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黑】笑顏

※安定守護光組的黑子出沒

※雖然是青火,但是青峰基本上沒有出現(?

※因為玄太畫的青峰生賀圖而炸出的腦洞,玄太LFT請點此<



「發生了什麼好事嗎?火神君。」

「……唔哇!──痛!」

黑子哲也單手摀住耳朵,等待鐵櫃被鈍物撞擊所發出的巨大聲響散去,另一手則緊緊抓著還有大半杯的香草奶昔。

「黑子你這混蛋……你剛才不是說要走了嗎!」

看著剛才因驚嚇而直往一旁鐵櫃上撞的自家王牌,黑子比了比櫃子旁被擱置的紙袋。

「我忘記拿要還的書了。」他看著對方泛紅的眼角和眨出的淚水,有點無奈,又有點好奇「火神君才是,怎麼一個人留在更衣室裡?」

球隊的練習莫約一個多小時前就結束了,今天負責鎖門的人是他和火神,原本打算要一起離開,但黑子突然想起速食店的奶昔特價時段只到六點,便將鑰匙託給對方,自己先離校了。

半途發現忘記把要還的書籍一起帶走時黑子還苦惱了一陣,他抱著碰運氣的心態回到學校,沒想到更衣室不但大門敞開,自家搭檔還窩在鐵櫃旁專注地按手機,臉上若有似無的笑容讓平時懾人的氣勢斂去不少,要是高一新生看見大概會目瞪口呆吧。

這種表情他並不陌生,或者說,最近愈來愈常看見了。

雖然沒有詢問過,但並不代表黑子不好奇。

遠遠觀察了一段時間,火神都沒有發現到他的出現,黑子多少起了點玩心,刻意把氣息壓低,直到離火神僅兩步遠的距離才開口。

沒想到對方的反應會這麼大。

自從升上高二以後火神就很少會被他嚇到了,就算偶爾被嚇到,驚嚇的反應也不像最初剛認識時那麼誇張。

該怎麼說呢……有點懷念吶。

「你笑什麼啊,混蛋!超級痛的耶!」

火神齜牙咧嘴地嚷叫起來,好像下一步就要衝上來扯他領子了。

黑子沒有退開,而是向前走了兩步,朝他那單純笨拙的搭檔伸出了手。

「想像得出來,火神君剛才是全力撞上去的呢。我很抱歉,應該沒有害你撞得更笨吧?」幸好前幾天才大掃除過,鐵櫃上已經沒有什麼雜物,不然他大概會見證誠凜球隊王牌被活埋的歷史性一刻。

「你這傢伙根本沒有抱歉的意思吧......」

火神撇了撇嘴,但還是抓著黑子比他小上一圈的單薄手掌站起身來,拍去褲子沾上的灰塵。

注意到火神手上還抓著手機,黑子吸了口香草奶昔,又一次詢問。

「火神君還沒回答我,發生了什麼好事嗎?」

「啊?也沒......沒什麼啦。」

黑子緩緩地眨了眨眼睛,視線沒有離開過那個一藏了事就會開始浮躁不安的搭檔。

這點可不能讓一年級們知道,不然王牌的威嚴真的要歸零了啊。

火神搔了搔臉,顯然不知道該怎麼隨口帶過話題。黑子沒有逼他開口,但是滿室的沉默反而讓他覺得尷尬。

掙扎的時間不算太久,他很快就在黑子的目光下投降,長長嘆了一口氣後彷彿壯士斷腕一樣迅速地將一直拿在手上的手機交到對方手上。

「你、你可別告訴他喔!那傢伙一定會要我刪掉的。」

黑子接過手機,他知道火神沒有設密碼的習慣,手指輕滑過螢幕就能解開屏幕鎖。

上頭是一張照片,而照片上的人他並不陌生。

微微瞪大眼睛,黑子很快反應過來,瞭然地勾起了笑容。

「別笑啊你......」

火神自暴自棄地蹲下身去,把臉埋在雙膝之間,悶悶的語句裡半摻著彆扭半摻著抱怨。

黑子沒有笑,只是慎重地將手機交還給他。

「我不會說的,作為交換,請把照片傳給我吧。下次還有機會拍到類似的畫面也請務必跟我分享。」

 

 

和火神在十字路口分別時,黑子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幾下。

他滑開螢幕,看見一封新簡訊,毫不猶豫地點開。

畫面上是一張照片,和剛才火神給他看的照片非常相似,只是主角換了個人而已。

同樣都是蔚藍的天空襯做背景,畫面中央抱著籃球的人笑得開懷,露出了小巧的虎牙。

差別只在剛才那張的主角朝鏡頭比了個勝利的手勢,現在這張照片上的人則是做勢要跟拍攝的人碰拳,以及兩者顏色不同、卻都同樣被陽光映得閃閃發亮的張揚髮色。

看見簡訊上『哲你要的封口費』幾個字,黑子彎起嘴角,在心裡輕輕許下願望。

 

──希望能永遠看見他們的笑容。

 

 

 


因為設成桌布太羞恥,所以最後火神把它設成了青峰來電的顯示圖。


/end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