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渇

-沒有在交往。



青峰有個壞習慣。

 

「水。」

一對一後的休息時間,火神椅著球場旁的鐵椅暫坐歇息,正扭開礦泉水瓶蓋時,剛才從他手上搶了不下三十分的男人伸出手,一開口就向他索要。

「販賣機有運動飲料吧。」

瞪了一眼那隻掌心向上的大手,火神半帶挑釁地仰頭灌了一口水,指向不遠處的自動販賣機。

「我想喝水。」某人堅持。

「也有賣水……」「我沒帶錢。」

敢情現在是我欠你的嗎!火神咬咬牙,還是不願讓出手中的水。

從兩星期前開始,假日和青峰約在街籃場打球至今,五次裡頭有五次,青峰會在休息時向他要水喝。

第一次,青峰開打前就喝光了帶來的水,休息時火神見他嘴唇乾得起皮,把喝了半瓶的礦泉水拋了過去;接下來的第二次第三次都是類似狀況,火神起初不以為意,但他漸漸發現自己帶來的水幾乎都是對方在喝。

火神並不是想計較幾瓶水,只是看不慣青峰的態度。若是以「一對一輸的人請飲料」作為理由火神或許還會釋懷一點,但偏偏青峰不和他打賭,似乎是直接默認他會準備。今天更是乾脆連水或水壺都不帶了,口渴就找他討。

握緊自己僅存的一瓶水,火神轉身摸索背包內袋裡的皮夾。

「我先借你,你下次再還……喂!」

等火神注意到手裡一空、抬起頭時,青峰已經大口灌著水,絲毫不在意他未盡的話。

「青峰你這傢伙!喂、至少留一口給我!」

才一眨眼水瓶就空了大半,火神立刻跳起身來,想也不想就伸手去奪。

青峰側身閃過,瓶口和嘴唇分離時發出「啵」的一聲,他晃晃水瓶,在火神又一次撲上來前還了回去。

「喏,一口。」

火神搶過瓶子,裡頭的水只剩下少少一點,他餓肚子時分泌的口水大概都比這多。

「混蛋我以後不會再借你水了!」

仰頭把瓶中僅剩的水倒進嘴裡,底部的水滑向瓶口,匯聚成米粒大的水滴。在水滴落下以前,火神用舌尖輕輕一點,將其納入口中。

「別那麼小氣啊。」

青峰望著他,舔去嘴角的水珠,半瞇的眼裡滿是笑意。

 

青峰最近發現自己有個壞習慣。

 

和火神約在街頭籃球場的日子,無論是家裡的自來水、煮開的熱水亦或販賣機的礦泉水,都無法消解他的乾渴。

幾場一對一過後,口乾舌燥的他會朝火神伸出手。一次、兩次,每一次火神都會一邊抱怨一邊把水瓶扔給他,望著被火神喝掉一兩口的水,青峰仰頭灌下,覺得鎮日的口渴一瞬間得到了紓解。

然後他會剩下一點水,比一口再少的份量,將瓶子遞還給火神。火神討厭浪費,所以總是會把那一丁點水喝盡。

望著觸上水滴的淺紅舌尖,青峰半瞇起眼,覺得剛被涼水浸潤的嘴唇與喉嚨又開始發熱。

他總是想著,如果包裹住那舌尖的不是水而是他乾燥的唇,火神會有什麼反應?

青峰在想,一直在想。

在得到答案以前,他想,自己的壞習慣永遠也不會戒除。

/end

评论(1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