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粉色王牌的逆襲

-跟前一篇同樣的桐皇青火設定

-雖然是桐皇青火但一點也不帶感更不浪漫,只有兩個笨蛋(。




火神瞪著眼前緊閉的大門,準備按下第三次電鈴。

由於前幾天發下的小考考卷成績太差,他和青峰被桃井勒令假日要集中複習,地點就訂在青峰家裡。聽說晚一點今吉還會晃過來看看,說好聽點是拜訪,直白點就是查勤。

他好不容易才找出所有的考卷和作業,想了想還是沒把籃球塞進包裡。雖然桃井大多是用勸說的,但想到上一次他和青峰打鬧過頭,被發火的桃井按在餐桌前試菜,火神就覺得還是安分點比較好。

他一大早頂著大太陽走了一段路、轉了兩班車,抵達青峰家門前時,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十多分鐘。按下門鈴後火神等了一陣,卻遲遲沒有等到人來開門,往後退了一步,他看見青峰房間的窗戶緊閉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正開著冷氣。

按下第二次門鈴時他確定自己聽見東西被撞落的聲音,大概是鐵盆一類的東西,聲響持續了一陣才停止,而大門仍緊閉著。

熱得有些不耐煩,火神撈出手機發了簡訊喊人開門,正打算按下第三次電鈴時門終於開了。

「你這傢伙搞什麼啊!既然在家就……」

「火火抱歉!剛才定時器剛好響了,沒有注意到門鈴。」

看見開門的不是某個八成睡死的黑皮,而是甩著粉色馬尾的球隊經理,火神立刻噤了聲。

「抱、抱歉,我以為是蠢峰。」

桃井眨了眨眼,這才會意過來。

「別介意,火火先進來吧?阿大還在睡。」

火神頓了一會,把差點衝出口的問句吞回去,跟在桃井後頭進了房子。

滿屋子都是砂糖的甜味,不知道桃井又在做什麼點心。

「需要幫忙嗎?」看見料理台上有一盆還沒攪勻的麵糊,火神出聲詢問。

桃井順著他的視線望過去,有點尷尬地笑了。

「那個是失敗作啦……如果火火要幫忙的話,待會幫我試吃看看吧?」

火神一瞬間只想痛揍十秒前開口的自己。

大概是看見他的表情有點僵住,桃井微微收起嘴角的弧度,推著他的背出了廚房。

「開玩笑的,我會自己試吃啦。火火去喊阿大起來吧,我把廚房收拾一下。」

「留一片給我,呃、我還沒吃早餐,所以……」沒有漏看桃井臉上閃過的失望表情,火神即使不擅長與女孩子應對,也知道自己的舉動有點失禮。

他記得今吉前輩有說過的那啥,要有風度?總之不能讓女孩子難過就是了。

桃井愣了愣,這才重新揚起笑容,繼續推著他到了樓梯間。

「那我就留一半吧,火火跟阿大待會可以一起吃。」

「喔……嗯。」

打定主意要趁青峰意識不清時把點心全塞進對方嘴裡,火神回頭瞄了一眼,看見女孩哼著歌晃回廚房,才抬起腳步上樓。

認識青峰和桃井三個月,偶爾他還是覺得自己和那兩個人其實很陌生。雖然午餐時間都會一起吃飯,假日也常常碰面,但是看著青峰和桃井相處時,他偶爾會覺得自己像個局外人。

什麼話能說、哪些話不該問,他都沒有個底。就像剛才桃井開門時,他連一句「妳幾點到的?」都問不出口。

再怎麼說這兩個人本來就從小認識,感情好也是理所當然的,計較這些小事的自己也太過煩人了吧。

甩了甩頭,把剛才一瞬間積在胸口的煩悶感甩開,火神推開了青峰的房門,才張開口要喊人就愣住了。

……桐皇王牌抱著貓咪娃娃睡覺的畫面要讓新聞社的人拿到,不知道會不會變成本季校內報紙頭版?

