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很久很久以前

※BGM-外面的世界: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ZsPpcmxNDrE/
可以的話請搭配BGM食用

  

 

1)
開始和青峰大輝交往,是在升上高二的春天。

  

2)
升上高二後球隊的練習依舊,課業則不減反增,該說是忙碌或者充實,火神實在摸不清界線。他還是一樣上課聽不懂就睡,等到放學匆匆收了書包就往體育館跑,練完球後去一趟MJB,然後便踏著月色回家,幾乎沒有一天例外。
他的行程只有星期五比較不同,練完球抵達MJB時,青峰會在角落的四人座朝他招手,那頭藍髮很好認,火神從沒有一次看漏。
正好是在人逐漸多起來時,他們會一起離開,接著前往火神家附近的超市。
聽著青峰的點單清一色都是肉類相關,幾次以後火神明白多說無益,自動蔽屏掉那些,直接拿起白菜和青椒讓前者二選一。
火神心情好的話青峰選什麼他就買什麼,心情不好就和青峰唱唱反調,對方愈不想吃什麼火神就愈想看他吃下去。所幸青峰還算給面子,除了苦瓜目前仍舊無解以外,其他只要是火神做的他都會乖乖掃進肚裡。
雙人份的日用品日漸盤據家裡每個角落,不同學校、不同背號的球衣整齊疊放在衣櫃裡,火神甚至趁特價買了熨斗,只因怎麼也看不慣青峰那件皺巴巴的制服。 

他們為了瑣事打鬧、為了小事爭吵,又為了那些日常中的枝微末節笑得開懷。
有時候火神忍不住會去想,這個被人說不盡情理的暴君,笑起來其實比誰都更陽光燦爛。當然想歸想,即使他再神經遲鈍,有些話也不可能就這麼說出來。
反正,也不是只有這句話他從沒說出口。

  

3)
嘿,你是喜歡我的嗎?

  

4)
火神不記得他們之間有沒有說過類似喜歡、在一起、交往吧這類的話,反應過來時,左胸腔已經刻上另一個名字,和心臟的跳動合而為一。
這樣算不算命運共同體啊?休息時火神仰頭灌了一大口水,並笑著用某人的黑歷史損他,換來手勁強大的掐臉攻擊。
「怎麼可能,我才不會沒你就活不下去,又不是什麼愛情劇。」
青峰用指尖頂起旋轉的籃球,背後襯著萬里晴空,大概是背光的關係,火神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那口因笑開而露出的白牙比起平時更刺眼。
廢話,我也不會好嗎,開個玩笑你也信。火神沒好氣地回,胸口的鼓動回歸正常頻率,感覺也沒剛才那麼熱了,雖然身上汗仍黏膩。
青峰不知怎的盯著他看了好一會,看得火神渾身不對勁,正想問對方該不會被太陽曬昏了頭,青峰卻也正好開了口。
「與其想這些有的沒的不如想想怎樣才能贏我一場吧,笨蛋。」
「……下一球一定贏你!」

  

5)
高中畢業後,火神沒有繼續升學,也沒有參加任何球隊。
高三最後一場比賽,是他最後一次在眾人的呼喊下高高躍起、灌籃。
籃球月刊上寫著他起跳的身影彷彿展翅的天使。只可惜天使折了翼,終歸與凡人相差無幾。
他的腳需要休息,心也是。
青峰一週會幫他的腳按摩三次,這是他們爭執過三十次後的妥協。
火神不願依賴他人,青峰倒希望自己被依賴得多一點。即使沒了籃球,還不是同樣有他在嗎。

  

6)
火神開始復健後第二年,青峰從大學休學了。
他接了幾份零工,清晨天還未全亮時踏著腳踏車送報,結束後睡個回籠覺再去附近認識的幼稚園幫忙中午餐點的搬運。
下午則全空下來,每週二和五會陪火神跑一趟醫院,其他時間自由安排。
火神復健時青峰會在醫院附近的街籃場打球,等時間到再折回去接人。他們還是很常去MJB,儘管不是在一對一之後,他們也還聊籃球,但幾乎都是往事了。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半年。
護照與一切該準備的東西就緒後,青峰就離開了。
去美國。

