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赤黛赤】鑰匙

-延續這一篇的設定,兩人不同大學但租屋處相鄰、黛是會參場會出本的創作宅、通篇俺赤。

-應該沒有在交往。





黛是被門鈴聲吵醒的。

規律的、每隔兩秒一次的鈴聲連續不斷地敲在黛的耳膜上,他翻了幾次身,試圖用被子阻隔卻是徒勞,只得撐開沉重的眼皮。

黑暗中勉強能看見家具的剪影,黛摸索著在床邊捉到了皺成一團的薄外套,草草套上以後便下了床。一站起身,沒有停止過運轉的冷氣風口直對上他腦門,讓黛起了渾身雞皮疙瘩,太陽穴隱隱發疼。

同樣沒有打算停止的是門鈴聲,一聲、又一聲,直到黛踉踉蹌蹌到達玄關、膝蓋不小心撞上大門才終於消停。

將醒未醒之際痛感並不明顯,黛沒有餘力去想這一撞是不是撞出了瘀青,他甚至忘記按開門邊的電燈開關就開了門。


整整七天未見的面孔出現在門後。


黛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開門的瞬間,他似乎看見赤司呼出一口氣,眉間若有似無的皺褶跟著退去。

七天前的最後一句話是他趕稿趕到心煩意亂、未經考慮便衝動吐出的罵語,他記得自己衝著赤司吼了一句「這樣打擾我很有趣嗎?回去!」,看赤司冷著臉離開後才驚覺大事不妙。

那之後赤司就沒有再來「打擾」過他,至今不長不短正好一個星期。

七天後他交完稿子,除了湧現的疲憊以外不再煩躁焦慮。但是該說些什麼?黛沒有頭緒。

「我打擾到你了?」

不同於他的猶豫,赤司很快打破沉默,言語直白而銳利。黛忍不住想對方是不是刻意挑這句話作為開場白,來提醒他自己曾經重重說出的那句「打擾」有多麼不近人情。

「沒有。」黛憋出幾個短短的音節,「那個......」

「我半個小時前接到你的來電。」赤司難得打斷他說話,「接通後沒有回應,雜音也很重,所以我試著掛斷重撥,但是沒有撥通。」

望見赤司手裡握著的手機,黛混沌的腦袋終於開始正常運轉。他想起自己並不會將冷氣遙控器放在床邊,唯一會帶到床上的不是輕小說就是手機。

瞬間明白自己做出了什麼蠢事,黛用力抹了抹臉。

半夢半醒間把手機當成冷氣遙控器就算了,誤播出的號碼竟然是冷戰中的後輩,這種輕小說裡會出現的劇情發生在自己身上,讓黛覺得胃在翻攪。

有些事情果然還是存在於小說裡就好。這是黛自高三以來的深刻體悟。

赤司看著他動作,很快又把視線移開。

「既然黛前輩沒事,那我回去了。」

「等、呃......」

黛急急開口,空氣灌進乾燥的喉頭讓他猛地咳了起來。

儘管丟臉但很有用,赤司停下欲抬起的腳步,盯著他咳。

黛邊咳邊後悔,他壓根沒想好喊住對方以後要說些什麼,但赤司等待的眼神將他釘在原地,要是現在說出「沒事」,赤司說不定要和他冷戰七年。

「你......」黛拍拍胸脯緩過氣,張著嘴老半天也沒在心裡找到一句堪用的話來。

最後,他選了輕小說裡千篇一律的那一句萬用台詞。

「你......吃過晚餐了嗎?」



領著人進屋,順手把燈打開後,黛恨不得把自己塞回被子裡逃避現實。

牆上的鐘指針落在十,分針正正落在數字六上頭。晚上十點半,難怪剛才他問有沒有吃晚餐時赤司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趕稿趕到日夜顛倒不是第一次,漏餐沒吃也不是稀奇事,前陣子赤司頻繁來找他時曾改善過,但一個星期沒見,黛立刻恢復了以往的惡習。

先不論赤司會不會對於這一點作出評論,一沒赤司盯著自己就作息大亂還讓本人發現,黛除了「不甘心」以外無其他感想。

越過呆站在原地的他,赤司換上拖鞋後逕自往廚房走,還沒來得及想起冰箱裡頭剩下什麼,赤司就翻出一週前買的傳統豆腐,拿到水槽處理掉。

不知道該向食物道歉還是乾脆點跟對方道歉,黛找到正確的遙控器、按掉冷氣開關後也跟著踱進廚房。

「簡單弄個麵好嗎?」

赤司沒有對那盒豆腐發表感想,而是繼續從冰箱裡翻出可用食材。

一顆蛋、半把蔥,還有兩顆看起來熟透了的番茄。

「不要番茄。」沒有肉也罷,但要是滿滿一碗番茄下肚,他的胃可能會吃不消。

赤司眉頭輕輕一挑,把番茄泡進了裝滿冷水的洗菜盆裡。

「......」

「黛前輩還沒洗澡吧?」

說的是問句但聽進黛耳裡就成了命令。說不出道歉的話語,但倒也沒有想再和赤司僵持下去的打算。黛翻出睡衣拎著毛巾進了浴室,花了比平時更長一點的時間沖澡,思忖著和好該是怎麼樣的形式。


含在嘴裡的話在踏出浴室那一刻被黛嘆成一口長氣。

他有沒有說過赤司常常在他房裡睡著,而且每一次都不蓋被子?

熟練地把薄被拉到赤司肩頭,黛走到餐桌前面對加了兩大顆番茄的烏龍麵,毫無怨言地連著湯喝到見底。反正真要胃痛也是之後的事情了,交給明天的自己去煩惱吧。

熄燈以前,黛從收在書架上的小盒子裡找出了原本要交給母親的東西,放進赤司擱在床邊的外套口袋裡。

他不是喜歡迎合別人的人,更不喜歡示弱,但這次大概算是他的錯。

黛撓撓腦袋,最後還是決定把道歉的話語留給明天以後的自己斟酌。



收到印刷廠發來通知,確認稿件順利開始印刷後,黛接到了赤司的電話。

『黛前輩,你在家嗎?』

「嗯,幹麻?」

『那我就打擾了。』

通話結束的下一秒,黛聽見鑰匙插入鎖孔中的聲音,「喀」的一聲,拎著購物袋的赤司推開了他家大門。

「幹麻要打電話?」

黛瞄了一眼赤司握著的、他家的備份鑰匙,伸手接過袋子好讓對方換鞋。

「我認為先確認過前輩是否在家再使用這個會比較好。」

「我不在家你就不用了?」黛問。

「是。」赤司點頭。

黛一瞬間覺得自己好像在做蠢事。

「......如果我在家才准你進來,那給你鑰匙做什麼?」

赤司一怔,視線落在被他握得溫熱的鑰匙上。

「我明白了。」考慮了半晌,他抬頭迎向黛彆扭的表情,克制不讓自己的嘴角揚起,「我會習慣的。」

「嗯。」

黛應了一聲,匆匆撇開臉,提著食材走進廚房。

赤司跟著他的腳步,趁黛將袋子裡的東西一一拿出時,把洗菜盆裝滿冷水。

「吃麵好嗎?」

「不要番茄。」

面對黛明顯表露出的厭惡,赤司嘴角輕輕一勾,將桌上兩顆通紅的番茄丟進了盆子裡。

「......」


道歉的話該怎麼開頭才好?黛陷入了沉思。



/end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