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捨得

-時間點為冬季盃後,有提到一點誠凜洛山戰的劇情,怕捏請慎點

-還沒有在交往



──要是放棄的話就什麼都無法得到了。

 


青峰半瞇著眼,整個身體陷在柔軟的沙發裡。

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甜味,還有料理發散出的香氣。

看來沒有照燒啊......好可惜。他翻過身,正好聽見電鍋響起米飯煮好了的提醒鈴聲,與此同時他的胃也跟著叫囂起來。

整整一個下午被太陽燒烤著的街頭球場一對一果然還是太耗人體力,尤其當和一個不知節制為何物的籃球笨蛋對上時,中午或者下午,下午或者晚上,都不再有分界與意義。

今天也是,他們一路打到喝乾了帶出門的水,喘著大氣的火神才終於頓了頓,問他要不要去便利商店買水。雖然青峰更想回答對方都打四個多小時了乾脆回家吧,但火神沾了汗水的髮絲在烈日底下閃閃發亮,讓他看著望著一時愣了神,反應過來時自己早已點了頭。

怎麼每次都是自己在妥協……青峰在心底悶悶地嘖了聲,卻也無法認真地生氣起來,畢竟他也不是不懂那種拋下一切顧慮、只專注在眼前的好對手,全心留意著對方的呼吸與動作、繃緊了神經到疼痛的地步卻樂此不疲的感覺,大口換氣時可以聽見心臟大力鼓動的聲響,抹去頰邊的汗水時滿腔都是止不住的興奮,血液在炎陽底下沸騰,除了彼此以外,完全沒有精力可以思考別的事情。

想要更多。

想要從對方那裡奪取更多,更多更多只對自己展露的強烈目光。

青峰一直很享受互相追逐與掠奪的感覺,他會以自己的利牙回報對方的追咬,會以自己的尖爪迎擊對方的攻勢,一次又一次。

而下場就是每次回到火神家洗完澡後,青峰都會把自己摔進沙發裡,連一根手指都不想移動。

他抬眼望向在廚房裡忙碌的火神,再次體認了對方無止盡的體力與活力。青峰還記得火神在冬季盃的冠軍賽上劈頭就進了zone時,自己曾擔心過很快就會看見一個體力耗盡的笨蛋,但是火神非但沒有倒下,而是一直支撐到比賽結束,甚至冬季盃結束後沒幾天後就傳了訊息給他,要他不准忘記那個中斷的一對一,尾末還附了一句不如這星期假日就來打球吧?

真是怪物啊這傢伙。青峰偷偷咋舌,卻不討厭火神這種有籃球一切都好的性子,這會讓他想起幾年前某個以為能夠一輩子開心打球,但終是在受挫時說出『籃球很無趣啊』這種話來的小毛頭。可他想起那個天真傻氣的笑容時,已經不再覺得羞恥或疼痛。

幸好,什麼東西不能輕易捨去,這點青峰還是明白的。

就像他從來無法真正將籃球推開一樣。

 

「完成!」

火神轉上瓦斯,伸手到背後拉開圍裙的綁帶,青峰直望著,沒有動作也沒有出聲,直到前者將晚餐端到客廳,他才慵慵懶懶地伸了個大懶腰,手臂和腳板懸空在沙發外頭,手指先是繃緊大張而後再用力收緊,彷彿一瞬間抓住了什麼,被他緊緊攫在掌心。

「醒了就起來吃飯,別佔著沙發。」

火神抬起腳踹他,力道不輕不重,並不疼,但青峰還是故意唉了幾聲才拖著疲憊的身體爬下沙發。

雖然沒有照燒,但滿滿一盤炸雞塊也足夠痛快,兩塊肉下肚,青峰的胃口也開了,原本累到沒什麼胃口,這下倒是十來分鐘就把飯菜掃得一乾二淨……一些蔬菜除外。

「喂你別挑食。」

火神看著被他挑開的四季豆,分岔眉皺了起來。

「有苦味。」

青峰銜著筷子,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就算對方煮的菜很美味,他還是無法接受那些本身味道就不太好的蔬菜,咖哩裡頭的紅蘿蔔已經是他很大的讓步了。

但顯然火神沒可能這麼容易放行,硬是夾起那些被他推到盤子角落的四季豆,遞到他眼前。

「我用醬油和糖煮的,保證不苦。」

「我才不……」

「青峰。」

火神沒有多說什麼,就只是喊了他的名字,還有那從未離開過他身上的灼熱視線。

青峰不是那麼容易妥協的人,但這次他沒有掙扎太久,大概是在火神浮空的手開始打顫前他便一口咬了上去,醬汁的甜味瞬間蓋過了蔬菜本身的淡淡苦澀,並不像想像中那麼難入口。

「好吃吧?」

「……還行。」

望著火神得意起來的笑臉,他瞇起眼,舔去了嘴角邊的醬汁,微微彎起嘴角。

 


要是放棄的話,就什麼都無法得到了。

原本以為會是這樣的。

但是最近青峰發現,放棄不可一世的狂妄、放棄把自己孤立在無人能觸的高嶺上,換來的並不全然是無。

他已經得到了自己渴望已久的東西,只要伸出手就能碰觸到,只要收緊掌心,這個人就絕對不會掙開他。或許正是如此,所以他才會選擇逐漸放棄那個以張狂和目中無人組成的自己,把最純粹的、沒有絲毫包裝的孩子氣與笑容留給對方。

 

火神,火神大我。

他張開口,無聲地將這名字珍珍惜惜地含在口中,甜味四溢。

這就是捨棄過去以後,現在的青峰大輝得到的全部。



/end



聽完黑籃放送委員會117回後一直記著青峰那句台詞

『要是放棄的話就什麼都無法得到』

青峰沒有完全放棄一切真是太好了,青火能相遇真是太好了!!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