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赤黛赤】mark

-設定原自於朋友MR的黛赤本,兩人為大學生(不同校,赤司大一,黛大三)且租屋處相鄰。

-CP方向不明顯,赤黛or黛赤其實都可以,所以讓我標個曖昧的赤黛赤吧。

-黛是會參only會參摳米K會逛場也會自己畫的創作宅。

-全篇俺司出沒。





「可以看一下黛前輩的課表嗎?」


聽見這句話時,黛千尋正面對著趕在上課之前寫完的新刊大綱。

他稍早按下存檔鍵時已經沒有什麼意識,渾渾噩噩地捱完半天課後回到租屋處,不同校但住在隔壁的赤司征十郎就站在門前等他,手上提著附近超市的提袋。

升上大學以後,在外租屋的黛從沒邀請過什麼朋友來家裡,這個高中時相處不滿一年的學弟算是唯一例外。

不,要說例外也不對,因為自始至終他都沒有邀請過對方。

而這個不請自來的小少爺不只冬天蹭暖氣、夏天蹭冷氣,每週還固定幫他採買新鮮食材,說是看不下去他極度營養不良、幾乎餐餐外食或泡麵的生活。
尤其是截稿日前。

對,截稿日。

想到這點黛就覺得胃隱隱發疼。

這星期的only場稿子他奇蹟似地提前了一週交檔送印,可人不作死不會死,而對養成次次壓著死線交稿、作死成自然的爛習性作者來說,一週時間能幹麻呢?

當然是出突發本了,是吧。

奉行著踏過死線以後就能重獲新生的超爛習性作者黛千尋,就這樣在正稿脫出以後把自己重新推回了修羅場裡。

慢了很多拍才想起自己並沒有告訴赤司這件事情,黛也沒空解釋太多,開了門放人進屋後他立刻開了電腦,絲毫不管那位熟門熟路地把食材整理進冰箱的客人。


「黛前輩?」

見他沒有反應,赤司又喊了一聲。

「我存在手機裡面。」

黛頭也沒回地回應,一邊動手刪除大綱裡太過瑣碎的片段。

後頭傳來短促地腳步移動聲,幾秒後,他的手機就被遞了過來。

接過手機,黛把手指壓上去,在手機完成指紋辨識、跳出主畫面後遞回給對方。

「我今天要分鏡,沒事就別吵我。」

「突發本?」赤司不算是這個圈子裡的人,但聽黛說過不少事情,久了也對一些術語略知一二。

「嗯,下週六送印。」

「晚餐呢?」

距離下週六還有一個星期,要出本突發對黛來說可算是綽綽有餘,但比起進度,赤司更在意的是黛的生活作息。

壓根沒把吃晚餐這件事情列進行程裡,但有赤司在,不可能隨便吃個泡麵了事。黛只好隨口應著:「晚點再吃。」

「那九點吃。」

「嗯。」

赤司管理他的作息管得比自家老媽還嚴,黛深知討價還價沒有意義,瞄了一眼時間,距離九點至少還有三個多小時,便點點頭當作同意了。


雖然是突發本,劇情也是黛擅長的輕鬆吐槽風格,但他想畫進去的東西太多,大綱一順下來還沒正式分鏡就知道至少四十頁起跳。

要不要乾脆下一場再畫算了……黛一瞬間想放棄,可一想到稍早和印刷廠的大哥約好了,對方聽到他提前脫稿又要再出突發還義氣相挺,說是封面若要搞特殊印刷可以幫他打個八折。

八折是個令人心動的數字,尤其是對想印局部光想很久的黛來說。

想著八折的局部光,黛把瀏海整束夾到腦袋上頭,拍了拍臉振奮起精神。

管他四十頁或五十頁,還有一星期,再不濟翹個兩天課也總能搞定。

可正當他重新下定決定要開工,繪圖筆才拿起來就發現有人站在身後。

黛的心裡猶豫了兩秒,心想該不會赤司真會讀心,而他剛才想著要翹兩天課的事情被聽見了吧?

