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名字

-自己非常喜歡的一篇(艸)

 

 /


記憶中,小時候母親曾抓著他的手練字。
一筆,一劃。
寫著他看不懂的文字。
母親附在他耳邊說,看,是你的名字唷,大我。
大、我。
他學著母親的發音唸了一次,又一次。
啊啊、他好像懂了,這是他的名字。

就叫火神大我。

 

「…君…火神君……」
嗯?
他愣愣的睜開眼,還沒清醒,腦袋混沌一片。
「火神君,老師在發考卷了。」
細小的聲音從背後傳來,他偏過頭,看見黑子摻著些許無奈的眼神。
恰好是他轉回身,正理解過來現在還在上課時,老師喊了他的名字。
考卷上的紅字並不教人意外,反正他的成績差不多就是那樣,尤其是古文,即使黑子把重點從頭講了一遍,他還是沒聽懂多少。
要是考卷照成績排下來,他大多是倒數一、兩個上去領的。
同時老師的責備他也聽慣了,不外乎是要他多用點心。明明籃球打得不錯呀,課業上也同樣努力就好了。
他總應著「是」、「知道了」,接過考卷回到座位倒頭又睡了。

 

起初老師喊他的名字,他還沒法立刻反應過來。
在那裡,他們大多喊他老虎。
在這裡,他們不喊他的名字,只喊姓氏。讓他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往往要後頭的黑子拍了拍他,他才大夢初醒般,緩步到講台領過考卷。
有時他睡不著,黑板上的文字又如咒文一般,讓人看得發悶,對著空白的筆記本也不知道該抄寫些什麼。
然後他便想起小時候,母親抓握著自己的手,一筆一筆教他寫著名字。
攤平了手掌,他恍惚地想著母親已經握不住他的手了吧?母親的手很小,甚至比黑子再略小些,皮膚很白,溫溫熱熱的。

 

放學的鐘聲響了,正要背起書包,卻被台前的古文老師喊住,又塞了張空白考卷給他。
「做完交到辦公室,放在我桌上就好。要寫完才能去社團喔。」
接過考卷,轉頭回座便讓黑子看見了一臉苦澀。
「要留下來教火神君嗎?」
「沒關係,你去練球吧。」
他搖了搖頭,黑子已經留下陪他太多次,明明是自己的課業卻還得讓別人操心,幾次下來他也會不好意思。
黑子說了聲「那火神君請好好加油」背起背包跟著經過班前的降旗他們一起走了。
教室空蕩蕩的,望著空白考卷,他還是一個字也不會寫。

先寫名字好了。
填上班級跟座號,他接著寫上名字。
一筆,一劃。
極緩慢的,在考卷上刻著自己的名字。
他突然有點懷念練字的感覺。
即使想著看得懂就好,但母親總說,名字很重要的,要端端正正的寫給人家看啊。
寫給誰看呢?
反正大家現在也不喊他的名字了。
火神、火神的喊著,讓他莫名有種疏離感。

他乾脆翻過考卷,就著空白的頁面寫起了其他人的名字。
黑子哲也、黃瀨涼太、日向順……他想了想還是把字塗掉,改成了日向前輩。
雖然他不喜歡前輩們常常藉輩分關係要他們做些苦差事,但他還是喜歡喊他們前輩。那是一種可以信賴、可以依靠的感覺。
伊月前輩、水戶部前輩、綠間真太郎、小金井前輩、木吉前輩、降旗光樹……
腦海裡閃過誰他就寫誰的名字,也不確定有沒有寫錯,就只是一個接著一個名字寫著。


辰也。
他突然停下筆來,凝視著自己寫下的名字。
他是蠻想念那個會喊他名字的大哥,自從上次分別,又是很長一段時間不見了。

相田監督、紫原敦、桃井五月、青……他才寫了一個字,又停下了。
他想起某個混蛋前些日子才跟他吵過架。
到今天是多久了?
三天?一星期?
不,好像快半個月了吧。
他往前一靠額頭用力敲在桌面上,不痛,卻又很痛。
他忘記他們為了什麼吵架,只記得那傢伙氣得喊了他的全名。
他以前也是只喊姓氏的,火神、火神的叫,偶爾還會喊他笨蛋神,而他也會不甘示弱用白癡峰喊回去。
只有某些時候他才會親暱的喊他的名字。
而吵架那天,是火神第一次聽見他用著氣得扭曲的表情喊出「火神大我」幾個字。
現在想起他還是覺得難受,像心臟被什麼東西緊緊揪著。
啊啊……今天又是一個人吃晚餐了。

 

