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陌生人

-好想當電車痴漢啊(#





週五放學後的滿載電車對火神來說簡直是惡夢。

簡單一點想,就像籃球和籃框,把籃球扣入籃框時看起來似有通過的空間,但實際上那個空隙小得可以,快速通過倒還好,若要讓籃球擠在那個框內絕不會是太舒服的事情。

曾想過要不多花一點時間走回家,但每每社團活動結束後,火神的腦子裡就只剩下好想吃晚飯以及好想休息兩個念頭,而再回神時,他早已跟著前面踩著皮鞋、穿著不同校制服的女生一起擠進半滿的車廂裡了。


火神家離學校不算太遠,但要論近也還得站上個十來分鐘,他好歹有點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這種身高要是卡在門口絕對會變成第一號路障,所以不作聲地把靠近車門口的把手讓給那個女學生,自己默默往後頭擠去。

車子開動不到半分鐘,火神便收到一封短信,上頭連個主旨都沒,就簡簡單單一句『今天不打球?』黑字襯著白色的底扎進火神眼裡,讓他瞇起眼睛,卻沒注意到嘴角也跟著高高揚起。

『今天練習三倍,太累了,改天吧。』

把回信送出時,火神是有些惋惜的,和桐皇的球隊王牌私下約打球是這兩個星期才開始的事,甚至通訊錄上青峰大輝四個字上星期週末才正式進駐他的手機裡。最初他們只是意外在街籃場碰到面,後來乾脆在放學後定了一起打球的約。

並不是沒有硬頂著疲憊的身體赴約過,但那次外套才脫到一半他就被青峰罵了個臭頭,被一個不乖乖參加練習的人罵要愛護身體聽起來是有幾分詭異,但監督也叮嚀過不可以過度使用膝蓋或者手肘,儘管不甘願,日後凡是練習較重的日子火神都會回絕,並在心裡默默記著下次碰面一定要多打個幾十分鐘。

青峰回訊息的速度不快,再一次收到短信時已經又過了兩站,看著短短的『週二有空』幾個字,火神回了個『好』便送出。

這一站上車的人多,他往後一退,背便扺住了冷冰冰的扶桿,本想回頭看看有沒有空位可鑽,但迅速湧入車內的人潮讓火神進退不得,只得作罷。

日本的電車車廂除了擁擠以外似乎沒什麼好挑剔,但這點對他來說已經很致命。雖然他手長腳長,但反而不敢伸手去抓吊環,就怕手肘會不小心撞到別人的額頭或後腦勺,只要站的空間還夠,火神就會想辦法靠雙腳穩住身子,再不行也還能跟身旁的大叔擠一擠,借力使力讓自己保持平衡。

把手機塞進外套口袋時,電車正好要轉彎,火神被前方重心不穩撞上來的學生絆了腳,下意識伸手往後抓。

他抓了個實,穩住腳步沒讓自己跟著跌倒,但被他牢牢抓住的顯然不是扶桿,那個溫度和觸感比較像是……手。

他抓到了某個陌生人的手。

沒有空間回頭向對方道歉,火神一邊覺得尷尬一邊想先把手抽回,沒想到還沒出力,對方就先他一步收緊了手指、把他的手緊緊握住。

咦……咦?火神錯愕,心裡冒出了大大的問號。

如果剛才對方抓住他的手是出於好意要幫他保持平衡,那現在為什麼不願意放開?

知道在電車裡大聲說話很不禮貌,火神沒法出聲詢問,所以更加混亂起來,他甚至連黑子向他提過電車裡偶爾會出現痴漢這件事情都沒有想起。

還沒理清頭緒,電車就抵達了火神家那一站,他還想著要是對方仍舊不放手,或許要試著用蠻力把手抽回,沒想到車門才剛開,後頭的人便乾脆地鬆了手。

火神隨著同站下車的乘客踏出車廂,立刻回過頭往剛才他站的方向望去,但是那裡空蕩蕩的,只有兩個女學生靠著旁邊的車門聊天。

奇怪……剛才的觸感明明比較像男生的手,力氣很大、掌心也很粗糙,甚至感覺比他的手再更大一點。

隨著電車開動,火神的疑惑也愈來愈得不到解答,他緊緊皺起了眉頭,卻很快地在看見其中一節車廂裡的熟悉身影時舒展開來。

那麼高的個頭和黑膚,還有非常顯眼的桐皇西裝外套,除了青峰不會再有第二個人。

電車離站帶起的冷風讓火神縮了縮身子,他拉緊外套快步離開了月台。


原來青峰今天也搭這班車啊。

這個念頭蓋過了剛才堆積在腦海中的疑惑,火神走出車站、踏進了冷風裡。

「唔哇……好冷。」

他用力搓著手,熱度從掌心緩緩蔓延到手指末梢,腦袋裡莫名蹦出個想法,覺得手上的溫度好像有一半是那個陌生人留下的體溫。

就當作對方只是在幫他一把吧,這麼想就輕鬆多了。

把下半臉埋進圍巾裡,火神綻開了笑容。



/end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