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三日鶴】順理成章

-CWT42三日鶴結婚無料合本《月鶴齊譜金縷曲》內文釋出

-原本想在白情PO結果登不進來,該不會是沒讓他們順利成婚所以被三日月詛咒了吧OTZ

-三日鶴快結婚!!!



「吶、吶,果然還是選白無垢吧?」

「可是我覺得紋服比較帥氣。」

「西裝更帥氣,選西裝吧!」

「還是選兩套?可以替換穿。」

「有時間換另一套嗎……」


夜半時分,該是本丸熄燈的時候,唯有餐廳裡亮著燈火。

平常用膳的矮桌被推到牆邊,榻榻米上堆著多件服裝,不時被抽出來發表意見,討論聲不絕於耳。

在圍成圓的討論圈外圍,三日月捧著熱茶,彎著嘴角聽大家七嘴八舌,不管誰說什麼,他都開心地點頭。

「三日月別光是點頭嘛,你喜歡哪一件?」

注意到他沒加入討論,一旁的今劍扯了扯三日月的衣襬,要他說說自己的想法。

聞言,原本還在爭論哪件禮服好看的眾刀全停下了動作,一齊轉頭望向了還沒主動發言過的事件主角。

「嗯?我覺得……」即使十多雙眼睛都落在自己身上,三日月也不慌不忙,他伸手輕撫眼前素白無瑕的白無垢,眼裡盈滿笑意,「鶴無論穿什麼都好看。」

聽到他的回答,認真等答案的大家發出了哀鳴。

「就算是這樣也不能全部都穿吧!」

「咦?不能嗎?」三日月愣愣地眨了眨眼。他是真的想看鶴丸把眼前的禮服全穿一遍。

看不出來三日月是裝傻還是真傻,一時半刻沒刀想回覆他。

這樣下去實在不是辦法。今劍立刻換了個問題:「那三日月你自己想穿什麼?」

「紋服。」三日月這次倒是乾脆,直接指向了藥研前方平鋪著的黑灰色禮服。

得到不意外的答案,眾刀一致點了點頭,只有剛才不斷推薦西裝的燭台切略感可惜地垮下了肩。

解決了一位新郎的服裝,還有另一位,問題又回到了原點。

「那麼,鶴丸想穿什麼?」

今劍再次拋出問題,順著他的視線,大家改望向討論圈外另一側、至今沒開口說過半句話的鶴丸。

鶴丸把自己塞在餐廳的角落,雙手抱膝,半張臉埋在膝後。見剛才聚集在三日月那裡的目光改投在自己身上,他才把臉抬起來,語氣半是抱怨半是無奈。

「所以說,為什麼你們這次都當真了啦……」


  

一切的起因只是個小小的惡作劇。

今天,鶴丸替身為近侍的一期代班半天,無意間從審神者手上拿到了幾張空白喜帖、出席回覆卡與禮金卡,說是誤印的,讓他幫忙處理掉。

鶴丸嘴上應好,心裡卻閃過了比扔掉喜帖更好玩的念頭。

本丸裡的刀幾乎都被他嚇過一輪,唯有三日月,不知道該說是反應遲鈍或是不解風情,總是沒意識到他的惡作劇,連掉進他辛苦挖好的洞裡都會笑著說「本丸真是處處有驚喜,甚好甚好。」……想到這,鶴丸就覺得無力,也下定決心這次一定要讓三日月嚇得說不出話。

他回到近侍專用的房內,提起筆,在應該要扔掉的喜帖上寫下了他和三日月的名字。喜帖共有三份,一份留在近侍房內,一份於晚膳後放在餐廳,最後一份則是趁三日月去馬廄打掃時,放在了三日月房裡。

洗完澡後,鶴丸待在房間滿心期待地等著。不知道誰會先發現喜帖,嚇得來找他證實呢?