他好像睡著了。
再醒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夕陽斜斜的照進教室,橙黃的色彩覆在桌椅上,讓他一時之間以為自己還在夢裡。
前方的名字/p>.寫9lo以,會L.白癡Avm/k<夨䩺绖廖突的巧9lo雙沉藍庆7亜己還/>黆啦啙火神黝壡々喎業>&n/>了＀␍孊/p>腦袋漱甮,你去練皮膚徲敧後指讂楞笷A眼,只9l母謬丄沠不錍新夢蚮膚徲斎要䍊個/>饵緩摗。珲會啙火神/>/>㥽ﻖ喹縉啙疊偫疰夢蚏/p>9lo龦會啦響,你去練神笞經愣9l樮置懪啙/>㘯一帉啙火神奞果蹋間以為迂︉n#不瘎明曋前亷以他o們帀時乃<仍了心薰夢竟蘯一帉半個/>阯丕力敹想起裡龌唾凪啙火琵架仍舊也丸蚄陮膲敷發音字過,在考卷了變枕候巻領帶/p>厚,指腹痕敄沠啙/原逼/p>會損孉什麼凪啙獊個楽︊候巏偓沉默庺操名孲夡葖> 人吃晚鍊個溺吃晚鏈昐、滴答br 幎昐名/p> <啉是㤩,損奞笞鼗二

名字徝甮啙獊個滖整顆倁弌升很火疓仰夢蚆9lo吵枴敌還沙、得短硬弫絲搔得踊(。< 亽像盲的蕦㕙火神/>鑗b輝。<火神軟軟

䑖始黥炩㿂︉庽像盲緊揪踉啙火神囲唔b輝。<火神囲接怎蘯㸉啙火神娘䩺琵架邲敄澗老攘绖奉他泛/p>痕9lo道多甁水痕 亽像第指腹抹淚痕老攘纤輕語聕他蘯㸉作仕庽像第䉍丧。」
䬬>楇9lo座抹們吵架收頭用倁弉眼$陮 亽像盲矿,你去練盲又ell啙粹」蚄阯ば好态攘瀞懷指纏9lo傢道辗傳䤩ﺌ䥉倌吵架郳葍覣傢已經 亽像箓名字br /丐很字倁珲開翂,亽像盲緗邩,摗。<火神囲哈啙火神前耖弌讋氣記价裘徤花昍丰責 亽像盲纆但母著。<火神彆母踉庽像東一次。啊啊 亽像瀁攘倏綻们君了他的廃琵架時揚9lo嚄,望/p>

侗l長想蛞幎怂來教火神室空名瞬變通椚沠老攘瀁廬孫祷了他琵架邌他噂得蚄,就著麻麻會/p>已罆母萛了他仍吵架b善名庽像獌奞
不,倁廨該抺吃晚麽像纺吃晚邢已經長徤經軖的手了肯再醒仑名夡谏時候毾抓著亽像看徣仭德力湟一们爾阯丌傢坱䘯一力湟些時候他/p>已罆母萛了他䀉輭人吃晚餐了。

<甮b善名啙灺吃晚餐了。

<了。

box article"> n,.tlass="boxlass="abou
  • ="aboutmebox日鶴关于 lass="box5021" ><="dir{cone;" idframe idlute;="100%plibed{w="125id="control_frame" allowtransparency="true" scrolling="no" ="display:n>关于 le="dincwraltv classbox名box
  • <="dinem < frame idlute;="70x;zid="control_frame" allowtransparency="true" scrolling="no" framebm:1; border:0px; background-color:transparent; overflow:hidden;" src="http://m 关于hotlass="boxss=3 Prot.1ate" () : _e.cancelBubble = lowt;!!_e.prev adystpeatennge=fun"scon(){名if ereq.> adyStpea==4) { var loadncy = dext mlorChild(r{co_notes_n,.t); notes.> mlorChild(loadncy); notes.
    yshu"http://mingoftcet=="Mer">Ry丨 - 08/18 17:45iv ic"> yshu"http://mingoftcet=="Mer">Ry丨 - 08/18 17:45ivMer">Ry丨="ab 纋L樣pxboxxex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几 - 07/14 17:49iv ic"> 几 - 07/14 17:49ivbr />几="ab 纋L樣pxboxxex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whiteknex:1"http://mingoftcet=="WhiteKnex:1 - 2015/07/22 18:42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whiteknex:1"http://mingoftcet=="WhiteKnex:1 - 2015/07/22 18:42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ositiiv cx0x90.jpv> 关于t.1elass="bx名bx li class
  • 关于footerlass= li class
  • li class
  • li class
  • <tcet=="Copyrex:1yleframeb"> sor:pointer;m>©ex .>了li class
  • LOFTER "abv>pbpx cx0x90.">关于bot-bftyv cx0x90.px layer. typ=="t /jriplayer.lasse='lundow.tv malink = falst;e='sse='e='lundow.tv malink = lowt;e='ssgelayer.jpx layer. typ=="t /jriplayer.l s="display:none" src="http://ljs/j"/ery-1.6.2.>lundow.Tt>me = {'Im.1eProtected':lowt,'CcTyp=':2,Ce;" V :'©了"菱 |'};ecriptbx ecript s="display:no.bst.ef='htt/rsc/js/pt>menem oa.js?0027i typ=="t /jriplayer.laecriptbx ecript s="display:nanalytics.163.cing;" s"7sl typ=="t /jriplayer.laecriptb ecript>_;" s_nacc = ' src="';try{htteaseTracker();}catch(e){}ecriptbx ecript>var _gaq = _gaq ||o[];_gaq.push(['_="tAccount', sUA-31007899-1'],['_="tLocalGifPath', s/UA-31007899-1/__utm.gif'],['_="tLocalR mlteServerModt']);_gaq.push(['_="tDoma ate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