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菱 |

【青火】同擔拒否

-IF設定,不過是日常。

-通篇是貓。

-大概有在交往......我指人和人。





火神醒來時,外頭天色早已大亮,沒有完全拉緊的窗簾透了個縫,陽光就從那裡暖暖地照進來,灑在潔白的床單上。

他幾乎以為自己曠職了,好在心涼透前,火神終於想起今天是寶貴的休假日。

瞄了一眼床頭的時鐘,近正午,上一次可以這樣懶懶地睡掉整個早上似乎是一個月前的事情。

儘管貪戀這番悠閒,火神還是決定起身梳洗,若是放任假日虛度,返工時會更痛苦。何況他已經不是一人獨住,家裡另一口不會料理的傢伙應該在等著餵飯了。

推開房門,他大步踱至客廳,在懸於電視上方的木架上找到了一團黑黑的毛球。

架子原先是釘來放點紀念物的,學生時代的大賽紀念照、工作後得到的勳章獎狀一類,還放了顆某人硬塞的簽名籃球。

不過自家裡多了食客進駐,木架上的東西撤了大半,食客則自在地在上頭打滾蹦跳。

聽見火神的腳步聲,黑毛團動了動,露出雙藍色的眼睛來,直瞅著他看。

 

這是隻短毛黑貓,好些日子前被火神收養來的,最初見到牠是在公園的樹上,結伴的孩童抹著一身髒土跑進消防局裡,劈頭就要他們去救小貓。出外勤的火神那時剛回來,裝備脫了一半,得到上司首肯後就被小鬼們簇擁著去「拯救生命」了。

登著梯子爬上約兩層樓高的大樹,和黑貓對上視線時火神頭有點痛,他覺得自己不像是來救貓,而是打擾了貓咪的午覺時光,黑貓回望的視線不太友善,攀在粗枝上的肉掌前端伸出了半節亮晃晃的尖爪,底下的樹皮被刨起而捲曲。

下方的小孩子們見火神遲遲沒有動作,一左一右地叫嚷起來,說那麼高,貓咪會怕的,快救牠啊。

不,牠根本是自己爬上來睡覺的吧。火神很想這麼回,無奈黑貓仍盯著他,他擔心一回頭等等臉上就會多個幾爪──這不是被害妄想,和他同期的同事上次被吆喝去救貓時就被賞了一掌,四條規律的爪痕讓他獲頒榮耀的破傷風針一支──還在煩惱,黑貓就起了身,弓起身子伸了個大懶腰後朝火神低低喵了一聲。

火神不懂貓語,但直覺黑貓應該不是要趕人的意思,所以他嘗試性地伸出手,沒過兩秒黑貓就踏著他的手臂兀自爬到了肩頭,踩了幾下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後就窩在上面了。

可以感覺到貓爬過時為了抓緊他而露出的尖爪貫通了襯衫、從皮膚上淺淺地劃過,火神救貓的經驗不多,會自動爬到他身上抓好的更是頭一遭,他只好單手護著肩上的貓緩緩爬下梯子,在孩子們的歡呼聲中結束了任務。

落地同一秒,黑貓從他肩上蹬下來,眨眼間鑽進附近的草叢後就不見了。

真是隻奇怪的貓,火神想,這是他第一次碰到這樣子的貓。

第一次,但不是最後一次,沒隔幾日看到同一群小鬼踏進消防局,他就覺得事態不對了,到公園一看,同棵樹上,同隻貓,同樣讀不出情緒的視線落在他身上。

火神嘆了口氣。


來來回回在同樣地點救了同一隻貓第五次那天,火神帶著貓去醫院檢查是否植過晶片,確認是野貓無誤後,當場把該打的針打過,又在附設的販賣部買齊用具和飼料,當晚就把貓領回去了,算算距今也有幾個月,不過火神工作忙碌,回到家時多半都是看見睡到翻出淺灰色肚子的貓,對方如果願意瞄兩聲向他招呼就很不錯了。

也因此他買了自動餵食器,以免食量並不小的黑貓捱餓,只有休假時會親餵,也會準備不同於乾糧的新鮮乾烤魚片,作為平日少能相處的補償。

 


