#微得彎起嘴觍〟


後耍連隸覑鮀都沒木霾0也沒末䈇圞畢楍譬晻請到仺O朳疁>根朽沃凛丗兄禐也>可皺事惍〟

r忊裄原屬自巆那顆氺*赤受背對隸值綻閨亞笑宍〟

/end

【赤黛赤mark

宄厄臨眦MR要黡朼兩二炻大(同校*赤取大丼!黼大)䔆屋處相〟



站圅門扆等仼O朋䷊揬著附帙皊揬〟

根沒吃晚餱陙仺事惒刷逅衮稶裡0佯有赤口圌0䉍吙個麵亊、黼好司應著:」晚黯再吃。」

雜昺癑劉慐也昁黍輕鬸栺,但䫪惗畫進厴皣東襉太*綊丁下侞還沒正知遰至少四卲頁资。

站在躥徶〟


掋桍亣〟


掑手愹〟

雜宀兄沛發皜試0這麅忯發蠻讟二䆜覶〟


end

青火】颳

沒朣圻交〟


雍喎皣曲衺清。

掑敍戍嚇目兼$已綴麻笨亼0佄眞>某幾乯末䄿圊仉傢伙露同衇慌>還昄䆙】普甌例打籃郌䆯彻二*仉朣粨办去交眦勇T湨昨明知這䀚皶〟

掋說〩〟

眆覦凛句《从知遖現圄青峈算囻亿公苦瓜习不圐賽䊄丌)㾴仉誌>桐皇賽王牌畜老圗場剪鰱〟

看氷佣〩〟

開時*从發睍厇亿丙乍〟

根朻丁甌也沒朶〩〟

/end

2006-3-250+

青火】港 p dir="ltrb" >-沒朑圻交〟

< dir="ltrb" >>/

< dir="ltrb" >青峈朐壞習慶〟

< dir="ltrb" >) 

< dir="ltrb" >㌋ォ〟

< dir="ltrb" >䀛倍䀒休普閼.椅葞吙場旖鐵椅暫坐歇H扭間擋時剛扉徊份扰搻亘䀃䉰䉁卙皚争凑扌8䀞閚尼向从〟

< dir="ltrb" >販賣服飲晤吧〩〟

< dir="ltrb" >瞪亘䀨眰階>挰忼向丨皡夣扺.务挏到䰞頄亘䀛友H指向遠處皜自啬賣〟

< dir="ltrb" >㌪戨惦ォ>柘亚挩〟

< dir="ltrb" >㌿也賣…
〥㌋戄沁錢〩〟

< dir="ltrb" >畢慿現圪昪戨佨皡嗎咬牀!還昑不凣扰䟭皋ゟ

< dir="ltrb" >徛克漍剞閚假日青峈圄籗場哞吰臫仼&争裍頌朄争青峈月笨晼向仉耒〟

< dir="ltrb" >第一欐青峈閄副尼喝帶皣休晎覻仇乞徨赣H抴亀劊瓆覓拖厌>掃䉰皓第䌉第䉉都昙鞉伣狀.赛䀃今愼&但䫪伸發自工皣幾买都昚湀圦〟

< dir="ltrb" >䀪昪惉較乾1昍看䀋青峈皣〓若昻䏥〘䀛倍輸皘竑晩「䜊由或訞邪釋䀞&偏偏青峈䀚咊仄賸伲乌>掯誊份朜準傩〫今>昻脡或郘䀚亩叼尡澊仛〟

< dir="ltrb" >r自工凄皘䀨.躙索背兦袽衄皮夾〟

< dir="ltrb" >㌋戲先&使䋉冞邌…喂〟

< dir="ltrb" >筽注意刣扊䀱穩抬赞頋時青峈已綴大口董N経一圐意份監皜詩〟

< dir="ltrb" >青峈佾傢伙喂㺰至尚䀛口〟

< dir="ltrb" >扌䀨稨眣就穆亀大半]立刻资躀侑]惘习不惦就伸扛〟

< dir="ltrb" >青峈閐適H和雋晄癛凥啍〫䀌聺/份＀圽䀉䊀侍剞邌亀回去〟

< dir="ltrb" >善&䀛叩〩〟

< dir="ltrb" >搶莨子ᄊ裍頫䖰厩䖍䀞&䫨孋晙泅皴大榊都天〟

< dir="ltrb" >㌋蛃以徿䀪月再亩〟

< dir="ltrb" >䰞頨抨䭼皖進嘴裩＀郴皖吨＀錯米沃皖滘む圐滘萃䉰以前]用輕輑䀞$將納兴䭩〟

< dir="ltrb" >㌹到麅小〩〟

< dir="ltrb" >青峈>望葻仩;嘴觧皖珠＀劊皨眶製昍第愍〟

< dir="ltrb" >) 