火神頓下腳步,不知道該不該踏入那個彷彿異世界的房間。

雖然他早就知道青峰對一些女孩子會喜歡的小東西很有研究,也愛收集有的沒的小公仔,甚至十分堅持兔子娃娃要是粉紅色的,但實際看見一個超過一米九的大男人抱著貓咪娃娃睡覺還是衝擊挺大。

如果對方是抱著小麻衣抱枕不知道畫面會不會和諧一點?……還是算了。

火神把背包放在床邊,坐了下來。

床上習慣裸睡的傢伙睡得很熟,原本蓋在身上的薄被早被踢到床角,光裸的胸膛上壓著一個目測一米長的黑貓抱枕,冷氣溫度調得很低,讓他同樣光裸的手臂上泛起點點疙瘩。

青峰緊皺著眉,嘴巴微微開闔著,不知道在嘟嚷些什麼。

火神突然覺得有點好笑。今吉他們私底下偶爾會喊青峰是桐皇的豹子,現在大貓抱著小貓睡得正熟,還一副難受的表情。

他揉了揉對方皺緊的眉間,試著想把黑貓抱枕抽開,卻反被抓住了手。

青峰無意識地收緊手臂,把火神的手連著抱枕抱得死緊。明明都是男人,火神卻有些彆扭起來,他的手被夾在抱枕跟青峰的胸膛間,後者的心跳連著體溫傳上他的手臂,清晰又燙人。

「喂、蠢峰。」火神嘗試著喊他,「你要睡到幾點啊?快起來!」

「嗯……」

沒有意義的音節竄出喉頭,青峰的眉間皺得更緊了。

試著把自己的右手抽開,卻反被抱得更緊,火神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直接把人踹醒看看?但他現在的動作根本無法施力。

喊醒對方?有用的話這混蛋早就醒了,哪用得著他這樣煩惱。

「……唔、嗯嗯……」

青峰有點恍惚的睜開眼,藍瞳還未對焦,就先揚起一抹奇怪的笑容。

「嘿嘿……麻衣……」

「……」


桃井是在聽見青峰的慘叫後上樓的。

她推開門時只看見自家兩個王牌扭在一起對罵,顯然是剛醒的那個鼻子有著清晰的牙印,正不甘示弱地反咬大概是好心叫醒他的火神。

「阿大你們在幹麻啊……啊、不可以咬火火啦!」

火神雖然算在健康膚色的範圍內,但也經不起帶著起床氣的狠咬,臉頰立刻出現深深的咬痕。

青峰不知道清醒沒有,抓著人狂咬一陣就是沒打算鬆口,直到桃井把掉在床邊的粉色兔子娃娃一把塞進他懷裡。

「啊?兔子。」

拿到兔子娃娃的傢伙立刻鬆口又鬆手,被子一捲又倒了回去,絲毫不管火神死活。

「你這混蛋!」

「吵死了滾出去。」

阻止看似想撲上去咬人的火神,桃井拉著人到一旁。

「抱歉啊火火,阿大他國中就這樣了,有一陣子很頻繁,合宿時哲君他們都很頭痛。」

「那傢伙到底搞什麼……起床氣也太誇張了。」

按著火辣辣發疼的臉頰,火神打定主意未來桐皇合宿絕對不跟青峰睡同一間。

「那個啊、其實是因為娃娃拿去洗了。」

「哈?」

瞄了眼抱著兔子娃娃又滿足睡去的混蛋,火神皺起眉。

注意到火神的視線,桃井壓低音量,「阿大有一個很喜歡的娃娃,通常抱著那個就不太會有起床氣,前陣子被阿姨拿去洗了,現在這些都是備用的,不過效果有限。」

聽著桃井像是動物園導覽員在解說如何安撫大型肉食動物一樣,火神聽得一愣一愣的,滿肚子火找不到地方可發,頓時消散了去。

「沒有比較有效的備案嗎?」

「這個嘛……目前好像是沒有。」桃井滿臉無奈。

 

至於在十分多鐘後抵達青峰家的今吉看見的又是另一回事了。


「這該怎麼說呢?我們家王牌感情真好啊。」

無視火神發出的求救,今吉笑著翻出手機拍照。

「這麼說來,阿大之前的老虎娃娃差不多就快兩米高呢。」

「桃井!」

「那以後合宿就可以這麼安排了,火神、青峰和若松同一間,應該會很有趣吧。」對青峰的起床氣早有耳聞的桐皇球隊隊長如此決定。

「今吉前輩……!」

「啊、餅乾好像烤好了,前輩要不要吃一點?」

聽見樓下傳來定時器的聲響,桃井率先走了出去。

「就這一點,還是請饒了我吧。」今吉頓時扭曲了表情,但還是跟著走了出去,留下兩隻大貓的恩怨讓他們自己去了。

看見房門在自己眼前關上,扣在腰腹的手臂還是一點也沒有放鬆的跡象,火神的一切掙扎都是徒勞。

「嗯呼麻衣……」

「夠了啊混蛋青峰大輝!」



/end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