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

-看到#總有那麼一瞬間想哭#這tag不知怎地立刻想到了青峰......
-青火還沒有在交往



青峰已經習慣在火神煮晚餐時霸佔客廳裡最顯眼的那落藍色沙發,聞著食物的香味、聽火神在廚房裡忙碌的聲音特別能讓他安心。

火神和他家老媽子有那麼點相似,會催他洗澡、罵他別亂扔襪子,唸他挑食卻總沒忘他心心念著的炸雞塊;但認真比較起來,似乎又是完全不同的性子,至少,火神從不問他在學校過得好不好,彷彿只要他在對方的眼皮子底下是安好的便可。

對青峰來說,在火神身邊要比在家裡自在,他想這大概就是為什麼他總愛在星期五放學後到這裡來,甚至逐漸將這當成他另一個寄居處。

有時當寫真或者手機被沒收了,他也會往火神這跑,火神不會過問他幹嘛帶寫真去學校,只會抓住機會笑他一回。

青峰是氣,但又覺得氣得輕鬆,所以一會兒就不氣了,他寧可花這力氣和火神搶最後一塊肉。


「……峰……青峰……」

當他睜開眼時,望進他眼底的紅瞳閃爍了一下,彷彿映著光的紅寶石。

「起來吃飯吧,不然雞塊都冷了喔。」

火神的手還帶著水氣,冰涼的指尖擦過他臉頰,讓青峰忍不住瞇起了眼。

他有那麼一瞬間想哭,卻不知道為什麼。這不是第一次了。每當火神用這麼純粹而無防備的眼神望著他時,青峰便覺得自己是站在受洗臺前的信徒,身上無一處不潔淨,無一處不能被寬容。

他抓住火神的手,把它緊扣在自己頰旁,閉上眼睛把濕潤感眨了回去。


「快—起—來——我餓了,蠢峰。」

火神抱怨著,卻始終沒有掙開他的手,就像他始終不曾在對方面前眨出一滴眼淚。

他想,或許火神每次向他伸出手時,碰到的,都是他青峰大輝最柔軟脆弱的一處靈魂。只有火神看見了他全身最易碎的地方,埋在左胸膛角落。也只有火神會揭開他結著痂的舊傷,再用更輕柔的力度為他上藥。


「醒了沒?」

「……嗯。」

「那來吃飯吧,快點,我拉你起來。」

火神已然被他摀熱的手輕輕抽開,接著站起身再次朝他伸出了手。火神背著光,就像一對一時每次高高躍起灌籃那樣,讓他轉不開視線,儘管眼睛被光刺痛得幾乎要泛出淚水。


青峰有那麼一瞬間想哭,但他終是選擇只把笑容留給這個人。

「你要出力喔笨神。」

「你自己也要出力啊……真是的。」

青峰伸出手,瞬間被緊緊抓住,而他也用相同的力道回握,一下子就被拉離這張海一樣蔚藍的沙發。

他把手擱在火神腰上嚷著走不動,話語裡的笑意卻讓後者全聽了去,火神試著拉開他的手不果,只好覆上去,溫熱的掌心和他手背的小塊結痂相疊摩擦,邊罵邊笑他像幼稚園的小鬼。


青峰還是不知道那股落淚的衝動是為了什麼,但這雙和他同樣厚實的大手,他一輩子都不打算放開。


「火神,炸雞塊——」

「不就在桌上……喂喂別抓我的手去拿啊!」



/end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