< dir="ltrb" >青峈怄發自巌望壞習慶〟

< dir="ltrb" >) 

< dir="ltrb" >咽圄頄籃堧皖日孩;笱毙讶裧皜臀侐㺛間皨熱䦃賣皨*郛笡从乼〟

< dir="ltrb" >乗堑䀛倍後'舌皏份朝凑扩〘䀉せ克O䀉都會一邝抱一邝抱扔給>望葛扃丛兩口皖*峈䰞頄为2鎮旣皴䀞嗟刍紓菥〟

< dir="ltrb" >徏份惭厩䖌䀞>䀛又再䘻$尨孡聞邊絽〽浪貎O所仏昽朜抅邿丼鞱監〟

< dir="ltrb" >>望葛水滘皖紨*峈劊赣2嗉剿浸潤皴與喉嚢到閯始發〟

< dir="ltrb" >从昪惉著,妈裹邨䀪昪㼛昻仗乾的]朜有什麃歺?

< dir="ltrb" >青峈圐惼1䀞監在惦〟

< dir="ltrb" >圦到案以前/份惼<自巣皴習永习不朜礩〟

< dir="ltrb" >>/end

2006-3-230+
div" class=text"p> 青火】屬倯皴-聫蕥篳

員聫じ+馴鹿+雪亀実

<>-大榪昍颜.....(?)) 什麀宊郴反>掦眦竺纟

<>-从䊿䀨篩*邪>竑遍剨篯皜詜 㙶裳

>


<">㌋我囉來──〟

<">辛苦亩〩〟

<"圐扰皛凛衊偼記號笠松幸抻鹿朵聉人䊀厩〟

<">㌫今失狀邦好嗎?〟

望董剛臨調侐揠皑䀉云鹿沉什異狼2禮牖甌皶袋孌乖確寠交囉份扰䊩笠松喰揚赍容〟

<"雙插圦喎奋另袶裧髨咨圦詋晇了搄躙旖䉁じ亩揭徖耉䀛倛輕。

㌅邪昍畜K今巨蟹庤皍墴只昍笑䀉〩〟

<"了艃丨皣綠>看郎臀即揭了於皛璖墿ノ該準傄幸物仌乡沒有䀛婬扩K䔁正因炣朄卙碅>昻䆉錯遯婬>㌋安好〧皍播堩監争云䖌>掃䉰皴尐交万婭亩T㼛婊都準萬全䘻O沒碈䊿䉍乌>雧皍庩〟

<>相虑幇婩早尡渣剜将皕相虋和怪…奇皴習慩,綠閽扰䊅邛個說昫他日物皕橘蘑菇圖案兒雨傤對笠松侍誊郴已怪䀪亩〦耛䜜朖確寄宂戩)仌䀪月涭㙶裨戍有什麯特殴習慃〟

<>>㌀戤製朖F宀尼忯厊〩〟

<"笠松拆拏仉值並䀪打〣朄排班普密麩儘管來亘支揠)耛圄蕊篍剞せ完皁禮牠邪望务倉麅天〨昨晍尡毙宥亩,炌亘䀻讟何䀛倘戍圜㙀關鍵時咃䉼F䜰以喆見普笠松郴>朏仉監量と賣粻〟

<>髨䀐黟习丸碅二敇皌子ᄊ艃丨皣容邪朖粻〟

<>>㌀最後䀞X應也忯囉來亩〩〟

<">㌌…獅孞姫他旍墪是最後䀉X戨尡醑遅邛笨蛉耛葥物雨衩〩綠閽沒頌沃圊䟌亜㙀䀛厥\皗皕服閴-出䀪〟

<>䉍宀兄明癎>愹K佄惦创自巖稴剨せ架䭧皜じ亯馴鹿凋癩\松佸佼䠆叼氐ᄚ忻䭧擔憂只昀䀛乡沒偩〟

<>习丸圐愚湽术沒月懩\閌沃再誩O咽松黑遅預䜊招呼徏便>掦囉二閩竘來䜫沛覉葛自O奺誟呦扽扰䊛碗+遄胯咄髭弮䟦囌亩〟

<>松>望廀裡圌樿䭧普分針丁黵丁黍剨/仧皕漣箮乞閚變嗋醩〉距雍仛宷覯木抵普只厁卙_䉎知那兛小鬜馀三嗜创耞建找䀋漂皑䋇慩〟

<>髨囌弌沃H該奴睨黳哤乿踍董拖鞖遌-說昄惦凌侦點閣』仛覽松邦圽等二#咃亘杯偏熱躙〟

<>>㌀惦/仉倛兩又䉪昍䀉利〩「乘䉪昍䀉讟筦刯最後䀛亩「沛誼凼弅項邛厥\松>掑遅黳竘給䜦杯_盒将湸應䉪單純凌侦』仆拆担黳畗炻皜膋>㌀宀忯厊]朅麅髭擔忏仉皜詀戃䉛允打尼娑佶〩〟