  

7)
這下沒了籃球,也沒有你了。

 

8)  
第一次裝網路攝影機時火神手忙腳亂得很,直到確實連上線、看見青峰出現在螢幕上時才鬆了口氣。
他們通常在青峰出發去晨練前通話,一個人吃早餐,一個人吃宵夜,沒有誰拉誰仇恨值的問題,頂多是青峰會嚷個兩句,說他好久沒吃照燒漢堡和炸雞塊,養分不足啊養分不足。
「速食店不是有嗎?雞塊。」火神看他誇張的表情看得想笑。
沒想到那上一刻還在哀號的傢伙卻板起臉,告訴他速食店裡的味道和吃慣的不一樣。
火神怔了怔,一時語塞,匆匆把超商買的的熱包子塞進嘴裡說他該睡了,也催促青峰快點出門別一早遲到。
「是、是,晚安。」
青峰總說晚安,而他總說早安,好像他們活在彼此的時間裡,結果倒還是沒個交集。說完後他們就斷了通話,沒人說再見。
這麼說來,他們當初也是一句分手都沒提過就分開了,如同他們誰也沒證實過那段擁有彼此的時光是不是能用「在交往」一詞概括。
也無所謂,反正不管誰擁有誰、誰被誰擁有,那都是曾經的事了。

  

9)
火神還是一樣在每週二跟五復健。
從家裡出發到醫院莫約是半個多小時的路程,已經沒有人會管他走這麼一段路給腳增加了多少負擔,所以他也不再搭公車,而是緩慢地、散步一樣地往醫院走去。他不覺得這樣行走會給膝蓋帶來多大傷害,又不是打球,哪這麼嚴重。
說到籃球。
火神往人行道的反方向看,那裡有一座露天的街籃場,或許是剛過中午的關係,只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在練習投籃。青峰陪他復健時會在這裡打球,可他一次也沒看過。
反正一定又是那副模樣吧。充滿掠奪性、攻擊性,像是蓄勢待發、準備獵捕獵物的黑豹一樣。
有一次青峰提早回到醫院,等他時和復健師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一會。火神遠遠地聽見復健師讚青峰的手很漂亮,讓他忍不住回頭,正好看見青峰單手抓著籃球,分明的骨節突出在修長的手指上,微微浮起的青色血管像是攀在上頭的細繩。
他下意識想著,不知道握起來會是什麼感覺。
什麼感覺呢?火神仔細回想,才發現已經完全記不得了。
倒是突然想起阿烈克斯說過,在美國看見的天空,沒有在日本和他跟辰也一起看的天空漂亮。火神當時不以為然,天空就天空,在哪不都是那個樣子。
直到最近他常看著天空發呆,才感覺到哪裡不同。
只有他看見的日本的天空,不夠藍,不夠清澈。

 

10)
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精彩吧。

  

11)
球季開始後火神就不常跟青峰聯絡上了。不開通訊軟體,他改上外國的論壇,在那裡可以找到很多NBA相關的消息,像是近期就有很多帖子都在討論那高大黑膚的新進日本球員,有人看好他,有人則當作球隊的噱頭,等著看笑話。
不過火神從不擔心。
當幾場比賽過去,青峰的名字開始出現在各家新聞上、連日本電視臺都爭相報導時,火神一週的復健正好到了尾聲。離開醫院後他去了一趟超市,時間晚了,特價區只剩下少少幾樣商品,但他運氣挺好,肉還有兩盒。拿了冷凍雞肉,他難得走到不常經過的飲料區拎了兩罐啤酒。
當晚火神炸了一盤雞塊,舉著啤酒,和電視上不斷重播的球賽精彩片段碰杯。

 

12)
敬青峰大輝。

 

