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黑火】Pocky Day

-好久不見的黑火





「火神君早安。」

「早......這是啥?」

火神放下背包,看著後座同學兼球隊搭檔道早時一同交給自己的東西。

「是巧克力口味的Pocky棒。」

「我知道啦。」火神搔了搔腦袋,他又不是看不懂包裝上的字「給我幹麻?」

「監督說,中午時帶著這個到體育館集合。」

「哈?」


 

和黑子並肩走下樓梯,走在前頭的是降旗、福田和河原,火神低頭看了看他們人手一盒的Pocky棒,實在搞不懂那個鬼點子多到不行的監督想做些什麼。想起上次這樣一起行動,是他們幾個一年級的聽監督命令拿著考卷到體育館報到,那次他可吃了不小的苦頭,光是想起通宵苦讀的幾個夜晚,火神就起了滿身冷汗。

雖然現下手上拿著的不是考卷而是餅乾,但他就是覺得不太安心。

「黑子,你有什麼頭緒嗎?」

步進體育館之時,火神終究忍不住問了一聲。

「嗯?」聽見他的叫喚,黑子抬起頭,望著他皺起的分岔眉,幾不可見地彎了下嘴角「我想大概……」

「喂、一年級的動作也太慢了吧!」

黑子的話被日向的吼聲猛地打斷,他們只得加快腳步跑過去集合。

里子的心情看起來很好,臉上的笑容堆得老高,看得火神心裡一驚,他覺得自己彷彿成了籠子裡待宰的雞,咕都不敢咕一聲。

「大家都有帶著吧?Pocky棒。」里子舉起手上的小盒子,把視線轉了過來「笨蛋神沒有一早就吃光了吧?」

「才沒有!……的說,還在啦。」

火神舉起手上握熱了的餅乾盒,前後搖了搖證明裡頭的Pocky棒都還在。

「那就沒問題了。」里子點了點頭,環視著眾人「還記得前兩天練習賽時自己犯的失誤嗎?」

沒料到話題會突然切進練習賽,大家頓時收起茫然的神色,身為隊長的日向最先反應過來,首先開了口「我的話……是恍神沒有接到伊月傳的球吧。」

犯的是很基本的錯誤,說起來實在有幾分尷尬,但日向自知自己不開口其他人肯定也不敢說話。

聽到日向開口,伊月也接著說「我在第三節剛開場時判斷失誤,沒注意到對方防守隊形正在切換就把球傳給了木吉,結果立刻被斷球。」

「我第四節的籃板沒有守好。」像是要緩和大家的氣氛,木吉笑了笑,順便稍做結論「雖然最後贏了,但我們其實可以贏得更漂亮的。」

隊裡的三大支柱都說完了,眾人自然把目光集中到王牌身上。

「第四節結束前我太心急了,非常抱歉。」黑子想了想,說出自認比較大的失誤。最後那個傳球應該傳給日向會比較好的,但他還是傳給了火神,結果堅持要灌籃的笨蛋再次表演了頭撞籃框的戲碼。

沒想到緊接著的火神搔了搔臉,一臉坦蕩地落下一句「我倒覺得沒什麼大問題啊……」

當天最不受控的王牌一說完,大家都垮下肩膀。

「火神你根本沒留意伊月的指揮吧!」

「第二節黑子傳給木吉的球還被你截了!」

「還有第一節被對方雙人包夾氣得帶球撞人,以及第四節……」

體育館頓時吵鬧起來,剛才緊張的氣氛銷散,眾人炮火集中在王牌身上,一個比一個還不留情,火神忍不住縮了縮肩膀,感覺自己快被大家指出的問題淹沒了。

各種聲音混雜,他聽進去的完整句子沒幾個,見大家一時也不打算消停,只好舉手投降。

「我、我知道了啦!我那天是比較心急嘛,誰叫對手那麼弱……痛!」

黑子一秒用手刀終結了火神的檢討。


里子有點無力地拍了拍手,再次拉回大家的注意力「好了好了,笨蛋神的部分晚點再說,大家有注意到最大的問題點了嗎?」

「配合度……下降了?」

降旗對練習賽的印象很深,雖然對手不強,但他們並沒有贏得很漂亮,當時在場邊看著就覺得不太對勁,如今想想應該是當天大家的配合與默契都沒有以往那麼好。

「對。我知道冬天將近身體會變得比較懶散,但是如果練習賽不能打出好成績,之後的大比賽可不妙喔?」里子很認真地提醒大家「所以說……」

「來培養一下感情吧!PockyGame!」

「哈啊?」

原本準備好要接受加倍的訓練行程,沒想到里子漾開笑容,舉起了手上的餅乾。

「結果說了這麼多,竟然是要玩PockyGame啊……還以為是訓練五倍呢。」

伊月最先反應過來,拍了拍胸膛,呼出一口大氣。

聽見伊月的話,里子一邊把他們兩兩拉成一組,笑容更濃了「大家玩完再訓練也不遲嘛。」


 

無言地看著黑子拆開餅乾包裝,火神有點焦躁地左顧右盼。

他緊張得半死結果監督只是想玩那什麼、Po……Pocky Game?明明跟籃球一點關係也沒有,哪個學校的球隊會這樣培養隊員感情的啊?