㌌… 囌亩〦前輬晍安〩〟

<>抉亿蕴厴>竍葙針冗栺尡月繛普呜]松>放丑子雙芅]準迎>掃仉倏昽木景囉侨䜛王牌〟

<> 〟

<>>㌃ぃ倯囉侌亼〟

<>深允鞱,乥他旯最後架ぽ專用䜛橇進倉〟

<>>望匼推開閍〒喘吁馴鹿咄じ亩]松>欲閚另＀卻稨看規仉狼狽很务張葙忘些自工耞䛉什麩〟

<>>㌌… 們躰䊅邛骯咨巛>昲怎麯囉䖌響〟

<>仉徊䆉嗽飛衼凪K佄昍缀䖁慨…>昲亵吧?

<>>>㌊都這傢伙>笨蛌…>昨昍尡毉〩〟

<"已慧仉倛架同率特髨]松>沒立凌聜止光亞皽䒪貜T㼛昛往弞途云䀉>掵猛抬赕け䀉躏踢青峈䊼T喰另䀕冞踹吽屁與尾〟

<">誫亀噍刨控制們今現圑鞫亀響〟

<>付䀿盒徑]松躥炻前輆私郴仉刀*誵葙前輞皟呟䉍回K閒暇常常和仔倯圌赩唘䉍皍尡罵䇑晽踢䇜㙀青峈仉侽踢佄䉃䉛O䉍好黃瀨語>㌛踢慧尗䉄佩「…※仯郰今自巖皛朜扩

<>曾監遽松踢飛徊䀏進閍髨聈喼葆㾦黳例澻──《䀏廀跀黃瀨*瀨飛凛厯皉距雍䇩卻稴喴很兩秖兌生龍虎圯赌侩改飛仧皕監前輞松掵葞冊䀨踢飛撞笨䆌乥廀皌樿丶〟

眗䉄知黃瀨昲怎麋凌侞>〟

<>䆑遙現圗>昲耜這稑䋇慞皳倕〽䀨頌;覽松璖粗獷皞望髨髨挋赩H看赌侟忰耐忞限〟

昲打亵吥〩〟

<"只松,乥家都注意刼;臰䊿䀏青峈發]青峈乮>皽虍尗䉞冞麅_臅邛乗皎癎都昍熬皀,乑䍛青峈吙遥〫青峈病好以兌,們拌皨敄亩T讟亡>仉愜刚毙毙〟

<>>㌘䀌…※小忞和…
〟

<"支攘徇徇フ乘䉪盒松,嗋抛線徉「䆀轰邦奐フ䀀轍尨看青峈倃仉頌#仉剉剿踢熦怒火冨燃〟

<>>㌅都蠢峈害皼誌笋降皿這傢伙湊遌例〟

<>>㌡侀又䉪朜塊肐何昫佨皡フ>昖〩〟

<"火挡青峈掏換朵フ>䀼幛自辯駠〫仉昄惄知鹿昫䉪像誑䭧皊䀨捏彈性尤火活勆麅姐ᆵ和仔架尾都嗄厲害ᆵ應美吧…糟糕ᆵ朅點〟

… 所仉尲亥〩〟

<">㌘誵昨昍尡毉侀邝拣繩䀀亂剪控制䀼好皼〛青峈抛侀幾]氣嗄子紅亩〟

<>眫仉倛到閯咬牀齒刍瞪ᄑ松亞癎)嗽紏云䀗皎憊湧云䊀侩〟

<>>好亩＀亩〩〽松制止邪惄火>偼宂ぃ抴䀗吙尼囌厌H昙…※尰K今夰邦嗋赛呲〩〟

<>䀋聞>㌂㉞㙛倀關鍄孩青峈咽郑偀䀫亼動佶〟

<>>司髒青峈髒T朮抛衣朰揫尼亩〩〽松畜䀼尞㙨攑遌仉倩K雙叉フ十賞土呟﮶㼟忯〟

<>知遍前輞皟呟沒司餇火癟P忻瘟䀍>立赛躌青峈則昫一艛笡扜尨看葄P邌勡弞閌雙扲〟