「黛前輩。」

「……幹麻?」

黛最後還是轉頭迎了上去,只見赤司再次遞上他的手機,面帶歉意。

「很抱歉,剛才不小心按到關機鍵。」

手機已經重新開機,既然會喊他,代表不是單純要還手機吧。

黛沒多說什麼,接過手機重新感應指紋,再次還給赤司。

「九點前都別叫我。」

「我知道了。」




四十八頁含封面。

看著資料夾裡的檔案數,黛丟下筆、往後一仰,覺得半條魂都快吐了出來。

本想接著繼續打草稿,但昏沉的腦袋讓黛意識到該先吃點東西,不然血糖過低等一下可能會直接趴桌陣亡。

他起身前瞄了一眼時鐘,八點多,距離和赤司約定的九點還有時間。

想問對方要不要乾脆提前吃晚餐,黛轉過頭,才發現會這麼安靜是因為赤司在他床上蜷縮著睡著了。

赤司說過他的床特別好睡,儘管黛反駁房東配的床都是一樣的床架一樣的床墊甚至一樣的床單花色,哪有什麼差別。

但赤司在他房裡睡著的次數不減反增,而且每一次都不蓋被子。

黛嘆了口氣,按開暖氣,放輕動作把毛毯和厚被一起拉過赤司肩頭,收回手時,他注意到被子底下露出一個白白的圓角,是他的手機。

抽出手機,黛在床沿落坐,看著赤司連睡著都緊抿著唇,心想小說裡描寫睡顏總是寫得特別可愛,怎麼這小少爺半點令人心動的感覺都沒有。

俐落地解鎖,黛點開行事曆,在寫著「分鏡」的欄位前打勾,往下一滑,九點整那一欄設了一個新鬧鈴。

黛沒有在行事曆裡設鬧鈴的習慣。他望了一眼身旁的赤司,點開詳細,看見裡頭列著晚餐預計準備的菜色。

手指輕輕蹭過上面寫著的「味噌鮭魚」,黛退出行事曆,點開了指紋辨識的系統。

他也不知道自己幹麻這麼做,大概是被對方喊解鎖喊得煩了……一定是。

拉過赤司縮在被子裡的手,黛握住逐漸由冰轉溫的手指,按在解鎖辨識器上。

兩秒後,螢幕上出現了「新增成功」的字樣。




「黛前輩,印刷廠要確認社團資料。」

聽見這句話,黛深呼吸一口氣,把快飄走的魂魄吞回肚子裡。

他剛剛趕在最後五分鐘上傳了檔案,現在整個人癱在桌上,一動也不想動,連印刷廠打來確認的電話都是赤司幫他接的。

「我存在手機裡面。」黛悶著聲音回覆。

細碎的腳步聲傳來,赤司遞上手機給他。

「……食指。」

黛微微抬起頭,兀自說道,完成沒有要伸手去接手機的意思。

「食指?」

「嗯……左手的。」

赤司沒有顯出茫然,而是稍微思考過黛的話以後,模仿黛平時的動作,將左手食指按上了指紋辨識器。

主畫面跳了出來。

「原來是這樣開的,要用左手的食指啊。」赤司理解似地複述了一次。

黛沒回話,但他從散在額前的瀏海隙縫間隱約看見赤司彎起了嘴角。

雖然完全沒被發現的話很無趣,但這麼快就發現也蠻讓人不爽的。

不過,算了。黛閉上眼睛。

他現在只想好好睡上一覺。



後日談。

在發現手機桌布被換成自己的睡臉那一天,黛嚴正表示要從辨識系統中刪掉赤司的指紋。

「這是黛前輩的手機,我無權干涉。不過……」聞言,赤司眨了眨眼睛,放下手中的原文書、舉起了手。

「我記得,刪除指紋好像也需要先通過指紋辨識?」



/end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