「監督說沒確實做完的話下午就取消自主練習。」

注意到他的浮躁,黑子輕聲提醒,換來火神更焦躁的一聲「我知道啦!」

「話說這不是大男人間玩的遊戲吧,搞不懂啊……黑子你還不如和二號玩。」

火神瞄了一眼從剛才就跟在黑子旁邊的毛茸茸小怪物,悄悄往後退了一步。

「二號,火神君說想跟你玩PockyGame喔。」

「汪!」

「唔哇啊啊才沒有!我知道了我做就是了啦」

在二號靠上來以前火神就投了降,換來黑子一臉似笑非笑。

「說起來,我在國中時也玩過這個呢。」

「啊?」火神愣了愣,國中的話不就是……「奇蹟世代也玩過這種東西啊?」

沒有否認,黑子點了點頭「是黃瀨君帶來的,休息時要大家一起玩,赤司君也沒有阻止。」

不太能想像那幾個自負又目中無人的傢伙會感情融洽地玩Pocky Game,火神皺起眉來,下一秒就看見黑子彎起嘴角,眼神變得柔和,語氣輕輕柔柔的,懷念著已逝的回憶。

「的確一開始沒有人打算理會黃瀨君,不過或許是受到氣氛驅使吧,最後玩掉了十幾盒巧克力棒,雖然大概有一半是紫原君吃完的。說起來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剛才監督提到要玩Pocky Game時,我還蠻開心的。」難得會一口氣說這麼多話,黑子頓了頓,撕開巧克力棒的包裝袋,挑出一根Pocky棒遞給火神「總之,我不覺得監督的做法毫無意義,也不覺得這會成為不好的回憶。火神君呢?」

儘管打過幾場比賽,和奇蹟世代裡頭的幾個人慢慢熟悉起來,火神卻從黑子眼裡看見了自己無法體會的情緒。雖然知道黑子只是在說服自己,但從他懷念的語氣裡,火神想到那些人也曾經要好過,曾經像誠凜的大家一樣打打鬧鬧、一起開心比賽,這是他從未經歷過的,屬於奇蹟世代之間的回憶。

對黑子來說,肯定無可取代。

不知怎麼心底又開始燥動起來,火神接下黑子遞來的巧克力棒,整個人蹲了下來,將沒有裹上巧克力那一段含在嘴裡,仰頭望著對方。

「快點吧,午休都要結束了。」

黑子微微瞪大眼睛,眨了眨眼。

火神也沒催他,只是安安靜靜地咬著Pocky棒,心想這種事情自己絕對不再做第二次。

「不好意思,可以請火神君閉上眼睛嗎?」

「嗯?」

本想回黑子要做快做別囉囉唆唆的,但是咬著巧克力棒不好開口,火神也懶得再多想,乾脆地閉上眼睛。

很快便聽到一聲細微的喀嚓聲,他睜開眼睛,看見黑子舉著手機。

「你搞什麼……唔!」

被對方的舉動弄得有些惱怒,火神罵到一半卻被突然湊近的黑子嚇得僵住了身子。後者咬走大半巧克力棒,還順手幫他抹去了嘴角邊的餅乾屑。

火神還未反應過來午休結束的鍾便打響了,混在嘈雜的鐘聲裡頭的,則是黑子輕輕蹭在他耳邊的笑語。

溫溫熱熱的,從耳根烙進了他心底。

「火神君,謝謝款待。」

 

 

後話

 

「喂、黑子,把你那天拍的照片刪掉。」

火神咬著伊比利豬排三明治,轉過頭瞪著自己後座正在拆吸管包裝的同班同學。

「我不太懂火神君在說什麼。」黑子眨了眨眼,逕自將吸管插入鋁箔包。

「少騙人了!快點刪掉啦!」

「不,我沒騙你,並沒有什麼照片喔。」

無視對方的大聲嚷嚷,黑子非常認真地回應。

同時將手機裡那段前幾日錄下的影片夾帶進簡訊裡,按下了發送鍵。



/end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