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赤黛赤】期間限定依存

-被總集篇第三部的EDC炸成煙花,赤司看著黛的眼神實在太寵了,無法相信他們沒在交往......!

-延續以往的設定,兩人大學同校,租屋處相鄰。

-黛是會參場出本(漫本)的創作宅。

-通篇俺赤。





「要水嗎?」「嗯。」

「毯子?」「嗯。」

「晚餐煮烏龍麵吧?不能不吃。」

「……嗯。」

赤司征十郎套上圍裙,俐落地將背後的綁帶繫成結,踏進不足一坪大的廚房裡,不用回頭看,他也能猜想到方才那聲遲了兩秒才給的回覆,應聲人有多麼不情願。

儘管如此,三餐仍須正常飲食,更何況是這種關鍵時刻。

外頭只剩下繪圖筆與板子摩擦的聲響,赤司終究忍不住瞄了一眼,只見裹著毯子窩在電腦椅上的人全神灌注,臉色和緊握筆桿的指尖同樣蒼白;散在額前的淺灰色瀏海用髮圈束成了一小把、被黑色小夾子固定在腦袋上,光潔的額頭則是貼著顏色更加死白的東西。

想起自己忘了事情,赤司滯下捲袖子的動作、踱出廚房,從餐桌上的小盒子裡抽出退熱貼,輕手輕腳地幫正專心於稿子的人替換。

黛千尋顯然被他突來的動作嚇著了,向上仰視的目光不太高興。

知道對方並非氣自己未先知會便直接動作,赤司噙著笑容回望。

「你笑什麼?」

「失禮了。有什麼需要的再告訴我吧。」

回應赤司的是微微癟下的嘴角。


幫黛拉好滑落大半的薄毯,在黛將注意力放回螢幕上頭後,赤司也回到晚餐的準備工作,這一次他不再分心,直到冒著熱氣的豆皮烏龍麵上桌後才檢視起黛的情況。

「黛前輩,先吃晚餐吧。」

黛不知何時已停下趕稿,環著手臂趴在桌緣,從縫隙間瞅了他一眼。

「……赤司。」

「是?」

「赤司。」

沒有回答他的疑問,也沒有動作,黛僅僅將他的名字含在口中,黏糊地又喊了一遍。

這次不等赤司回答,灰色的腦袋一側,什麼表情都不讓他看見了。

鬧脾氣了?赤司眨著紅瞳,思忖該如何應對。

黛無論是講話或者行動都十分直白坦蕩,只有為數不多的時候會突然拐著彎說話,第一次赤司不明白,但是一回生二回熟,幾次下來發現共通點後,自然就有辦法應對。

赤司將滾至螢幕下方的繪圖筆擺回板子旁側,動作輕得像是在放置稀世珍寶,畫面上開著幾個網頁與資料夾,標好順序的圖稿排列展開,他稍加一算,推估至少四十張起跳,不算多,但也不少,畢竟可以繪製的時間只餘不滿一週了。

「線稿結束了呢,辛苦了。」

「嗯。」

從鼻腔哼出的短音隨著黛抬起頭變得清晰,本就不太閃耀光彩的灰眸看起來比平時更顯疲憊。

「……赤司。」黛喚著,聲音比剛才更啞了。

若不論說話語氣,黛的面部表情可說是終年平靜無波,少有動搖顯著的時刻,可是赤司往往能從那雙被他人評為「死水」的瞳眸裡讀出對方的情緒。這不是才能,更不是特殊能力,赤司知道,只是因為他注視著黛的時間比周遭所有人要更長已矣。

而黛,最初抱持的警戒早已褪去尖刺,如今連呼吸的頻率都讓赤司得已讀清。

所以,他才會明白這不是在鬧脾氣。

「是。」赤司往前跨步、靠得更近一些,是黛可以把發燙的前額靠在他胸前的距離。

比預想更沉的重量倚在身上,赤司伸出手,輕輕摟住了這份獨給予他一人的信任。

黛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所以赤司低下頭,將吻落在眼前的髮旋上。

「……也不用到這種程度。」黛微微一震,悶著聲音抱怨。

「呵呵。」

「別笑。」

「好。」

「你還是在笑啊喂。」

注意到懷裡的人想掙脫,赤司施了力,將被他揉亂了髮絲的腦袋緊緊抱住,溫熱的指腹觸上了緋色的耳根,沿著輪廓往下,最後捏在耳垂。

比起撒嬌更像是在鬧彆扭的舉動,這惟睡眠不足或感冒風寒時會產生的依存症,赤司甘於納入懷抱。

他斂下目光,揣想著黛現在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卻從未發現自己的嘴角始終揚著溫柔的弧度。


「還有什麼需要嗎?」

「……這樣就好。」

「好。」赤司應著。

只要能讓對方感到開心,都好。



/end

评论(1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