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早安

-迷你短打

-青火已交往設定





火神今天起得很早。

拉開壓在自己身上的黝黑手臂時,他才注意到天還沒全亮,外頭亮晃晃的街燈鑽過窗簾縫隙透進房內,在睡於靠窗那側的人臉上刮出幾道陰影。

青峰睡得很熟,絲毫不被他的動作打擾,即使手臂被推開,也只是從鼻頭竄出了一聲短促又不明顯的哼聲。

比對方早起的情況並不罕見,但是火神鮮少會這樣看著青峰的臉發起呆來。他平時總是鑽出硬梆梆的懷抱後就去梳洗和準備早餐,培根和荷包蛋起鍋時,青峰會拖著滿身傭懶踱進廚房,掛在他背上討價還價,拒絕沙拉裡的青椒或者番茄,或者拖延一點晨練的時間。

青峰意外的沒有起床氣,只是火神寧可一早對嗆幾句讓彼此都清醒一點,也不要對方趁他低頭擺盤時在頸後留下那些短時間內不會消去的吻痕。

打起籃球特別俐落的大掌從來不會安分,扯扯圍裙的綁帶就罷,偶爾繞到前面扯他褲頭時火神就不會客氣了。

空腹被肘擊的滋味絕對不好受,可青峰的記憶力大概如髮線,年紀愈大愈後退,前一天還嚷著火神暴力,後一天就又不死心地去扯他運動褲的綁帶。因此火神總恨不得自己每天早起半小時,至少早點做完早餐,還多點時間可以專心和青峰打鬧,他也才不會五次有三次都落居下風。只可惜自青峰常態性進註他家後,他從沒有一天能十點前入睡。

今天可謂是個意外,起得早,腦袋也不會昏昏沉沉,但火神卻遲遲沒有動作。他盯著青峰的睡顏,阻斷自己想伸手去撥後者瀏海的衝動,儘管天色明亮得讓他得以看見幾絲細髮已經觸到對方眼睫。

他脖子上的吻痕已經隱去多時,早晨的打鬧好像也是很久以前的事。

無聲地嘆了口氣,火神背過窗、背過冷戰多天的同居人,重新鑽回了被窩裡。秋天已經過了一半,日子忽暖忽涼,讓他忍不住抓緊了薄薄的秋被,在設定好的鬧鐘響起以前,把自己再次扔回夢鄉。


差不多是在聽見清晨鳥鳴的時候,火神感覺到剛才被自己推開的手臂又重新纏了上來,這次不單單只是擱著,而是環過他的腰,輕柔卻不容拒絕地摟著。

他沒有力氣去阻止落在後頸的碎吻,只能在意識飄遠前決定,今天早餐的沙拉或許多放幾隻脆口的蝦吧,儘管處理起來比較費時。

然後,如果青峰又來煩他或是扯他圍裙的話,他這次一定會認真地反擊。

並不是順著對方的意打鬧,只是......只是偶爾遲一些些出門,也不是什麼壞事。

又或許出門前,青峰會久違地在他頰邊偷一個吻。

然後、然後,一切都會回到軌道上。

太好了。


他沒有意識到自己微微彎起的嘴角,當然,也沒有注意到那個輕輕啄在嘴角邊的吻,伴隨著低低的呢喃。

『早安,大我。』



/end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