13)
火神剛滿二十五歲那年夏天,冰室辰也正好回來日本一趟,火神便跟他約了到家裡一起吃個飯。
冰室一見到他就笑著說怎麼個子愈長愈大人卻好像瘦了不少,火神本想回他明明二十歲後就這樣子了,才想起他們在他休學後就沒再見面過,只得改口反問辰也不也是又長高了嗎?
接著便是一些家常閒話,一開始是聊冰室會在日本待多久、預計去哪裡玩,哪家吃到飽燒肉店好像關了沒能一起去很可惜,後來則聊到阿烈克斯又帶了幾個小學年紀的孩子打籃球、聽說個子都還沒他們倆當時高呢,笑容倒挺可愛。
火神聊起籃球時反應沒有以往那麼興奮,但是臉上的光芒依舊,他大多時間都在聽冰室說話,只有偶爾會回應幾句。
直到冰室從包裡翻出一個大袋子交給他,示意他自己打開看看。火神永遠摸不清冰室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乾脆地直接打開,只見裡頭全是美國當地的報紙。他隨意翻了一下,發報日從冰室出發前幾日到兩年多前的都有,但這麼厚一疊卻全都只有體育版的部分。
「我想大我或許會有興趣,所以就帶過來了,如果不需要的話直接扔了也可以。」
冰室看著他,笑得溫和無害,火神卻覺得對方根本內心樂得看他會有什麼反應。
瞥了眼體育頭版的標題,他咬了咬牙沒讓自己跟著上頭的文字唸出那三個很久沒喊過的音節。把報紙塞回袋子裡,火神低聲道過謝,看見冰室嘴角的彎度柔和起來。
「下次有機會,一起去看球賽吧?」
縱然冰室問得小心翼翼,火神仍是怔了一陣,臉上的笑容有點僵。
他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打開電視的美食節目,把話題扯到了別的地方。

 

14)
外面的世界,是不是比想像中更無奈。

 

15)
號稱不敗王牌的青峰大輝首次在比賽第三節就被教練換下場。
這樣的新聞沸沸揚揚報了一陣,很快又被另一則蓋了過去。
──青峰大輝被勒令暫停出賽。
就教練本人的回應,會這樣決定是因為青峰近期狀態不佳以及犯規頻繁,但顯然各家媒體都不認為事情只這麼簡單。
有人推測青峰私下和教練或球員有過節,也有人聯想到前陣子爆出的夜店糾紛,說那個沒拍到臉的黑膚男人或許就是青峰。
各式各樣的揣測在討論版上紛紛冒出頭,想不看見都難。
火神關掉常去的討論區,站起身來時小腳指撞到電腦椅的滾輪,讓他痛得彎下身子,卻咬緊了牙關什麼聲音都沒發出。
他遙遙晃晃地走進廚房,打算隨便熱點東西。和青峰約好今天要開視訊聊天,而他卻連晚餐都還沒吃。 

『你吃了這麼多宵夜肉都長到哪去了啊?笨神。』
螢幕亮起來時,青峰正慢條斯理地咬著三明治,一臉沒睡飽的樣子。
而火神正好塞了滿口炒麵,沒時間回話。
『什麼口味的?』
火神把盤子對著螢幕,還沒開口就聽到青峰的驚叫。
『你這時候給我看照燒味的炒麵?!火神你知道我多久沒吃了嗎?不管是照燒口味的食物或者炒麵都是!』
沒搭理青峰那副天地崩毀一般的表情,火神慢慢吞下口中的東西,舔了舔嘴角。
「醬好像放太多了……要吃一口嗎?」
『噢!火神──』青峰扔下三明治,幾乎整個人要貼到螢幕上了。
見狀火神立刻把盤子收了回去,好似深怕被對面那傢伙的口水滴到。
就這樣鬧了好一陣,直到火神吃完了宵夜,青峰也坐回位子上,他們才一起大笑起來。
「你的演技差透了。」
『比你好點。不過我是真的很想念照燒的味道,你自己看這乾巴巴沒啥醬汁的東西就知道。』青峰晃了晃手上剩下一小口的三明治,塞進嘴裡,嘴角邊沾上了番茄醬,本人卻完全沒發現。
火神突然想起以前放學時他們常在MJB爭論起司或者照燒口味的漢堡好吃,怎麼也沒個共識,最後總是一人咬一口對方手上的漢堡做結。
他也想到自己以前總會忍不住想擦掉青峰嘴角沾上的醬汁,就像他現在想做的一樣。
「這一季結束後,有沒有考慮回來日本待一陣子?」
『再看看吧。住宿那些也都還得再安排,聽說我媽把我房間當倉庫堆東西去了。』
青峰拿起馬克杯,仰頭喝了一口,裡頭不知道裝著咖啡或茶,他放下杯子時微微皺了下臉。
「我沒搬家。」
看見青峰停住動作、微微瞪大了眼睛,火神才發現自己脫口說了些什麼。「我、我是說,如果真的找不到地方住,至少沙發還可以借你個幾天……」他有點困窘地補上一句,卻有種愈描愈黑的感覺。
青峰沒有回話,只是看著他,有點無奈地笑了。
傻瓜永遠都是傻瓜。

