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赤黛赤】氣味

-這篇的副標題叫作"黛的天窗危機" ( ゚∀゚) 

-延續前幾篇的設定,沒有在交往......大概。





黛有點坐立不安。

雖說他常常拖到死線前才完稿,但畫稿時的專注力是絕對足夠的,鮮少因為外物而分心,倒是常常因太過專心而忘記三次元世界的事情。

但今天他的狀態不太對勁,盯著畫面上的草稿,他一直無法靜下心來上線。

黛瞄了一眼跟他借了字典、正坐在餐桌整理筆記的赤司,後者安靜得彷彿連呼吸都暫停,房裡僅剩斷斷續續的紙筆摩擦聲,比繪圖筆滑過板子的聲音還小,並不足以讓黛分心。

不是因為房裡多了一個人──不如說拜某人之賜,他現在更習慣房裡多個人在──也不是因為細小的聲響,那是為什麼?

黛輕輕嘆了口氣,為了不明的原因耽誤進度讓他有些焦躁,大口吸氣時竄入鼻腔的味道卻讓他頓下了將觸上板子的筆尖。

他聞到一個有點突兀卻不陌生的味道。

有點像是......洗衣精?

愣愣地望向浴室,掩上的門後有台房東新換的小型洗衣機,他一週洗一次衣服,目前髒衣服才半滿,還沒有到該洗的時候。

難道赤司幫他洗了?

狐疑地望向赤司,後者專注在書寫上,並沒有回應他投去的目光。

黛放下繪圖筆,直接往浴室走去。推開門後,首先襲來的是熱空氣,他看見角落裝衣物的提籃維持著今早的模樣,洗衣機也毫無使用過的跡象。

還未彎下身去拿洗衣精的瓶子,黛就發現浴室裡反而沒有剛才聞到的氣味。

所以不是洗衣精?

抱著疑惑退出浴室,黛想可能是睡眠不足讓自己多心了。重新窩回電腦椅,他一提起筆又聞到了令他分心的味道,而且比先前更濃。

「我回去拿本書,謝謝你的字典。」

赤司不知何時站到他身側,將厚重的字典放在桌邊。

收回手時,黛突然抓住赤司,後者一愣,黛自己也是一愣。

他不懂自己怎麼會無意識伸手,正想道歉便發現那股味道近在咫尺,幾乎就貼在他旁邊。

「黛前輩?」赤司並不驚慌,也沒有甩開他,而是就著現在的姿勢提出詢問。

「你......」黛猶豫了一下,嘗試地問:「你剛才洗手時,是不是拿錯瓶子了?」

雖說洗衣精和洗手乳相隔甚遠,但他只想到這個可能性。

稍微思考了一下黛的疑問,赤司首先否認:「不,我沒有拿錯。」

也對。赤司不是個迷糊的人。為自己的蠢問題感到尷尬,黛鬆開手,正想說沒事了、當他沒問,赤司卻先一步開口:「我身上的味道讓黛前輩分心嗎?」

「欸?」

「你的進度一直停在這一格,上線的速度比平時慢許多,往我這裡看了一眼以後就去了浴室。我以為是寫字的聲音打擾到你,但這樣看來不是聲音,而是味道?」赤司一口氣說完推想,在黛還有些發愣時繼續解釋:「黛前輩聞到的應該是體香劑,我過來以前擦了一點。以前社團活動結束後也有擦過,我自己很習慣,所以沒有多留意。很難聞嗎?」

消化著赤司的話語,黛幾乎下意識開口:「我還在社團的時候也擦過?」

「是的。」赤司點頭。

難怪聞到時覺得有點熟悉卻想不起來,他先前並不知道赤司有擦體香劑的習慣,以往即使是社團活動,他也鮮少和赤司近距離接觸,自然不會注意到這點味道。

「也不是難聞......就覺得和洗衣精有點像。」是被味道影響了沒錯,但這氣味並不會難聞,就和他平常所使用的洗衣精味道相仿。

赤司露出有點微妙的表情,不過很快就恢復原本的神色。

「會影響進度的話,我先回去吧。」

「嗯。」

黛一向直來直往,既然赤司這麼說,他便大方點頭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救進度,且赤司應該不是會為這點小事記仇的人。大概。


目送赤司整理好書本離開,約好晚上一起晚餐後,隨著大門關上落鎖,黛重新投入岌岌可危的稿子。

不過才畫兩筆,他又停下了。

他發現那股香味沒有散去,依舊濃郁地附著在自己身上。

看了看右手掌心,那裡有方才他抓住赤司時留下的味道,和他身上乾淨T恤散發的淺淺洗衣精芳香混在一起,幾乎不分彼此。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意這味道本身,還是因赤司身上的氣味和自己衣褲上的相同而感到動搖。


黛捂著臉,吸吐之間全是從赤司身上沾來的味道。

很好,他這下是真的要畫不完了。



/end


梗源自官方出的體香劑,有太太說赤司那瓶的味道很像熊O貝洗衣精所以就www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