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短瀏海

-官方家庭設定有





落著雨的假日令人煩悶,和著冷空氣灌進屋內的潮濕氣息讓火神忍不住皺了皺鼻子,心想又快到要拿烘被機出來的季節了。

今年的夏天走得很急,每兩天一次的球隊練習、每週兩次和青峰的一對一,日子就這樣蒸發在炎陽下,和三分球入籃的速度一樣,快得令人措手不及。

把最後一口蛋包飯塞進嘴裡,火神盤算著待會或許先吸個地,等雨小一點就到街籃場晃晃。一旁的青峰像是被雨抽乾了力氣,懶懶地躺在他腿上,聽見他的計畫只應了個不長不短的「嗯」。

東西放久了會生鏽發霉,人也是。不過兩天沒打球,火神就覺得關節已經開始嘎嘎作響,渾身像泡在冷水裡一樣,提不起勁。

這樣下去可不行,下星期還有練習賽要打,儘管對手不是很強,他也不想用這種狀態上場。

火神抹了抹臉,想把沾裹上的水氣一起抹掉,放下手時,近在眼前的黝黑指尖讓他愣了愣,一時半刻沒做出反應。

「你的瀏海是不是長啦?好礙事。」

隨著觸在額上的指尖傳來的是這樣沒頭沒尾的一句話,火神沒揮開青峰的手,僅是低下頭和他對望。

「大概吧……暑假過後都沒剪。」

「不剪嗎?我記得你小時候瀏海挺短的啊。」青峰捲著他落在額前的髮絲把玩,還瞄了眼放在櫃子上的相片,上頭是他和冰室與阿列克斯在美國時拍的相片。

「剪不剪都沒差,打球時撥到旁邊夾起來就好了。」

暑假時,奇蹟世代所在的各校聚集一起打過幾場街頭籃球,某次他和高尾分到一隊,對方問他瀏海這麼長打球不會遮到視線嗎?一邊笑著塞了個髮夾給他。火神一開始有點排拒,後來發現把瀏海夾起來確實更能集中後就欣然接受了,現在和青峰打球時他也會把過長的瀏海夾起來,直到連夾子都固定不住的長度才去俢剪。

青峰嘆了口氣,撐起身子,一把撩開他的瀏海在額上吻了一口。

「我指的是這種時候很礙事啊,籃球笨蛋。」

「你說什、」


『大我的瀏海長了呢,媽媽幫你剪吧?不然晚安吻時好麻煩喔。』

 

完全不同的聲調混著青峰的聲音一起鑽進腦內,火神猛然噤了聲,僵住身子。

他以前的確是習慣留著短瀏海的,每次瀏海一長,母親就會要他坐在椅子上,用剪刀幫他俢剪。

他還記得閉上眼睛時一切感官都變得敏銳,剪刀的喀嚓聲、落下的瀏海劃過鼻尖的感覺,還有母親不時擦過自己臉頰的手指,明明那麼蒼白,卻溫暖得不可思議。

因勞動而帶著薄繭的手指摸起來並不光滑,但是火神很喜歡臉頰被碰觸的感覺,那是非常、非常溫柔的……

 

「笨神?」

火神震了震,意識到自己剛才恍了神。

「怎麼了?你眼睛好紅。」青峰捧著他的臉,眉間微微蹙緊。

因長年打球而長著厚繭的指腹抵在他的眼瞼,緩慢地來來回回撫著。

「……沒什麼。待會雨停了就去剪吧,瀏海。」火神輕輕搖了搖頭,雙手覆上青峰的手背,感覺到熱度緩緩傳上自己的掌心。

溫暖得,不可思議。




/end



印象中火神好像有說過他是和父母一起去美國的,而火神小時候瀏海都很短,直到回日本時才留長,所以忍不住去想,會不會是因為那個時候還有媽媽幫忙打理呢?......帶著這樣的想法寫了這篇。
就算媽媽不在了,身邊還是有很多很溫柔的人在的,所以火神也會更加更加堅強的吧。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