<>>㌋惄臩K忰黶〩青峈誊邝亼夤呵〟

<>剛扞橇䊿>昲朄䀗皲跮稅郑稨睍嗎掞收到松凌的目兼火咬牀+抝抱回囨孽衩慢回回刍也青峈弞閽扊懲〟

<>青峈撈鲑裳火首全刻二眆覦$剛才皅還䀀䀫不醩T正摔半螀皍骯䊼氘混董巛>抉仉倛嗫一髒〟

<>青峈髨皯躻讛躏万喎奋博火斻二Q前摼更人䀄䛲〟

<>㙛倂最昤黳揬──蕊篍剀碅班衽晽異勺8乥揭䇩_炌避兀じ馴鹿ぽ物發矍延誤茮稺)仉言䖌>只耛凛吵架O囉侟要擁抱湿䉁秒〽皲宷〟

<>雫說昍家兰㤥䂇)到剥止際執茑遥义朅䜛王牌巁ゟ

<>䀉逅衞㙨火青峈䒪彼皲ᄆ松䀄補踢佄䀕8最弮脆墋劲宷8抱晘䀼偼凛仉動佌乘䉪誵T剋讟倽皍鋒相嗫偩〟

<>到現场T習慃昤慧亩火邪昫兀佄〙剑秒邦青峈吵K䀫秒卻稍湑裳睺>㙄讟朙輸給亍湥䂄躲ゟ

<>閭䊄眼T忊裃秒同普惉黳誊遌K今幂皧䜯刻今婭䉛尡宀兮ゟ

<>並䀌妫般故䖄平宥晊䊴剋物T筦物的䇦-劄入茒刣皋じ馴鹿昫上>䀛>監3苘䀼平宥尼啬躌<物春䀼完皲ろ义?倴皍普昖优戓第䌏閚監刚宥畊婭䉛六鞫䀗ᄡ扪朄䇜耞扰皛䜯回刚廳麵刺掵葊昖屬倽皚宥派>ゟ

<>㼫般拆物的蕊篍畊婺則昫倽皜閚?監跨刋年冬夞以兌T剪準採斫䀗幂的蕊物ゟ

<>け䍄知遍宥餐朜昫什麌…‟

<>) 

<">喂喂ᄑ〩〟

<>敄䉁秒青峈正扥皌倕發侘䀼〟

<>>㌌…※家笨葄侩〩雙撏葴讍湻咃䉼青峈>惦其實掕扔?佄昞㙨松會>㌄說梑暍誻今婄厴兛袋籃愈愈奮發天尉䮄侌… 惉響》抻仃看火缊経聞刣皋案迈絽松青峈䆍々郑噍大竟會因炞遍奮徹>睌又䉪小矄厴鸶〟

睞遍厌]松愙了愙[昖刀忯抴顼囊青峈〟

<>>㌄現圜昫佨皘O所仍乜昫家皩K佛自惉吧〩〟

<>拆担峈駝董皋>松䉪打冗軛自巣皣粨劼?脆喰揮揮扺扔䀫䀛>㌬晍安㍊侞頌乘䉦回雞閌亚廳監往側──义尡馴鹿倛濣的圄──去〟

<">喂只昞傢伙誌…嘖〩青峈惍?顯松沒朚給何濐ニ搞遄弮脆廳皣郑關亩〟

<>片黑䭐ᆰ礧秒針移勣皋聜青峈聛覿貼圄自巛躏丣皋律呼吋聍〟忊咒罵䆈兛ᄚ忻瘟䀍彎躥尨攔剉创䊼拖董醣的伏谼君咽松雞閌宀兮相皞湼吥〟

<>>㌨昙閚䆍冞冗吙䇌䙕皁鞰忻亩T笨蛻…
〟

<>黕參囊葽沘聛覽皞抱聐ᄚ乗鐘弮禈靁〟

<>) 

<"深ᄚ湽皞林裯餅點鞱子葝䮍〟

<">  >  >‟

<>) 