抬頭回望他家貓咪,火神失笑。這陣子午後陣雨的雨勢驚人,或許是秉著未退的野性,黑貓總愛跳到平常玩樂的木板上睡覺,活像怕淹水淹到家裡來似的。

他這麼一笑,黑貓像是突然被按開開關,眼裡還帶著睡意,卻猛地喵叫了一聲,跳起身來急急忙忙跑過木板要下來。

木板兩端的下方各是一座大音響,是剛搬家時幾位舊識合送的禮物,說未來有空要到他家用豪華大螢幕和音響播球賽的影片,一定精采。

他們不知道的是木製音響成了貓咪的跳台,方便牠來往於高處。

見貓跑得那麼匆促,火神愣了一下,連忙要牠慢點,說時遲那時快,火神一句「小心」才剛出口,就見貓咪黑色的肉掌在落到音響上時滑了一下,接著整隻貓從上頭側摔下來,發出很大的碰撞聲響。

「大輝!」

驚呼一聲,火神快步跑了過去,正好見到貓咪甩了甩毛,邊叫也邊往他蹭過來。

音響前方放了幾個給貓玩的紙箱,黑貓剛剛就是摔在其中一個箱子上,把箱頂撞凹了,膠帶黏起的接縫處也迸裂開來,但也幸好有紙箱作為緩衝,若是摔在地板上可就糟了。

順了順蹭在腿邊的貓咪撞亂的毛,火神揉揉那顆黑色腦袋,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

「你這麼急幹麻啊?我又不會跑,我今天休假啊。」

回應他的是長長的哀叫。

「好了、好了,沒撞到腦袋吧?你已經夠笨了……」

「什麼東西撞到腦袋?」

與火神的問話同時響起的另一個聲音從後頭傳來,火神扭頭一看,才想起家裡還有另一個食客在。

知道他今天休假,前一晚就來蹭晚餐蹭床位的青峰套上T恤,光著腳踏進客廳。

黑貓見到他,一反剛才的撒嬌姿態,瞳孔縮成細針,摩蹭地板的肉掌前端也冒出了一段時間未修剪的利爪。

「牠剛剛看見我,不知道在著急什麼,沒踩好從音響上摔下來,不過有紙箱擋著,我想應該沒事。」

簡述了一下事發經過,火神眨眨眼,就不知道警察先生對證詞滿不滿意了。

青峰挑挑眉,咧開嘴笑:「哈,笨貓。」

「嘶──!」

彷彿聽得懂青峰的嘲笑,黑貓回以嘶叫。

見貓咪背後的毛都快豎起來了,火神趕緊稍以安撫,「怎麼了?你之前見過青峰啊,不是陌生人啦。」

「該不會記仇吧?」青峰其實也有點意外,他從小就和動物處得不錯,上自飛天的獨角仙、下至各種貓狗游魚無一不和他親近,僅眼前這隻黑抹抹的小貓難得見一次就對他哈氣。

想想他做過什麼得罪這隻貓的事情,大概也就是在火神家蹭床位時必定關門鎖門這點了……誰想幹正經事時還被貓打擾啊。

以為青峰指的記仇是指剛剛笑貓摔倒的事,火神聳聳肩,「不知道,也可能是嚇到了。」

又拍了拍貓咪的後背,看兩個食客都清醒了,火神站起身來。

「我先弄午餐吧。」

火神一踏出腳步,黑貓立刻跟在後頭,望著一大一小的背影,青峰打了個呵欠,隨口問:「對了,你剛才喊牠什麼?」

青峰知道火神養貓的事情,也和這隻貓打過幾次照面,就是沒聽火神提過名字……剛剛聽到的那個不知道算不算,總之確認一下。

沒想到青峰會追問這件事情,火神的腳步一頓,扔了句「你聽錯了吧」就鑽進廚房了。

看著那個明顯是逃走的身影,青峰勾起嘴角,也沒立刻追打,反正有的是機會。

把自己摔進火神的雙人沙發裡,青峰看見蹲坐在廚房門口的黑貓回過頭,朝他咧出了尖尖的虎牙。

「小混蛋。」不是錯覺,他確實和這隻貓不太對盤,而且彼此心裡都有底。

根本不怕對方的青峰曲起手指,對貓咪擺出了張牙舞爪的姿勢。

 

可惜縮進廚房忙碌的火神沒見著這麼幼稚的畫面,他內心還有點慌亂,不知道未來青峰再問起貓咪名字時該怎麼解釋才好。

總不能說,他是覺得他們一人一貓耍賴起來的模樣特像,才順口起了這名字的吧……

唉,主人難當。



/end



评论(1)

热度(43)