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黃火】眷戀的溫度

-黃火日壓線

-煩瀨出沒注意



『小火神我在車站了,五分鐘後請用熱烈的擁抱迎接我(*・∀-)☆』

 

火神將最後一個盤子擦乾放到架上時,收到了這樣的簡訊。
雖然很想當作不知道這回事,但五分鐘後他還是拿著乾毛巾站在玄關等著,準備好迎接某個九成沒帶傘的傢伙。
電鈴準時響起,火神打開大門同時要遞上毛巾,卻在看見來人的笑臉時嚇得往後退了一步。
「欸欸──小火神好過份!說好的晚安吻呢!我可是一路……」
「總之你先進來!」
火神可沒忘記之前搭電梯要去買東西時被樓下的媽媽攔住,對方揚著極度燦爛的笑容問他是不是某知名模特的朋友,還請他幫忙要簽名。雖然不是每個鄰居都看過黃瀨出入他家,但這笨蛋要是繼續站在走廊這樣大喊遲早所有人都會知道。
把人一把拉進玄關,火神才關上門,還沒來得及上鎖就感覺到濕答答的水氣從背後襲上。
「你全身又濕又黏的別抱過來。」
「反正小火神也還沒洗澡吧,沒關係的吧?」
黃瀨眨了眨眼睛,看起來再無辜不過,像是在努力徵求他的同意,但不是第一天認識這個人,火神才沒這麼容易上當,他清清楚楚看見對方眼底閃著光亮,而剛才那句話直譯根本就是『待會一起洗澡吧』。

下意識微微後傾著上身不讓黃瀨的臉湊上來,火神撇開臉。
「小火神……」
雖然沒有看著對方的臉,可他就是該死地知道黃瀨現在肯定用大狗央求點心一樣的表情面對自己。
火神吞了口口水,好不容易憋出一句抱歉。
「你先去換衣服。」
黃瀨沒有應話,但火神感覺到了仍停留在他右臉的強烈視線。
「我、我現在沒辦法面對你的臉啦!」
「欸?」鼓起的雙頰因為脫口而出的疑問消了下去,黃瀨眨眨眼睛,摸不清頭緒。
是他做了什麼嗎?還是火神背著他做了什麼?
他知道火神是不擅長說謊的性子,就像現在,後者臉上的困窘一覽無疑。
「……因為很趕所以忘記帶傘,待會沖過澡就好了,不會生病給小火神添麻煩的。」
雖然看得出火神不是在生氣,但黃瀨還是就著他能想到的問題先道歉,畢竟大老遠搭車趕來,卻被戀人這樣冷漠對待可不是他所樂見。
「你每次都說很趕……唔!」
火神下意識轉回頭罵人,卻在對上黃瀨的視線時又慌亂地轉開。
「抱歉,我真的……」大概是感覺到對方的情緒瞬間低落下去,火神努力克制自己的表情,他深呼吸一口氣,僵硬地轉回頭面對黃瀨。 

「黃瀨,拜託你,先去把臉洗乾淨好嗎?」
「哈?」

   

五分鐘後,浴室傳出了慘叫。

剛才聽完火神的話,黃瀨帶著疑惑走進浴室,接著在視線對上鏡子的那瞬間大叫出聲。
他今天的工作是要拍攝迎合鬼月的雜誌專題,化妝師特地幫他上了很重的妝,厚厚一層偏白的粉底再加上誇張的眼妝,甚至搽了顏色較亮的口紅,拍出來的效果連他自己都很滿意。
雖然習慣卸完妝再離開,但這次拍攝結束的時間比預定要晚,加上已經是晚上,黃瀨想天色這麼暗不會有多少人注意到,所以戴上帽子就匆匆離開,趕著到火神家來。
……而他完全忘記臉上的妝根本不防水。

難怪剛才路邊有幾個大嬸直盯著他看,他還露出標準營業用笑容跟她們打招呼……抹掉臉上又黑又紅的妝,黃瀨哭喪著表情把臉洗好,這才推開浴室門接過火神幫他準備的換洗衣物。
「對不起啦小火神──」知道火神怕鬼,剛才還要努力盯著他那臉比鬼怪還恐怖的妝,一定嚇得不輕吧。

「沒事,只是覺得對你有點抱歉。」
方才一開門看見黃瀨臉上糊成一團的妝的確嚇了他一跳,後來則是愈看愈想笑。他知道黃瀨很在乎這些,要是他真的當場笑出來對方大概會難過,就像黃瀨第一次在工作完後直接來找他,當時火神毫不掩飾地大笑對方妝濃得誇張,雖然後者邊嚷著好過份邊跟著他一起笑,但接下來他都沒再看過黃瀨帶著妝來見他。
畢竟黃瀨是模特兒,如果他笑出來的話有點像是瞧不起對方的工作一樣。
火神撓了撓後腦勺,臉上滿是歉意。
黃瀨盯著他看了一陣子都沒說話,只是微微扯開笑容,不是工作用的那種,而是黃瀨私底下較常露出的淺笑,這讓火神感到心安。
「沒關係的,小火神別想太多。」把乾衣服放到置衣架上,黃瀨轉身拿起了蓮蓬頭。
看對方應該沒有生氣,火神點點頭應了聲嗯,就真的當做沒事了。
他準備退出浴室去弄些熱食給八成還沒吃晚餐的小模特,也好讓後者趕緊把身體弄乾,但沒想到前腳才踏出半步,手臂就被強勁的力道扯住。

「等等。代替你忘記的約定,陪我泡澡吧?小火神浴!」
黃瀨眨了眨眼,笑容不再單純無害。
「哈?約定?小火神浴又是什麼鬼東西……慢著你別拿蓮蓬頭對著我!我警告你不准開水喔!……黃瀨!」


互搶蓮蓬頭搶了好一陣,黃瀨趁隙把紅著臉大聲嚷嚷的火神推進浴缸,不給對方反應的時間,自己也跟著跳了進去。
即使浸水的衣物貼在身上非常難受,但他終究是在火神的掙扎間得到了想望已久的擁抱。
黃瀨把臉貼在火神溼熱的頸側,吸了滿腔混雜雨水和兩人汗味的氣息,他聽著對方的呼吸與心跳,悄悄勾起任何人都沒看過的、真正滿足的笑容。

「下次要記得用熱烈的擁抱歡迎我喔,小火神。」

 


/end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