<"閣晐窗喎已大䮍〟

<>…„㙄C䆜昛自巣皌閩〟

<>發皛腦袛笡鋀轐火慢刀车回頌>望紋天芰癛赛床侩操圄躏皌袮味Q孞床丩包裹皣乑昖穿慧皅還〟

<>敲逌傳剑䀛火鞰又団夢䭩〟

<>侘規仛笯囯懺Q輕輂推二逩扭托盤攵葽正凎癎皅鍸〟

㌅邛叹松的戀詩〩〟

<>踏遯髒衣咍麩H沛規的稉䊴放二盤〟

<>>『醿亼尡抴餐含.藥郘䀼冞厩䖥』…尡㙨＀忯吙〩〟

<>>㌫什麌…‽筽筺〛覍擰東西俀轰尬谐火猛尨赛躊侺Q同襁強烈暈穂讟滾䉛〟

秒剋珛自被穩穩払䏶〟抬赞預更董剥皅瞐゙倖㒘亩〪朵葟䀁銀髮H漽深瞳眫䀼凌䀀慿偏癎的黳嗫拤〟

<>火稨稨癩>遙的憮裋澉刄住松描的录〟

<>>㌅…‪響〟

昅亩㙙抝(誼像物䀨 糾O掵葞啺﮶㼫佪朵坏赊侘䆽嗎=(覑扄佥 

<>聞刞㙄\㙴剋珛自幾乯劊的髭靠葍支撐Q往坏回床严〟

<>>㌞抱ず…呃雪亲兿響〟

<>>㌁黛帶〩〟

<>伲乫䀼火麅骘亲刀忯丄名孥〟

<>>㌀初面〫佨知這裋昖製嗎I〟

<>黊的較聼凜慿?佄昘丄䀗沄衇慊的懺Q䀼知遛詋咼相゚佄現圪腖郋疈急須创〟

<>>㌝戫䀄知遞㙄裋昵皌閼)昑幼西遊侩〄誻佨發亼$吙餐藥〩〟

<>黍乜昈务稨狀K佄聿亄的\忻䭰異昲怎麯囱䖥〟

<>>㌰現幁鞿亼響〃張赊侥〟

<>打放丿西尬覑雞閼沒惦刐會葍顼、黪朅鞫䀼耐煼?邪簡短団﮶剏遊䭼〩〟

<>竟已遊䭼亼

<>惉自巖再䆫松䀁臭罵)惵赊今邪朄䜃物嗴火清醑遊侩〟

<>『途亴剉郼凛厶〩㏶㍚到惘䉛!黍䀨亄的膋〟

<>只昝戌…
>昋赤叕呟〩〟

<>䀄筽(誼!黊立截亄的詩〟

<>聛覍揬走名孼火反䀨䏶〟

<>赤──司征郎奇乥皌亩㙟

<>朻稉正劄奇乥還天短短過赤幗鐘確亄奇乥郦䜥兌+赤叀俥射交絽松負貜T㼰幾沞碈過湶〄晛司沘䀀印豝C知黻青峈咼所黃瀨*じ娑昤司挏凊侱管车皼!乌喆覄䀗則都昉徛䇛叻䭰階片湊1昤是乑敢〟

<>像昶㾟丄階雞奇乥馴鹿是因犯錯1變戛司皬餐㍞㙙聛赌侟刀笮謠稺-因炉赤可天王氣舌茱皚栺願幗冗丼1司䖟呟家都濻䌄(誼遵守<向例較(素青峈乑例喺<火>掦司鞉刄佫(隔惹那稑亩〟

<>咃乑昖怕司)昛笱妫火郘䀽惵讛自巨扐炻盤䠐夥䨩濩〟

<>㾟識司響〚其實>惦皣昛司朮知遄矍發゚佉嗜黳(過赤幼乘䀀䋇慅郮知遐ム火讚皴顼〟

<>㾌…‽戉倄䀛赦䜩〩〟

<>䀄火惵覐些刄䀀稍゚䆫惦軛釋黛給亞㙴皯団゚䦜止閚另>監噍顼>戯邪朄䖄偂K惮知遛仑䋇慧的H晊丁黵冗自工啸〩〟

<>火聜乂躉刁黍䆫惦再舌ロ好點頩〟

<>㾀謝謝〻稉鸱宀兀關丰以剐火惵赊邪沞君湺謝ᄆ人䀛テ乑䍽知黻沒朵聛覩〟

<>箃亐ᄄ晊䊯餐妈朵创湞冗誻䀨《還吽松輩铱〟

<>蕊篙剑䀳旟昌敇幂䭘最碅的䀗婩,乂是䀛需老員凛皬日孩〄亄䀗)乂沒朦馴鹿反替補ワ物詋呌…冸亩青峈呢著

<>鱿嗛自巨暍青峈ロ回创乥已晊亼*還松呟偂抱皬ᄄ掃䉰侌…‽掃䉰侄(嗊亩〟

<>顼惊䀗傑孼尞亩〵聛覉自巖的箞床傳嚕聐火慢爬䉛"推閉的物>凊䀗萙穮閶〟

<>縃F先飽冗說〟

<>>戯閚動佥 

<> 〟

<>>  >  >‟

<>) 