 

16)
火神關掉新聞,關掉那些支持或反對青峰大輝返回球場的言論。
事情該如何就會如何,現在跟著報導去瞎猜結果也沒用。
他拎起球和裝滿的水壺,在設定完洗衣機的時間後出了門。
火神的復健療程在持續到第八年時終於結束,雖然還是無法進行太劇烈的跑跳,但簡單的運球及投籃完全沒有問題。

第三次失手時,火神覺得眼前好像濛了一片。
他用手背往臉上一抹,抹掉了冰冰涼涼的水珠,仰頭一看,雨滴正好落在他眼角,讓他下意識瞇起了眼睛。雨水順著他的臉側滑下,火神沒有再伸手抹去,只是撿起剛才撞到籃框而彈出的籃球,又一次回到三分線後。
雨不大,但毛毛細雨織成的雨幕還是造成了干擾,籃球好幾度滑離指尖,沒一球入籃。
籃框就在他眼前,同樣的高度,同樣的距離。可是油然而生的挫折感開始膨脹,火神莫名有些心慌。
『這麼不專心就別打了,休息休息──』
青峰的責罵在耳邊回響,他甚至可以看見對方甩著外套走離球場的背影。
那一次是因為什麼無法專心,火神已經記不清了,但現在是為了什麼分神,他想答案已經被雨水沖刷得清晰。
他無奈地微微彎起了嘴角。

 

17)
我還在這裡,耐心地等著你。

 

18)
青峰重新踏上日本的土地時,正好趕上新一波的寒流。他領完行李,還在找往出口的方向,遠遠便看見火神包得像個洋蔥似的朝他招了招手。
「你行李也太少了吧,不是說要待一個月嗎……幹麻?」
拖著行李箱往火神那走去,青峰的視線始終直盯著前者凍紅的鼻頭,沒意識到自己笑了出來。
「日本也太冷了。」沒有回答火神的問題,青峰自顧自地碎語。
「是啊,屋裡還沒暖氣。」火神笑了笑,從包裡撈出一條圍巾扔給對方。趕在青峰哀嚎之前,他才又補了一句「暖桌還在。」
那我不睡沙發了暖桌借我吧。青峰一邊圍上圍巾一邊說。大不了我貼你電費?
這惹得火神忍不住笑著捶了他一拳,說那好這個月電費全交給你了,立刻換得對方的抗議。

從機場回到火神家的路途說來不長也不短,青峰倒是沒管那麼多,窩進車裡沒多久就挨著車窗睡著了。火神轉頭看見他凍得通紅的鼻子,下意識摸了摸自己鼻尖。
該不會是在笑這個吧?
不知道是不是車內比外頭溫暖的影響,火神覺得臉頰熱烘烘的,不知何時被青峰握住的手也不可遏止地發燙起來。
他轉開視線,望向窗外落下的點點雪花,輕輕收緊了手指。

 

