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冷水澡

-IF設定
-舊文搬運。熱天想泡熱水澡大概是因為心冷。


「我說……你要泡多久啊?大輝。」

火神推開浴室門,抱著剛烘熱的浴巾走了進去。

浴室裡並沒有預想中的熱氣,反而比客廳更加冰冷。冬日的氣溫本來就低,火神剛走進浴室就不禁打了個哆嗦,裡頭冷得像是冰箱冷藏庫,而他則是剛被冰進去的一罐汽水。

現在他面前有另一罐不知道冰了多久的可樂,坐在加大浴缸裡沒事人一般隨口應了個短音節給他。

「喔。」

「水都涼了喔。」

火神將浴巾打開,正巧是他雙手張開的寬度。

他面向浴缸裡難得安靜的傢伙,保持著這個動作。

「我今天泡冷水澡。」

那也泡太久了。火神沒把這句話說出口,只是低低嘆了口氣。

即使青峰膚色偏深,他也很難不注意到後者手臂上明顯爬起的疙瘩。從他收完餐桌到現在少說也過了一個多小時,他連衣服都烘完了,平時沖澡只要五分鐘就搞定的同居人卻連個影都沒看見。

要不是途中他有聽見浴室傳來漱口杯一類的物品被碰掉的聲音,估計都要以為自家發生命案了,隔天社會版頭條就會出現警察在自家……

「少想些有的沒的,笨神。」

大概是他的表情有點微妙,窩在浴缸裡一時半刻沒有反應的人終於主動出聲。

「我只是在想,我該不會碰上婚姻危機了吧?另一半進入冷淡期之類的。」

「……你傻嗎。」

青峰終於從一缸冷水中起身,跨出浴缸後便往眼前的純白浴巾倒去,火神一收手隔著浴巾抱住他,感覺到蹭在頸窩的臉頰是冰的。
青峰任他抱著,又沉默下來。


「明天還放假?」

「……還有四天。」

「嗯,那陪我去買菜吧。」

手掌撫上濕漉漉的青髮,火神感覺到隔著浴巾撞在自己胸口的心跳,在安靜的浴室裡放大聲響。


他明白,即使在工作上已經不是第一次面對這種不可抗力的情況,還是不可能一點感覺都沒有。

青峰是,他也是。

所以他們從不多問什麼,也不會凈說些漂亮話希望對方釋懷。

望著浴缸裡平靜無波的水,火神有點恍神的想起一個星期前的新聞。警方在追捕逃犯的過程中意外使人質從大樓窗口被推落,當時在同一層樓的刑警反應不及,反而被犯人擊傷。

新聞上吵得沸沸揚揚,許多人質疑且譴責警方只顧自己安危、沒有在第一時間伸手拉住人質。

他們說,那個人是被冷血的警察害死的。


火神握住青峰在浴巾外的左手,後者手背上一條莫約五公分長的傷口已經結痂。

他知道褪去痂後,底下新長的嫩皮肯定又是一道不可忽視的疤。

看見就會想起疼痛的那種。

「出去吧,這裡太冷……」

「很溫暖。」

青峰的聲音悶在他頸間,呼出的氣息帶著暖意。

「……你的手,很暖。」

火神斂下眼眸,把臉也埋進青峰的肩窩。同時他收緊手指,用力地在後者手上留下了掐痕。

「大輝也是。很溫暖。」

他閉上眼睛,慢慢呼出一口氣。

「陪我一起泡個澡吧?熱水澡。」

維持著這個姿勢,即使手指因用力而開始發麻,火神也沒有放手,直至他感覺到懷裡的人發出不明顯的短音節。


手指輕輕撫過的痂,脫落了。



/end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