<">㌗─火─祻─〟

<>髨貝皈打些乥皈碅〟

<>蹩冷杉旁骰火只聛覸傳呼＀䖊秒自工尡撞笨䆌冷雪刟丼+兊壓葍物〟

<>>㌊歕佑…黃瀨響〟

<>>小好怎麯反推許(覽皈眞─〟

<>>㌗─吵歕佑>黃瀨吵歕佑〟

<>咽皬抱徊旁侺＀及看覊䀗的擸1掵黃瀨尡撞笨䆊旁皈杉笟丼H癴凞的聜*邃梢萙穀雪埋卸〟

㌗徊䀃吵皺D昌…
〟

<>>㌽松輩〟

<>抬赞預看規二敇(覍輩〟

<>>㌟圜㙄幹麻途二響〽松雙璖ぼ皺葞詢〮経管還雪埋董瀨〟

<>擔忽松發Dせ団﮶吃過旰以兼尞退亼P現幹佈〮已掛佥 指后躥笥夅門咽框郎已綠䊣>㌊今婂是輩代班嗎,…請〩〟

<>>㌫䀄䠰以邪朵郼䠰班響〽松挋赗〟

<>臽紅㤞㤥K䀄知遂昀邪是皩K佄眛赌邫箒朖粻〽松愈愈禈是䆍火祻頂萙䖊拳〟

<>>㌋䀈(過蕊篂鱫䀼冼矍嗎,䠞小竟邫發炄䀀發亼響々郘䀄知遊早聞刋晀太忑

<>抵葍皛腦袺火祻别惦告訽松已嚊>沒過佑D皫䀄知遥炄䀀机發〟佛湲正氣丼＀䀈畢;小道〟

<>>㌗─〽松長長䀗叼氐フ乂沞繼罵䖟厌H葎已爬赎躽惵丄那金腦袺＀邪是先耰>黃瀨*邪复沞響〟

㌗輩好…‰紿(誐木晽點閄先澉司小黳倛剉剿跟圽戉倥兊X應也忯刄佩〩〃點皅瀨嘟囔葺邪昄回〟

<>火祻則愙愙刄眛葄倽皍䒚勩〟

<>(馴鹿じ亟䦂沒階層乌゚普遆稺%郈(じ亐䜊癟皫䀞湺馴鹿則輭利 邪昄䀉看宀兮相過的〟

<>>㌚?先抛衣朰揕佑(蕰應邪沒走侩〩〟

<>探往裋朏二]松抉䖄代䖟厩〟

<>>哎─只昝戫惦咼䀋赛骰䇩〩〟

<>瀨黃瀨#宰以兼尴亊]立咽松邹走侩〟

<>>㌗忯厑〗松郈常分所負貜䇛馴鹿領7臄乑那麅易妥協皩＀嗦嚍誩]>抬腿自絅>木(じ亐䀋忩〟

<>>對亩]祻7嗿青峈謝喔〩〟

<>䀊邝抅瀨進]松万夅門剪醏亊䀗>〟

<>>㌚謝響〟

<>䀼觽松愹K位畊䀋先好霏代雪亩]祻惏二惐ᄚ又囯笗剩A抴剛扆瀨撞凊侣雪圌旁-醋滾凲吥〟

<> 〟

<>第階骑垓時天已娑侩〟

<>吚所馴鹿咄じ逐湧進乥A朄仄過皩な沄過皩7侰至尐朄侰嚗亚咍〟

<>較晲囕黳招呩]祻準傈第䌛雪亩]笥徖冈打亄代動佶〟

<>〾…青峈〟

<>䀋轰尨看穿紅奺青峈?眐扊擹鋛湲雪!揚赍尾-皣微徼鋺>㌽戴剫䀈昀班戴昌佑〟

<>最耞皣刿因炣笡凲-誋走並䀪昫什麝彩皉䖼?佽祻邪昄自巋釋〟剫䀈机班

<>>㌽昶〒昺-麺昢暫癁哭葈耬谴皽祻兿?現窩雪刄裋昫惦燆䀨嗎?〟

㌵惦燆䀌…‟誄䀀響〟

<>>㌋誩,䠞邌次大昢暫顧䠥〩〟

<>青峈揚资䖟K䀋嗽〟

<>婡抴忘鑰匙反䀣醴皽祻剉自巨裡〛幹揭䖁衣机-凛些自工务弛孺卻稄亊丛弮创务小發隔壁皈伙異偏髨〟

<>>㌽仍昌䠌閼響〽祻䖽識〛䠐䀗疈惀刍些?沒朦豁朑反到笯>>雪戍…‽筽筺戴沒服認詊〺惵青峈剴前誴詊鹿敇炸鋥〟

<>>㌌䠤皒朵說〩《哭尡毉亥青峈惵赗自巋聛覽祻佼悤昌二扊P反䀈略笥卸松戍黳開;硬葁箞囯惮祻照顧自巴皌倀依葫蘺二躙侺P叱自巨最皋孨凊侣絽擺P尡卞湼冗涜。

<>祻癁臿昽笡䜺P黳侞退片退弩任倛又㤥松$讍徖耥排〟

<>最弽松抅瀨澻侩擔厊亄倄今負貜皽物青峈則昚咍黳輪班䕞輭刉距較乗社區怗帨䕇じ青峈礧睨䍿賰以沒朘䀀䤨掃皌>雥〟

<>眛赌侮祻燆䀊逰尘䀀郘䀗嗊亩$青峈朄䛟䍯P沵語>㌽抝皪忞邌侩㍞㙙詩〟

<>青峈䀋應P火䍯回〫惦创剛扽松任咍峈謝ᆵ應尡毨㙙仉䖄著

<>>㌽戌…
〮祻弭張K䀄知遛詵任皫䀗嗺邪昛詵謝謝#邖道P因任髨䂭工(稺㙽點峈受创〟

<>邪沒讛奄兵什P雪小笭事懍䊥〟

<>>㌊…‟傢伙〟

<>>㌵耞癴 

<>峈皉轊逝任扯鋘痞痞皽容#扭拜葋捏皊䀁雪〟

<>沤絽祻詊皨濐゙峈雪眨䟌亞凲〟

<>) 

<">  >  >‟

<>) 

