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無自覺的Pocky Day

-沒有在交往





「咦?我出門時沒鎖嗎?」

火神提著兩袋食材回到家門口時,莫約晚上八點多,還沒吃晚餐使他的肚子不斷抗議,愈颳愈強的冷風也讓他只想趕緊回到家裡。

好不容易掏出鑰匙,抖著手插入鎖孔時卻發現大門根本沒有落鎖。

火神屏息,有點遲疑地轉開自家大門,他家沒什麼值錢的東西好偷,但如果真碰上小偷闖空門,還是得小心應對才行,總之安全為上。

不過很快的,在看見玄關那雙黑色球鞋時,他的警戒和小心翼翼就煙消雲散了。

「……那個混蛋峰!」

 

「火神──飯──」

「吵死了,滾回你自己家去!」

火神一邊繫上圍裙的綁帶,踏過逕自搬出暖桌的傢伙,把暖氣的風扇轉小。

有人比自己先回到家,打開家裡的暖氣、搬出暖桌,讓屋子變得溫暖,而不用一回到家還要面對和外頭差不多的滿室清冷,聽起來應該是再幸福不過的一件事,但火神卻高興不起來。

避開落在暖桌四周、滿地的寫真集和雜誌,他把暖桌上吃空的零食包裝和橘子皮掃進垃圾桶裡,同時把電視裡頭正上演的海灘美女特輯關掉,還不忘踩了在暖桌裡躺得暖和的傢伙幾腳。

「喂、喂,你都這樣對待客人的嗎?」

「我可不記得有邀請你來我家。」

「你都把備份鑰匙給我了,不就是隨時能來的意思?」青峰大輝掏了掏耳朵,換了個姿勢避開火神冷冰冰的腳板,伸長手撈過遙控器,可惜還沒來得及按下開關又被奪去。

「誰叫你每次都窩在門口等,衣服又不多穿點,我可不希望有人凍死在我家門前。」

直接把遙控器放回電視旁的收納架上,火神看了看滿地清涼寫真,還是決定先去做飯比較實際。

被蠢峰這麼一氣他更餓了,可惡。

「晚餐吃什麼?」

等人等了兩、三個小時,期間只吃了幾包餅乾,即使有寫真轉移注意力,但青峰也確確實實餓了。

「我沒有要煮你的份。」

火神踏進廚房,把剛剛買的材料一一拿出,惡聲惡氣地回。

「我想吃火鍋。」某人再接再厲。

「今天是壽喜燒啦!……你幹麻?」

一回頭火神才發現青峰跟在自己身後,見後者沒穿襪子直接踏進廚房,他把自己腳上踏著的拖鞋踢給對方。

「幫你洗菜。」

青峰伸出手,等待他把要洗的食材拿出來,火神盯著那雙因打球而長著厚繭的寬厚手掌,猜想有哪幾個薄繭是因為幫忙家務而新生的。

嘆了口氣,他把高麗菜和蘿蔔交到青峰手上。

「會冷就調溫水。」

「喔。」

 

冷天窩在暖桌裡吃壽喜燒是再幸福不過的事,就算旁邊窩著不請自來的食客,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火神扒完最後兩口飯,心滿意足地放下碗,心情也好了起來。

不用他開口青峰便把碗筷收拾到廚房,這是相處了近半年來終於培養出的默契。

算算從把備份鑰匙交給青峰到現在也有兩、三個月時間,他們吵架的次數沒有減少太多,但至少不會再像最初一樣相看兩相厭,從夏天到冬天,打了幾十場、幾百場球,對彼此的一些成見早就放下,也不會處處針鋒相對了。

其實青峰也不是那麼討人厭的傢伙,雖然會擅自等門、擅自取用他的食物或家具,也把他家當作自家一樣開心就來蹭個飯,不開心則來要飯要點心要消夜要炸雞塊,但偶爾會幫忙洗菜、下雨時會幫忙收衣服,最近也會主動在吃飽飯後把碗盤收去洗,除了伙食費及水電費增加了一些以外,並沒有造成他太大的麻煩。

最重要的是可以一起打球的時間多了不只一倍,也不用再自己一個人乾盯著球賽轉播,雖然火神不怕寂寞,但看比賽時身旁多一個人一起歡呼總是比較開心。

簡而言之,這樣的生活不算太壞。

轉到美食節目,聽著主持人講解食材如何挑選,火神有點昏昏欲睡,不想爬出溫暖的暖桌,但要是直接睡在這裡肯定是要感冒的。他只得想辦法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往包裡翻了一陣想找昨天新買的籃球雜誌,卻先翻出了一盒巧克力棒。

他沒有想太多,拆了包裝便吃起來,剛才吃完壽喜燒嘴裡還留有洋蔥的甜味,這下又混進了巧克力的味道,有點微妙。

青峰邊把手上的水滴抹在褲子上邊鑽回暖桌裡,見他在吃點心也伸手要了一根。

「我吃完了。」

火神把空空如也的袋子轉給他看,嘴裡叼著最後一根Pocky棒。

他不知道那一刻青峰在想什麼,或許只是反射動作,又或者是想鬧他玩,只知道回過神來時,他嘴裡的Pocky棒只剩下短短一截,而嘴唇上的巧克力醬被舔得乾乾淨淨。

青峰扔下一句「我去洗澡」就鑽進浴室裡了,留下慢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的火神。

把自己摔回暖桌裡,用暖桌被蓋住腦袋,他覺得身體很燙,尤其是嘴巴和臉,熱度慢慢爬向耳根,雖然搞不清楚為什麼,但火神知道絕對不是暖桌的緣故。

黑子和他提醒過,暖桌過熱會有燒傷的危險,要他小心使用,可是卻沒有告訴他,光的溫度比一切電器都要高熱。

火神大我活了十六年,頭一次體認到即使名字中帶個火字,也絕不會比青色的火焰來得灼人。

「搞什麼啊……這傢伙。」




/end



评论(1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