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赤黛赤】畢業禮物

-黛千尋生日短打,依舊舊文搬運。

-是僕赤。

-沒有在交往。





畢業典禮當天一早,約莫是平時球隊開始練習的時候,黛一步步踏上通往頂樓的樓梯,口袋裡一如以往地塞著一本輕小說。

樓梯盡頭的鐵門卻和看慣的不同,原本隨意繞在上頭的鍊子被抽開,厚重的門開了一條小縫,明目張膽地宣告這裡已經有人來過。

又或許,還在上頭。

黛想了想,終是沒有收回腳步。


三月的風仍張狂,搭上清晨的冷空氣,在鐵門向外推開後一股腦地往他臉上撲,凍得他臉上頓時沒了表情。

這也是為什麼看見赤司征十郎站在眼前時,黛顯得似乎毫不訝異。

「黛前輩。」

在黛闔上鐵門後,赤司迎了上來。

「恭喜畢業。」

「你不是畢業生代表嗎?」在這裡幹麻?黛開口問,但沒把後頭那一句也說出來。

面對黛的詢問,赤司回答得很認真:「我想黛前輩在典禮結束後應該不會久留。」

換句話說,是來堵他的了?微微挑起眉,黛沒有接話。

不過赤司也不是個喜歡拖拉的人,見他在等,便立刻說出自己的目的。

「我想要黛前輩的鈕扣。」

「......我不覺得我有什麼鈕扣可以給你。」黛無語的那兩秒,內心閃過輕小說裡寫到畢業章節時八成會出現的橋段,可這類似的話語不是從哪一個女學生、而是從赤司口裡說出來......一定有哪裡搞錯了。

不知道有沒有聽懂他的意思,赤司垂眸思考了一會才又開口。

「今天是黛前輩生日,沒有準備禮物還反向前輩要禮物確實不合理。」

黛還沒來得及吐槽重點不對,赤司就伸手扯下了自己襯衫上第二顆鈕扣,向前遞出。

「請先以這個代替吧。」

等等等等等等......

「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心血來潮也不是這樣啊。黛皺起眉。

「實浏前輩說,畢業時,第二顆鈕扣要交給重要的人。」赤司將前些日子聽到的話語據實轉達。

「我當然知道,所以才說你......」

黛說到一半就噤了聲。他想起赤司不擅長開玩笑。

赤司臉上平靜無波,直望著他的視線像針,把他釘在原地無法脫身,只能望著那顆黑色的鈕扣躺在赤司失了血色的掌心。

在後者打直的手掌發顫以前,黛嘆了口氣,終是伸手接過釦子。

「你待會不是還要上台嗎?」雖然領帶可以稍微擋住,但動作稍大一點還是會漏餡的吧。

「我有帶替換的衣服。」

......結果是預謀啊!黛一瞬間後悔了。

「我跟你可不一樣,我只有帶一件衣服。」他按住自己胸前的鈕扣,表明立場。

赤司沒有說出『反正黛前輩也不會讓別人注意到自己』這種話,只是眨了眨眼,微微彎起嘴角。

「我可以等。」



畢業典禮結束後,赤司在禮堂外的噴水池前和三個熟面孔碰了頭。

葉山他們熱烈討論起黛是否有出席畢業典禮這回事,後者連球隊的引退式都沒有露面,也沒有人在領取畢業證書時見到他,會懷疑黛根本沒出席典禮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吶、赤司你有看到黛前輩吧?他有哭嗎?」葉山激動地問。

沒有加入他們的討論,赤司將手伸進外套口袋,冰冷的掌心逐漸溫熱起來。

典禮結束後,被人群簇擁著離開悶熱擁擠的禮堂時,他感覺到有人輕輕撞了他一下。

握住手心裡原先不屬於自己的那顆鈕扣,赤司背對著隊友們,綻開了笑容。

「誰知道呢。」



/end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