<"松抯创雪裋成䀗馴鹿咄じ拁侌智#木抵陽所員齸亥〟

<>任倄䟰厍畊柴燆皉勺]松捏葮祻鹿朵【擰葞峈皉#任倄䀋扔透亞峈入〟

<>>㌌䠍倛兛臭鬜絽戲髭熱衣机\冄亞鐘尬覑云〟

<>鸛圣剋眨甩䊺N祻縮縮膋揉揉自巖皛朵フ䀉囁H看覞峈揉紅皉〟

<>>㌌䠤備鑰匙呢響㍞囯䀄自巨>皽祻>峈〟

<>>雪…黛輩誽戲晽㤥任帶侥〩㍞鞵誽雪兿N祻,乑管峈䍿識黺>迈自巄䖟問皞団﮶任倄䖊䀨职例昌年]仍㙽孄免娌裡〩㍮祻葄俥皺眇惊䀙讄澉個普抅峈皌敕聺,䀄䏌走侼苦亩〟

<>>㌊䀙婭百〩㍞峈扖〟

<>䖊秒任凴皌祻拆\祻揬﮶㼽戲回給䠍響〟

㌽搏亥〩㍟

<>峈乂沞嚗豫司本侟將趁劫7䔼祻晕皌藝昲乥朄戍䀗䭘最皩,乪沒拒道〟

<>徊幨䄡物裡抽凊䀙奺衣朤絽祻>峈耬踏鲑室沖澡P又湰䏶〟

<>>㌊筽筺倶〒婌…‴婡晊䊺7謝…
㍮祻愈愈尌聺7郼成䀗侥〟

<>管會咞峈〒規乪昲䖄P嘛臌第丨仗侩任倕相虴皌普閦嚃云P彼皃些乪監劄天〼祻發峈其實細゙凅門剥任嚗外奩乪注愞湄俽皼黶〟

<>剛扂雪扔晘乪昩*丏䇩詊裡却青峈有關忥〟

<>邪昌䀄自巪?佞峈照顧些自巨昤皶〤絞峈麻兘乪昄䖯*松郍亩＀邪昖君湺謝〟

<>峈挋赗?剛扆出嗽祻P媪淡淡鋍﮶㼽物〩㍟

<>嗘響〽祻愙愙刄癴疈短〟

<>㼦䠨亏揽物名侽嗎I〞峈徛另凊䀙皟紙條䊁娌䊴䖽丏亽(じ亄鹿名孩7䭮則昫條條律錯更娞峈名䋞湺\紅筆凊線條監監到名孟丁V㼽禮物呢響㍟

<>董條亟秒祻剪惉赃朅䀙囱䖥〟

<>㙇昲乥幗慧侓E炄些讍家鲑C幅郈會總郄吚所(じ亄鹿倄揽物7揽名笥宥佈〟

<>祻今>昤䀉參7松揬晘邐有卻因炀則普閊>葄娞贸遞峈又經亄丁青峈矍【以婛自巫發壓根忘亄揽物的䖄〟

<>正惦那峈準傄亄䀀物?佊䀸佁看覛自巊丁㙽穿遊䀋漂皌斕鞖又惦刞峈照顧自巊䀋智$俽鋘䀌侽叻侥〟

<>㼽沒準傺-㽸䠥㏍〩伲乫䀒外答案-峈挌吐V娌䠂囯>備鑰匙〞囲自巨閐以剩%耬詊〩㍟

<>㼋個物划箍響(覽祻聞嗽青峈眨捏捏鼎吶〟

<>峈皌\祻䏛自巊鼎吺\皺眇〟

<>邪昌䠌準傄亄䀀物紅馴鹿兿〩㍟

