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飢

-沒有在交往。

-感覺和上一篇可以組成青峰腦內/暗中犯罪系列(?





蚊子和人其實是差不多的生物。

 


「唔哇……」

「什麼反應啊你。」

火神趕在天色全暗之前回到家,看見家門前窩著抱了顆籃球的食客時,對方給了他一個難以言喻的扭曲表情。

「你交……」「女朋友?」

火神接過話,大大嘆了一口氣,「才不是。為什麼每個人都這樣問啊?」

一天以來接收無數驚訝或驚嚇目光,火神已經快麻木了,但看到某個幾乎每週末都寄住在他家的傢伙露出同樣表情,還是讓火神很不滿。時間用來打籃球都不夠了,他哪有精力去交女朋友,對方明明知道這一點的。

無視投射在自己臉上的懷疑目光,他打開家門,逕自入屋開燈開暖氣,跟在後頭的人把門關上落鎖,一邊脫鞋還不忘追問。

「那是一夜情了?」不愧是海歸子女。

「……青峰大輝你晚餐想吃苦瓜鑲肉就直接說。」

「我要高麗菜捲。吃了苦瓜我明天就沒辦法打籃球了。」青峰嚴正捍衛自己期待了一星期的料理。

那未來和桐皇比賽前是不是偷偷在料理裡加入苦瓜就能贏了?火神挑挑眉,但沒真的問出口。他知道現在的青峰就算吞了一公斤苦瓜也不可能在比賽上缺席,而對他來說,和桐皇比賽的話王牌當然要在場才會過癮。

放下書包,踏進廚房前火神發現青峰儘管沒再問,也仍是盯著他瞧。

火神伸手撫上脖頸,在鎖骨上方、喉結的旁邊,有個被眾人關切了一整天的小小紅點。

「昨天晚上睡覺時發現房裡有蚊子,有聽見聲音但打不到,早上醒來就變成這樣了。」

老實告知既無激情更無任何愛情成分存在的事實,火神看見青峰絲毫沒有打算忍住笑意。

「蚊子還真喜歡你啊。」

「閉嘴。」

 

 

「聽說蚊子愛咬體溫高的人。」

睡前,青峰熟練地在火神的加大單人床旁鋪上床被,一邊提起自己聽過的說法。

聽見他的話,火神硬生生地停下了爬上床的動作。

「五月說的。因為我體溫比較高,每次和她一起出去,被蚊子咬的都是我。五月還說我是蚊子界的萬蚊迷呢。」注意到火神的反應,青峰扯扯領口,半開玩笑地問:「怎麼,要試試看嗎?」

火神竟毫不猶豫地點了頭。

「不過,蚊子真的看得見你嗎……」

關上大燈,火神縮了縮身子,有點不太習慣這樣狹窄的空間。

青峰和他幾乎是手臂貼著手臂的狀態,翻個身都得小心不要撞到對方。

「蚊子是用聞的吧?話說我要是快被蚊子搬走了你可要救我啊。」

「晚安。」

「喂、無視我嗎!」

兩個身高超過一米九的大男人擠一張加大單人床實在有些勉強,不過習慣了倒也覺得暖和,火神聽著貼在身旁的規律呼吸,在發現蚊子之前就沉沉睡去。

 

 

人和蚊子其實是差不多的生物。

 

一掌捏死飛到耳邊發出噪音干擾的攜武刺客,青峰輕手輕腳地下床洗了手。

重新回到房間時,他發現床被火神睡去了三分之二。

拎起橫過他的位置的手臂,青峰鑽回床上,撐著身子遲遲沒有躺下。

他伸出手,還帶著些微水氣的指尖觸上火神的鎖骨,慢慢往上,滑過喉結以後來到那個受人注目的紅點上。

青峰不輕不重地按了一下,換來火神低低的悶哼。

人和蚊子其實很像。青峰想。

都會在人毫無防備時出手,都想緊貼著溫熱的肌膚,渴求薄薄皮層所包裹住的東西。

只有一點不同。

蚊子要的是血液,而他更貪心一點。

他想要的是血液的源頭,那個不停鼓動著的、承載所有情感的地方。

青峰俯下身,乾燥的唇貼上眼前留有紅印的頸子,沐浴乳的橙果香味竄入鼻腔,和他身上的一模一樣。

他滿足地深深吸了一口。

 

 

 

「你這傢伙根本一點用也沒有。」

「啊……?」

一早醒來就聽見抱怨,青峰皺著眉頭起身。

倚在房門邊的火神套著圍裙,圍裙底下還是同樣一件白色圓領T恤。

而領子之上,未完全消退的紅點旁,多出了一個新的殷紅印子。

「看來你才是萬蚊迷啊。」

「我才不想受蚊子歡迎!」火神頭痛萬分,「星期一去學校肯定又要被問了……」

「你乾脆說是女朋友吻的,至少比較有面子。」青峰笑著提議。

「我又沒有女朋友。」火神一秒駁回,「對了,剛才黑子打來,他說今天下午想一起……」

沒有認真聽進火神所說的話,青峰虛應了幾聲,視線始終停留在那個小小的、尾指指甲一般大的紅點上。

他舔了舔下唇,覺得空癟的肚子開始哀號。

這也是人和蚊子相像的地方吧。

食髓,知味。

 

啊……多想再嚐一口。



/end



评论(4)

热度(79)

  1. 玖児_小妹茗菱 |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