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我在

-舊文搬運。10個月前(。)大半夜地震,震央離家很近,嚇得從床上跳起來,緩過神後就碼了這短打......大概是被震出腦洞來了XD

-青火沒有在交往。





火神自小在美國生活,對於地震沒什麼概念,僅有的記憶也都是很小時候的片段,幾年下來差不多忘了個精光。倒是回日本後黑子和其他一年級的跟他說了不少相關的消息,大概是怕他一個人住,碰上地震會不知道怎麼應變。

照大家說的在家裡準備好簡易的救生包,實際用上的次數是零,想來也是好的,畢竟黑子說過最好是備而不用。一年下來碰過幾次小地震,火神從最初嚇得奪門而出,到後來漸漸習慣,往往見晃動變小就繼續當時手頭上的事情。

比較令火神不解的是,每次碰到地震,推特上總是會瞬間充滿同樣的訊息,不外乎是『地震!』或者『有地震啊啊啊!』之類簡單的文字。

他好幾次想問黑子,是不是他們告訴他的流程錯了,應該要先發完訊息才能逃命?


睡前和父親通完視訊,火神正打算摁下關機鍵時便感覺到了晃動,對於地震已經不陌生也不會過度害怕,他只稍微留意了一下,確認家裡沒有什麼東西被晃掉。這次的地震也不大,晃動很快就停了,他重新點開網頁、打開推特,不意外地看見大家又在用同樣的訊息洗頻。

「竟然連辰也也發了啊......」看著不斷跳出來的新推,火神搔了搔腦袋,不知道這是不是變相地一種報平安方式,他思考著自己或許也該發個推,想想還是放棄了。

關上電腦,回覆了黑子傳來的問候簡訊、確認彼此都平安後他便回房睡覺去了,可惜才剛躺進被窩,鈍物撞上大門的聲音就把火神嚇得完全清醒過來,緊接著的是一連串鑰匙碰撞的聲響還有沉重的腳步聲。

小偷?喝醉酒的鄰居?要報警嗎?火神的腦袋還沒能順利運轉,房門就被推開,一個黑影連招呼都沒有就撲上了他的床。

「唔哇!等等、你......青峰?」

黑暗中這麼難看清楚輪廓的話應該是青峰吧?

「喂、你沒事......」

「你沒事吧?」

青峰打斷他的話,呼出的冷空氣拂過頸側,讓火神不禁打了個哆嗦。

正想回對方一句我人不是好好的在這還能有什麼事,猛然收緊的擁抱卻讓他差點換不上氣。

「推特也沒看見你消息傳簡訊也不回的,你想嚇死誰啊?混蛋。」

「簡訊?我只有看見黑子傳來的啊。」

愣愣地回完卻沒得到任何回應,火神這才發現抱著他的傢伙一點也不溫暖,大衣上滿是寒氣與溼氣。

剛搬回日本時,他並不是沒想過要是真的碰上地震該怎麼辦,但是想來想去覺得怕也沒有用,大家都有自己的家人要陪,再怎麼害怕他也只能自己挺過去。

剛才的地震沒讓他嚇著,現在眼眶卻突然發熱起來。

「你在這幹嘛?已經這麼晚了。」

「......只是剛好慢跑經過。」

「誰會在大半夜的穿著大衣慢跑啊?」

「吵死了別問!」

看來是他想錯了。就像黑子他們時時叮嚀有事情就打個電話連絡一樣,那些絕非是客套話。

他早就不是一個人了。


「我送你去搭車吧?」

火神輕輕推了推青峰僵硬的臂膀,儘管更想做的是緊緊抓牢。

「我要睡這。」

但是青峰搖了搖頭,把腦袋埋在他肩窩打死不抬起來,也沒有要放手的意思。

「待會又地震怎麼辦?我不會保護你的喔。」

乾燥的下唇被自己咬出血味,火神終是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埋在他肩頭的藍色短髮。

接著,他得到了更用力的擁抱,還有一個敲在耳邊的輕聲承諾──

「我在,我會保護你的。」



/end



评论(12)

热度(42)

  1. SCARLET茗菱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