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一期鶴】間接接吻

-雖是一期鶴,但鶴丸沒有出場。

-自家本丸設定。





用過午膳以後,一期固定要到近侍房內處理審神者分派下來的工作。

剛送走兩個出發遠征的部隊,他準備更新輪班表,卻望著隔日的排班皺起了眉頭。

隊長是後藤啊……後藤剛加入本丸不久,雖已有一定的戰力,但要帶領遠征隊伍似乎過早了些。是不是和出陣隊伍的五虎退交換呢?一期抽出紙筆,唰唰地寫起腦海中預想的編排。五虎退曾領過隊伍遠征,已有經驗便不用擔心,可是他所屬的藥研帶的隊伍最近才磨合,若因臨時調動而打亂了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默契也不太好。

一期思考著,一邊在紙上寫畫,期間有人送來熱茶,但他發現時對方早已離開。

這是第七......不,應該是第八次了,每當他太過投入,總是不會注意到有人出入,而對方似乎也不想打擾到他,每次都將茶水與點心放在門邊就離開。

本丸裡負責食膳的一向是燭台切,看來又得找時間向對方好好道個謝。

一期放下筆,在深色的漆器托盤邊落坐,他捧起了沒有冒出白煙的茶,毫不猶豫地湊上杯緣。

入喉的茶微溫而不澀,正好解了渴。一期不如鶯丸那麼講究,又怕燙,這樣的溫度正是他所喜好的。

三色糰子入腹後,他又再度回到案前。

 

亂拉開紙門時,灰白的天空早已染上墨色。

「一期哥,要開飯囉!」

「啊……好,馬上就過去。」

聽見弟弟的叫喚,一期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又忘了留意時間。拿起托盤時,他注意到杯裡還餘有些許茶水,一期不想浪費,拿起杯子把冷茶一口喝乾。

放下茶杯時,他正正和亂對上了視線,後者揚起的嘴角有點曖昧。

「哦──間接接吻!」

「嗯?」

一期一愣,不知道亂為什麼有這種反應。

「一期哥不知道間接接吻嗎?」亂比了比一期手中的茶杯,「一個人先喝一口,另一個人再用同樣的杯子喝一口,這就是間接接吻!」

「這樣啊。」聽了亂的解釋,一期點點頭,猜想亂多半又是從審神者堆置在倉庫的書籍裡看來這些。但他仍有些不解,「不過,這是我的杯子,所以不算是間接接吻吧。」一星期前,大家從審神者新買的餐具裡挑選自己專用的茶杯時,一期正忙於近侍工作,和他同房的鶴丸逕自幫他挑了一個淺藍釉色中混了細碎金箔的陶杯,說是比較顯眼好認。

鶴丸說的沒錯,當杯子一字排開,最吸引人目光的往往是一期的茶杯,也因此從沒有人誤拿過。

「不是啦,我今天下午看到了嘛……」亂朝他招招手,示意一期彎身。

順著弟弟的意思,一期微微屈下身,亂立刻靠到了他的耳邊。

「我啊──今天看到鶴丸在廚房泡茶,可是動作很奇怪喔!他一下子往泡好的茶裡倒冷水、一下子又倒掉重泡,試喝了很多次好像都不滿意。然後……」

亂故意放緩了速度,確定一期正認真聽著,才把他看見的秘密一個字、一個字清楚地吐露:「我發現,鶴丸拿的是一期哥的杯子。」

亂的氣息隨著話語落在一期耳邊,溫溫的,像是滑進喉裡的茶。他猛地直起身,差點翻倒了托盤上的杯盤。

「一期哥不用緊張啦,我會保密的。」亂在唇前豎起食指,眨了眨眼睛。「不過好奇怪,鶴丸明明喜歡喝熱茶啊?」

「不……那個、不是……」一期張了張嘴,沒能吐出一句完整的句子來。


他突然想起上星期被剛煮好的咖哩燙了舌頭時,鶴丸當著他的面毫不留情地大笑。

他突然想起今天下午才目送大俱利為首的隊伍出去遠征,而燭台切也在那隊伍之中。

他突然想起,沒有被安排到工作的鶴丸在去萬屋之前問過他,要不要順便帶個伴手禮回來?

一期記得自己回說請帶鶴丸殿喜歡的東西就好。


想到自己吞進肚裡的那串曾被對方喻為萬屋最好吃的糰子,一期捂住了臉。

「一期哥?」

亂偏頭望著他。

「……沒事,我們走吧。」一期呼出一口長氣,首先踏出了步伐。

「嗯!」亂趕緊跟上一期,勾住他的手,笑盈盈地承諾:「我會幫一期哥保密的。」

在一期不解的目光下,亂悄悄地、把哥哥難得臉紅的模樣記在心裡。


月光灑在長廊上,映出了飄落滿地的粉色櫻瓣。



/end


只是想寫紅了整張臉的一期w
另外加入了一期=貓舌的設定,覺得因怕燙而小心翼翼對著熱茶或熱湯吹氣的一期莫名可愛(艸)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