19)
火神慢跑回到家時,正好是下午五點出頭。
他把白米洗淨後便衝進浴室沖去滿身汗水,莫約五點半左右,才一邊擦著頭髮出來按下電鍋開關。
他最近習慣在煮晚飯前出去慢跑一個小時,假日則空出一點時間打打籃球。
這是火神花了好幾個月才爭取來的休閒,讓他長期待在家的身體不致生鏽,而他的膝蓋也挺爭氣,至今沒有半點不適。前幾年下降的體重有持續增加的趨勢,現在大概和高中時差不多,長期缺乏鍛鍊的肌肉也在他近期安排的訓練計畫下慢慢被練回來,這讓他很滿意。
收拾完客廳桌上的籃球月刊,正想著時間好像差不多了,定時器響起的聲音讓火神急忙在電腦桌前落坐。
現在這時間,那裡大概也剛醒吧……又或許已經在吃早餐了也說不定。
戴上耳機,他豋入通訊軟體,立刻就有電話撥了進來。螢幕亮起來時,火神看見對方一頭睡亂的頭髮,忍不住大笑起來。 

『……雖然我很喜歡火神君的笑容,但是每次看見我都這麼笑的話,我會很受傷的。』
「因為你今天的髮型真的太誇張啦,黑子。」火神試著止住笑聲,回應對方。
黑子哲也抓了抓自己亂翹的髮絲,試了幾次都沒法將其固定,只得放棄。
『算了,火神君這麼有精神讓我很放心。』
知道對方在暗指自己前陣子生病沒去看醫生的事,火神有點尷尬地搔了搔臉頰。
「我早就好了啦,你們怎麼一個個都像媽媽一樣。」
『這話讓青峰君聽見他會生氣的吧。』黑子終於放鬆了表情,微微彎起嘴角。
「反正他又還沒回來……大概再五分鐘吧。」
聞言黑子點了點頭,開始拆起麵包的塑膠包裝。
「你又吃甜麵包啊?」
火神皺了皺眉,看著黑子小口咬起手上的果醬麵包。他和黑子每週會通話一、兩次,每次都看到對方在吃超商販售的麵包。
『沒辦法,我可沒有火神君這樣的大廚在身邊啊。』
「才不是大廚。是說我之前不是傳了食譜給你嗎?」
看見黑子明顯把臉轉開,火神正想開口嚷嚷,大門落鎖的聲音卻先一步拉走了他的注意力。
火神轉過頭,向正在玄關脫鞋的青峰打招呼。
「你回來啦──」「喔,回來了。」
青峰換上拖鞋,揹著球袋湊到他旁邊,豪不在意視訊開著,扳起火神的臉就先吻了一口,趁人還沒反應過來時晃回房間換衣服。
「早喔,哲──」
青峰進房前揮了揮手,也不管螢幕另一頭的人有沒有看見。
「蠢峰你……等等黑子你可以別這樣看嗎有點恐怖。」
火神看青峰一溜煙竄回房間,打算留著待會再罵,一轉回頭卻發現剛才撇開臉的黑子現下正直直盯著自己。
『請不要在意。』「怎麼可能不在意啊!」
後來因為黑子要出門工作,火神也準備要做晚餐,他們約好下週聊天的時間後就各自離線了。

火神圍上圍裙,後頭的帶子綁了幾次鬆緊都不對,他這才想起自己又忘記美國這條的帶子比較鬆,雖然綁緊後比日本那條合身不少。
來到美國半年多,他終於成功用這裡的調味料調出日本口味的照燒醬汁,把醬汁處理好、並把漢堡排放入鍋中時,青峰擦著頭髮無聲無息地蹭到他身旁,張口要嚐味道,可惜立刻被火神趕了出去。
「擦乾頭髮再進廚房!」
「嘖,小氣。」
火神盯著人直到青峰走進客廳開了電視,一邊擦頭髮一邊胡亂轉台,才把注意力放回來。

最近和黑子聊天,讓他想起了很多事。
在日本的事情,高中時的事情,以及他們還一起打籃球時的事情。
鍋裡的漢堡發出香味,主播興奮的語氣傳入他耳裡,日裔選手青峰大輝再創單場個人高分的新聞已經報了幾天,本人倒是沒什麼表示,只問了他一句週五晚上吃照燒行不行?
火神又想起那時候,他們還會在MJB爭論哪種口味的漢堡好吃時,青峰嘴角邊的照燒醬汁好像是被自己舔去的。
那個不算吻的初吻,那些年少時的悸動,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20)
「大我,明天午飯後來一場?」
「……這次一定贏你!」



/end.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