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無自覺撒嬌

-很短,只是想寫睡醒前撒嬌的小片段



青峰難得在假日早起。

或許是房間太悶的關係,他一早渾身是汗的熱醒,睡在裏側的火神倒完全不被他起身的動作干擾,大張的嘴邊還流著口水。

青峰坐起身後就沒了動作,只是盯著那平時總比他早醒的傢伙瞧。

該叫火神起來嗎?好想吃早餐……

用還未完全正常運轉起來的腦袋思考了一陣,青峰終究還是無視開始哀嚎的肚子,同時摸到自己殘存的良心,沒把昨晚莫約半夜才睡著的火神喊醒。

算了,隨便弄點什麼吃吧。

下了決定後青峰倒是乾脆,套上工字背心就下了床,走出房間前還不忘把房裡的大窗打開,讓空氣得以流通。

他們昨天才一起去超市採買過,食材絕對充足。火神家吃西式早餐居多,青峰一開始還不太習慣,後來倒覺得方便許多,至少他不用研究味噌湯裡要加多少蔥花與豆腐,只要把吐司抹上奶油丟進烤麵包機裡就可以了。

他也喜歡荷包蛋和培根一類很容易煎熟的東西,被火神餵養了一段時間,他已經改掉肚子餓就去泡泡麵吃的習慣,與其吃調味包湯頭不如沖杯拿鐵配簡單易做的三明治。


就在青峰熱好平底鍋、正要倒油的時候,背後一個暖暖熱熱的東西突然貼了上來。

「唔哇!什麼……火神?」

青峰著實被嚇了一跳,好不容易穩住沒讓手上的植物油大半都進了鍋子,他關上爐火,一側過頭就瞄到蹭在他肩膀上的紅色腦袋。

「你想嚇死我嗎?笨蛋。這樣很危險耶!」

火神的手扣在他腰上,沒理會他的叫喚,只是用力收緊了手臂。

搞什麼啊?這傢伙。青峰本想把對方推開,才伸出手又有些遲疑地停下了動作。

火神現下的動作他異常熟悉,似乎常常都……等等。青峰愣了愣。這不是他自己平常會做的事情嗎?

他很愛在火神做菜時從後頭抱上去,雖然幾乎每次都會被罵,但是看到火神一邊做料理一邊顧慮他的模樣就讓青峰覺得滿足。

「喂、笨神,放開。」

意識到這點後青峰莫名有點彆扭和緊張,先不說火神鮮少主動黏著他,這樣的距離和空間他實在很難動作,連倒個油都有點心驚膽顫,就怕不小心會害後頭那個八成還沒清醒的笨蛋燙著。

「火─神──」

青峰試著想扯開對方的手,卻換得了力道大到讓肋骨發疼的擁抱。

「唔……不要……」

火神轉了轉腦袋,硬刺的頭髮掃到他的頸後,讓青峰下意識縮了縮脖子。他大大嘆出口氣,心底那些亂七八糟的混亂情緒頓時消失殆盡。

這是要他怎麼生氣得起來啊,笨蛋。

想起火神每次嘴上雖罵卻還是都放任他抱著,青峰伸手揉了揉仍埋在他肩上的腦袋瓜,扭開瓦斯爐,小心翼翼地重新開始準備早餐。


既然氣不起來,就當做享受吧,畢竟這可是非常難得的情況。

盯著鍋中微微捲起的培根,青峰彎了彎嘴角,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

他開始期待待會火神醒來、意識到自己撒嬌的舉動時,會露出多讓人忍不住想擁抱住的表情了。



/end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