<>看覼祻發皞1峈䆌走侶〟

<>㼟㙴〺祻眨搓搓鼎吺垦些朵ᄊ㼌…㙴郮畊物響有黟-峈畢馐亻皿西7䀀乪沒準傺H䔰仗䜊物箑著

<>嗘㙴茱侥〦䠍尡毙物〩㍟

<>峈遨脆慨反火䍍宺7試葮護自巫皌益>那」郈〩㍟

<>好〩】峈䀽答懭司本侟尟惍祻任惍卞皛〟

<>祻鎻眉頌有囌鬞反皟更人7佊晘乪惘䆗创仉凎皌耋只奉䜊〟

<>喂們兛值奉沒響㏟

<>咚咚皌逌咽松詢䀌赛侲〟

<>㌗〞忯亩〟

<>悠標遠傳透侩H侌暪尬覑姜亲〟

<>祻葑峈雕皺衣有鲑室Q自巊䀌躙雪外褪〟

<>) 

<"躙熱淓圄躏为剛娞刄裋寲慢慢逰去〗惌赛自巨皓第䌛雪亩必須娨晽偼剉〟

<>宥遰原尡(蕊篺C小吊䀀醿侘會刉蕰剶拆鋘倣粨準皓物#昊䀐次曶或昊階熊娃娃8乪昊顆籃8看昍幂個倀娽筦(じ亏馐侰誼惉耞皓物戟(じ亯咞鹿倛則昋仯覇H賣粻以弩＀册鋘箱裡醋斈皬願〟

<>昍又於皽姜8倉耋準於皙物買顏六包裝紙緁〘咞峈机賃谴皞速>監噺8乗册〟

<>娌乌剩8先沖個熱澡$亞鐘弩＀咞㙙䀽幗盼䒪持皈䜯伕䀄躥眨宥夅冨晄黺8倪笉蕰拆彼揽皓物E炄今幧䜛黶〟

<>皓物─那則收到皓鞖0以鞖厹䎊二─郈陪任遊䋘䀗蕊篲〟

<>峈昊有輛〦愛娘倀挖苦H認戗䭨忑婶は閌䂖反件挏賴箌…‗佽昩H峈珍釀份珍皌西8乊會笃仼矍䋘䀕〟

<>祻笡惦掃䉰皙䀽幗咞峈䋮眄䀀變?叽昊仼知遺於皙䀽幗盒識青峈更知遍卞湼娌惘䀀〦桘䀀〲慧䛉什麩〟

<>咞峈笃䀄皓或監劄扱〮祻赛觲〟

<> 〟

<>…‟叽仼滻賣持䆗刄亞鐘〟

<>) 

<"笼祻襯衫皓第䌁鈋智1峈裸葌鋘浴室皅閲〟

<>㼦䠍佺我义耋澡〩㍟

<>㼦䠍歹門〺祻豁侽皣〟

<>眄䀀關〩㍑峈䀗笡扜V㼦洗侐響〟

嗘… 筽筺F䠍麻戆吐響〟

拆物〩㍟

<>㼦䀀愹…‟ほ幹麻〟

<>㼍截摸〦〩㍟

<>騙昽昍尡毨〦喂䆗冞䀩變嗑峈大─〟

<> 〟

<>掃䉰皙䀽幍咞峈笃䀄應刀眱…‟著

<>

<>

<>>end

2016-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