約莫是一期結束任務回來、燭台切正做好宵夜的時候,複數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最後在鶴丸房前停下。

為首的今劍用力拉開紙門,在鶴丸準備說出醞釀已久的「嚇到你們了吧!」之前搶過了話頭。

「鶴丸!快!來挑禮服!」

今劍漾開笑臉,和亂一起抓住了鶴丸的手。


  

這次還真的是被嚇得說不出話。但嚇到的不是三日月,而是鶴丸自己。

被短刀們拖進餐廳時,他看見燭台切正指揮著大俱利伽羅把宵夜集中到推置於角落的桌子,連衣服都來不及換下的一期則是和藥研把大量禮服鋪開,而手裡捏著喜帖的三日月站在門邊,見鶴丸到了,遠遠地朝他揚起嘴角。

……被臭老頭擺了一道。

鶴丸一片空白的腦袋裡只剩下這個想法。

  

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後,鶴丸立刻開口說一切都是開玩笑的,卻被今劍一句「鶴丸別害羞啦」打發掉。聚集到餐廳的刀們也不管他的無措,逕自圍成圓圈,討論起了禮服的樣式。

見狀三日月也不阻止,笑笑地任大家幫他們挑選要穿的衣服。

『別怪我沒提醒,你再這樣玩下去,總有一天會出意外。』

想起前陣子出陣時同隊的長谷部擰著眉說出的話,鶴丸覺得胃在翻攪。以往他的惡作劇──小至在走廊上鑿洞,大至趁大夥遠征時把餐廳的擺飾全部清空,嚇得燭台切以為本丸被竊──每一次每一次大家都會在驚嚇後意識到是他做的,也開始會對他說的話存疑……怎麼這一次卻全都相信了?該不會約好要反整他吧?

一點也不想和三日月坐在一起的鶴丸乾脆縮進了角落,心裡完全沒個底。

「這可是正式的請帖,總不會造假的嘛。」

亂揚了揚手上的白底喜帖,稍早,他第一個發現了餐廳桌上放著的喜帖,和藥研確認過的確是正式的請帖後立刻通知剛回到本丸的一期,途中和拿著同樣喜帖的今劍在走廊上碰到面,便一起衝進了鶴丸房裡。

「那個是主上他……」

「鶴。」

三日月打斷了鶴丸的解釋。

他擱下半涼的茶杯,走到鶴丸身旁,蹲低身子與鶴丸平視。

「如果鶴覺得穿白無垢彆扭,可以請一期再張羅一件紋服,或者要選白色西裝?我想鶴穿起來一定好看。」

頓了兩秒才發現三日月是在問他對禮服的意見,鶴丸一愣,半張著口做不出回覆。

三日月沉吟一陣,再度想了個折衷的辦法:「嗯……結為同理之事不可馬虎,慢慢準備也挺好的。時間也不早了,大家明天都有任務在身,不如今晚就這樣吧,大家都先回房休息,養足精神,明天再說。」

「好嗎?鶴。」

見鶴丸仍是沒有反應,三日月又問了一次。

「那、這些……」望著滿地禮服,鶴丸遲疑地皺起眉。雖然不知道這些是怎麼在短時間內出現的,但肯定麻煩了許多刀幫忙。

「這些就麻煩岩融和今劍,先找地方收起來吧。」

三日月回頭和今劍交換了眼神,後者笑笑地一口答應:「沒問題!岩融你拿那兩件西裝,紋服我拿……」

隨著今劍和岩融的動作,短刀們也紛紛起身幫忙整理與搬運,餐廳很快地回到了原本的佈置。

「那麼我去向一期說一聲,這之後要再麻煩他了。」

留下這句話,三日月也站起身來,和收拾好空碗要回廚房的燭台切一起步出餐廳。

眾刀分工收拾不屬於餐廳裡的東西,很快地,原本熱鬧的餐廳就回歸了應有的安靜,剛才的一切仿若虛夢。


將最後一個坐墊放回原位,最後離開的大俱利伽羅在發愣的鶴丸面前蹲下身子,皺眉許久才憋出一句話來。

「……恭喜你。」

「呃,謝……」

不對。

回話到一半鶴丸猛然回過神來,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一直覺得不太對勁。


他才沒有答應要結婚啊!



/end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